要聞 人事 政情 本網 旅遊 圖片
安徽頻道 > > 正文

績溪鄉村遊 好風景如何變“ 好錢景 ”

2019年11月04日 11:38:59 來源: 安徽日報

    “許多遊客是就是來看民俗表演的,這是其他地方搶不去的”

    ——從自身優勢出發,找準定位做出特色,培育核心競爭力

    10月29日,記者來到績溪縣家朋鄉尚村。

    這是尚村行政村下屬的一個自然村,頗有名氣的皖浙天路從村邊蜿蜒而過。這裏山勢不高,但層層環抱,山峰秀麗。正值深秋,滿山色彩斑駁,秋意醉人。“美吧!最近很多人來賞秋。客人都喜歡爬上去拍日出、拍紅葉。”駐村扶貧隊長高道光指著村外幾座挺拔的山峰告訴記者:2015年村裏開始搞旅遊,來的人一年比一年多,旅遊收入也一年比一年高。

    為什麼把旅遊作為特色産業?高道光説這是根據自身條件做的選擇。“尚村耕地少,又在山裏面,搞經濟作物沒優勢。但景色好,同時‘十姓九祠’,有著悠久的宗祠文化,還保留不少古民居。”高道光認為這足夠讓尚村“吃上旅遊飯”。

    記者在村裏轉悠,街巷狹長幽靜,墻上不時可見“棕匠鋪”“旱煙鋪”等小標識,這是傳統手工藝參觀點。剛剛修繕完畢的章氏支祠裏挂滿家訓,傳統文化氛圍濃厚。在一戶村民家,記者登上3樓,整個村子盡收眼底,層層白墻黑瓦撲向遠方,與群山相接,美不勝收。

    資源優勢果然讓尚村“紅了起來”。

    高道光説,現在全村發展“農家樂”16家,接待床位120余張,從事農家樂、旅遊農産品經營、鄉村導遊等鄉村旅遊相關行業農戶100余人,“去年遊客大概13萬人,旅遊收入520萬元,今年差不多540萬元”。

    在家朋鄉,如今已有16個自然村發展鄉村旅遊,約佔三分之一。

    “都搞旅遊不怕重復?”記者問。“不能都搞,更不能都搞一樣。”家朋鄉黨委書記戴曉靜表示,旅遊怎麼搞?動手前經過反復研究。她介紹,幾裏外的另一個村民組幸福村是著名的油菜花攝影基地。尚村就提出“四季花海”概念,春天賞油菜,夏天看荷花,秋天有向日葵,到了冬天賞雪花。尚村海拔600米以上,冬天冷,經常下雪,“這在皖南是個賣點”。

    在村外,記者看到葵花還在燦爛地開著,漫山遍野煞是壯觀。“2015年第一年種就火了,因為附近沒有,就吸引了大批遊客。”戴曉靜説。

    除了自然風光,作為古村落尚村更大優勢還在文化。幾年來村裏保護和弘揚傳統文化,整理和挖掘“板凳龍”“傳統手工藝”等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産,打造“十姓九祠”旅遊品牌。“許多遊客就是來看民俗表演的,這是其他地方搶不去的。”戴曉靜説。

    充分挖掘自身獨特優勢,錯位競爭,才能培育核心競爭力。對此,在10多公裏外的揚溪鎮叢山村笆籬山村民組同樣有體會。

    “4年前這還是個非常普通的村子。因為退休返鄉的鄉賢在這搞藝術中心,産生了一定影響,吸引了投資者來開民宿。”村書記章正標介紹,考慮到離縣城和高鐵站近,基礎設施較好,加上位于幾處知名景點交通中心點,就定下來發展民宿。事實證明,這樣的定位讓笆籬山村獨樹一幟,特色越做越突出,“現在不少遊客都是住這裏,去其他地方玩”。

    鄉村旅遊體量小,無法做到大而全,從自身最突出的優勢出發,找準定位才能做出特色,培育核心競爭力。

    “村集體和村民不能成為旁觀者,要從發展中受益”

    ——健全利益機制,讓旅遊成為村集體經濟發展和村民增收的“金山銀山”

    鄉村振興,産業興旺是重點。採訪中記者發現,鄉村旅遊成為不少村壯大村集體經濟,增加農民收入,加快脫貧攻堅步伐的支柱産業。據了解,目前績溪縣已有18個貧困村發展鄉村旅遊。

    在笆籬山村,村集體每年民宿獲得固定分紅,原來的村委會老辦公室出租給個人做藝術空間,收取租金4000元……“2015年整個叢山村集體還沒收入,去年集體經濟收入10.2萬元,今年有望達到14.2萬元。”章正標説。

    在尚村,這個數字也在迅速攀升。“去年收入是10.3萬元,今年達到18萬元。”尚村村黨總支書記周明飛説,這主要是發展旅遊帶來的紅利。記者看到,村西頭是一個飯店,後門出去便是大片梯田,種滿了蓮藕,已是深秋,滿塘枯荷別有一番風味。再往西是幾間小木屋。“這些都是村裏建的,整體發包給個人經營,每年給村裏固定分紅6萬元。”周明飛説,像這樣的分紅收入村裏一年超過10萬元。

    有了收入村級公共服務就能做起來,並且在分紅上向貧困戶傾斜。“去年從分紅裏拿出1.2萬元,給貧困戶分紅;設立了公益性崗位,像貧困戶周洪輝就在村裏停車場打掃衛生,每個月700元工資;花海種植讓貧困戶每年獲得500元耕地租金及200多元經營收入。”周明飛説。

    “村集體和村民不能成為鄉村旅遊旁觀者,要從發展中受益。”績溪縣副縣長汪逸介紹,縣裏非常重視鄉村旅遊的帶動脫貧作用,完善體制和機制,大力推廣“公司+合作社”、“公司+村集體”、“公司+協會”等模式,把村集體和村民“嵌入”産業鏈。

    “過去一年也見不到幾個生人,自打搞旅遊起,熱鬧得很,還有外國人來,拿個相機到處拍,説老房子裏都是文化。咱也不懂,但客人吃住在村裏,咱就掙到錢了。”尚村村民許榮忠笑著告訴記者,他開的農家樂一年收入五六千塊錢。前面他弟弟房間多,還經營飯店,一年純收入上十萬元。

    “來村裏玩的人越來越多,我就開了家農家樂,一年純收入七八千塊錢。”笆籬山村貧困戶黃和燕説,此外她還做竹筍加工,“基本都賣給遊客了,一年收入2萬塊錢”。

    “村裏想和有實力的公司合作,把産業做大”

    ——激發村民“內力”,借助高水平外力,提升發展水平和競爭力引題題一題二

    尚村村口是一座標準停車場,牌子上寫著“2016年度水庫移民後扶項目”。“我們從這筆資金裏拿了17萬元建了停車場,這樣自駕遊車子就能直接開到村裏。”據高道光介紹,近5年村裏整合各種涉農和扶貧資金,在基礎設施上投入達400萬元資金,下大力氣整治村容村貌,硬化外部道路,建民宿中心和賞花步道。

    同樣,在笆籬山村,沿著新修的柏油路,繞過一棵200多歲的大銀杏樹,眼前閃出一口池塘,碧波蕩漾。一路村居整齊幹凈,圍墻粉刷一新,墻腳擺著的垃圾桶也是幹濕分類……一圈走下來賞心悅目,讓人不由感嘆:這便是理想田園了。

    “在鄉村旅遊脫貧行動實施過程中,績溪縣堅持以財政扶貧資金為主,整合使用鄉村旅遊扶貧專項資金、農業産業項目資金、美麗鄉村建設等資金,集中完善鄉村旅遊配套基礎設施建設。”汪逸介紹,2018年、2019年全縣實施各類鄉村旅遊扶貧項目20個,扶貧資金829萬元,主要用于基礎設施建設。

    發展還必須讓村民充分參與。

    “當時搞旅遊是召開村民理事會研究決定的。後期建設各種設施也民主表決,這樣才能把‘要我幹’變成‘我要幹’。”高道光介紹,2015年向日葵花海種好後,需要修一個觀景臺。村民聽説後主動跟著專家勘測、挖土修建,“沒有人問給不給工錢”。

    2017年8月,村裏成立“績溪縣尚村傳統村落保護發展專業合作社”,現有社員133位。“合作社從事尚村傳統村落的保護和發展工作,包括住宿餐飲、村落産業經營、旅遊接待、活動策劃等,帶領村民深度參與旅遊開發。”高道光説。

    靠資源可以從無到有,從有到優就要靠先進的經營理念和較強的實力。“村裏想和有實力的公司合作,畢竟村裏水平不足,眼界有局限。”高道光向記者坦言,想把産業做大,必須借助外力。

    徜徉尚村前街,一個由6把“竹傘”撐起的奇特建築一定會引起你的興趣。“這原來是高家老屋,年久失修。在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安排下,村裏和中國城市規劃設計院、清華大學、北京大學等組成的傳統村落保護團隊合作,把它改造成了一個村民公共客廳。”高道光介紹,項目一完工,就立即成了網紅景點,許多人特意跑來拍照喝茶。

    鄉愁不是土,鄉村旅遊更不是簡陋的代名詞。從我省實際看,擁有良好鄉村旅遊資源的村,相當大比例位于偏遠地區,思維較落後,開發能力弱。要真正挖掘“鄉土味道”,還需要摒棄小農思維,勇敢借助外腦,實現産業發展的轉型升級,才能形成較強的競爭力。(記者 史力)  

[責任編輯: 吳萬蓉 ]
敬請關注“新華網”微信公眾號

集成閱讀

  • 合肥:三十崗鄉秋色美

    合肥:三十崗鄉秋色美

  • 皖南秋色 “楓”景迷人

    皖南秋色 “楓”景迷人

  • 安徽銅陵:打通法治服務最後一公裏

    安徽銅陵:打通法治服務最後一公裏

  • 航拍:“皖浙天路”秋意濃

    航拍:“皖浙天路”秋意濃

  • 第十五屆世界揚琴大會在合肥舉行

    第十五屆世界揚琴大會在合肥舉行

  • 水墨天成皖南秋

    水墨天成皖南秋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51125189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