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人事 政情 本網 旅遊 圖片
安徽頻道 > > 正文

別讓教育APP“綁架”學校教學

2019年09月06日 18:05:23 來源: 新京報

    校園內教育APP泛濫,在給師生造成困擾的同時,又導致監管更加困難,有害信息傳播、非法廣告叢生、非法信息採集等亂象也隨之而來。這也是此次《意見》出臺的重要背景。

    新京報報道,9月5日,教育部召開新聞發布會,解讀教育部等八部門《關于引導規范教育移動互聯網應用有序健康發展的意見》,並介紹有關工作開展情況。《意見》是國家層面發布的首個全面規范教育APP的政策文件,覆蓋各學段教育和各類教育APP,對促進“互聯網+教育”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這也是繼7月15日,教育部、網信辦、工信部等六部門聯合出臺《關于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後,發布的又一份“互聯網+教育”領域的重要監管文件,凸顯在經過近幾年的行業快速生長之後,相關政府主管部門正在緊鑼密鼓地將監管有序推進。此次《意見》更專門針對校園內教育APP泛濫現象,提出了治理方案,有利于中國“互聯網+教育”的長遠發展。

    近年來,中國從政府到市場攜力推進的“互聯網+教育”,對提高教學質量,提升教育效率,促進教育公平具有重要意義。教育APP是“互聯網+教育”的重要體現,但隨著各類教育APP大量涌入校園,不少學生反映説自己被APP“綁架”了,特別是在高校。今年3月,教育部專項調研抽樣的100所高校裏,少數高校開發引進的APP甚至超過20個。

  校園內教育APP泛濫,在給師生造成困擾的同時,又導致監管更加困難,有害信息傳播、非法廣告叢生、非法信息採集等亂象也隨之而來。這也是教育部等八部門聯合出臺《意見》的重要背景。

  本來是服務于教育、服務于師生的教育APP為何反成困擾?其一是利益驅動。按照《意見》所規范的教育APP大致可分三類:市場競爭提供、師生自主選用;學校企業合作、學校組織應用;學校自主開發、部署校內使用。而其背後都不同程度存在利益糾葛,或來自市場的商業利益,或來自內部的政績、考核利益。有利益而無規范,自然會滋生亂象。

  其二是學校這一特殊場景,較之社會更容易出現平臺壟斷、強制使用等亂象。學校是個封閉場景,在此場景中,校方具有權威性,而學生則普遍處于弱勢,如果教育APP的安裝使用再與學分、成績和評優等挂鉤,學生和家長幾乎難以抗拒。

  此次《意見》明確提出的治理方案,包括要求統一使用的教育APP不得向學生和家長收取任何費用,不得植入商業廣告和遊戲;推薦使用的教育APP遵循自願原則,不得與教學管理行為綁定,不得以學分、成績和評優挂鉤等,對校園內教育APP存在的亂象具有極強的針對性。

  更關鍵的是,《意見》還提出應明確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在教育APP推薦、選用及運維中的責任,要求按照“誰主管誰負責、誰開發誰負責、誰選用誰負責”的原則建立管理責任體係。未來,更將要針對教育APP提供者落實教育APP的備案制度,制定並出臺《教育移動互聯網應用備案管理辦法》。

  從市場角度而言,很顯然,無論這次出臺的《意見》,還是7月15日發布的《實施意見》,監管的加強都將對行業産生重要影響,不規范又不整改的産品很可能會因此出局,甚至有可能引發行業洗牌。但從長遠看,監管的到位對行業總之是利好。

  事實上,在國家高度重視“互聯網+教育”的大背景下,《意見》整體上是以促進教育APP的發展作為政策出發點。在治理亂象的同時,對教育APP實施包容審慎監管,沒有設置準入許可,而是加強事中事後監管,已在嚴守底線的前提下為新業態發展留足空間。這一原則下,如果《意見》實施成功,將成為中國在互聯網治理領域的又一寶貴經驗。社論

[責任編輯: 李東標 ]
敬請關注“新華網”微信公眾號

集成閱讀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31124969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