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人事 政情 本網 旅遊 圖片
安徽頻道 > > 正文

快遞小哥期盼“追夢無憂”

2019年08月07日 10:48:38 來源: 安徽日報

    忙得連軸轉 每天都在努力奔跑

    每天早上7點,快遞員范慶準時來到京東物流合肥市蜀山營業部,熟練地分揀快件,掃描入庫,把屬于自己區域的快件一一裝車。常常是快件還沒分揀完一半,小范的後背就已汗濕一大片。而此時,他一天的派件任務才剛剛開始。

    完成快件裝車之後,范慶戴上袖套和安全帽,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騎上電動三輪車穿梭在大街小巷收件、派件。“多送一件貨,就能多一件的收入。”范慶告訴記者,快遞員是計件工資,每送一單快遞有1元的提成。

    在5年多的快遞生涯中,范慶平均每天有150多單快件要送,從早上7點幹到晚上7點才能送完,幾乎沒有休息日。“我一個月大概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好的時候能達到8000元。旺季雖然收入不低,但工作強度非常大,掙的都是辛苦錢。”他説。

    每天在城市大街小巷“奔跑追夢”,不僅是對體力的嚴重透支,有時還會感到心累。前不久,在合肥韻達快遞工作的小王剛剛被客戶在電話裏責罵了一通,“對方説我沒有給他送快遞,衝我發了好大的火,事實卻是我一再給他打電話卻一直打不通,發短信對方也不回復。”小王忍下委屈,告訴對方這些情況,對方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説,他是在網上查到小王的號碼,他一般不接陌生來電,害怕被騷擾。

    “我們快遞員受委屈是常事。”小王告訴記者,他在工作中常常會遇到各種狀況,如電話打不通、長時間等待、被客戶爽約等等。面對這些狀況,快遞員都要自己承受,如果客戶來投訴還要先被責問,然後才能解釋。

    採訪中,一些快遞員向記者反映,有的客戶對快遞員的工作缺乏了解和尊重,認為快遞員“就是給人跑腿的”,收發快遞時稍有不順,就給中差評,甚至惡語相向。

    發展空間窄 渴望獲得職業認同

    今年年初,團中央、國家郵政局相關部門聯合公布的《促進快遞配送從業青年的職業發展和社會融入》調研報告顯示,快遞員工作時間長,勞動強度大,近一半的快遞員每天工作10至12小時,每周只能休息一天;56.3%的受訪者感覺自己的工作不受人尊重,65.1%缺乏職業認同。

    “職業認同感,不只看表面、看別人對我們的態度,更要看職業保障、發展前景,看我們是不是在從事‘體面勞動’。”採訪中,一位快遞小哥的話道出了大家的心聲。

    “我們很多快遞員都沒有沒有五險一金,只有一份人身意外險,這已經成了快遞行業的慣例。”在合肥一家快遞公司加盟快遞網點工作的快遞員小張告訴記者,因為是計件收入,他們也不存在加班費,正常工作和周末、節假日及“8小時以外”的工作,全都是一個標準計算勞動報酬。

    小張坦言,自己從事的職業只是簡單的體力勞動,很難獲得綜合技能學習機會和職業發展空間。他所在的快遞網點,老板、會計和經理都是一家人,他作為“外人”,幾乎沒有職業上升空間。網點自負盈虧,老板的精力主要放在維持網點運營上,很少會關注員工的職業發展。

    調研報告顯示,在運營模式上,郵政、順豐等公司以直營為主,公司統一招聘快遞員並簽訂勞動合同,用工比較規范。不少快遞公司則以加盟和代理為主,由網點自行招聘快遞員並簽訂用工合同。這樣的運營模式下,網點作為承包方需要自負盈虧,為了節約成本和規避風險,他們大多不與快遞員簽訂勞動合同,也不繳納社會保險。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即使在一些大型快遞公司的直營部門,一些快遞員也會因為“用工身份”的原因而遭遇“職業天花板”。一位快遞公司工作人員透露,他所在的快遞公司有多種用工身份,一線快遞員往往是勞務派遣制員工,根據公司相關制度,這些勞務派遣制員工不能夠從事中層以上管理崗位,“在身份上,就堵住了這類快遞人員的上升空間。”

    提升獲得感 更好實現自身價值

    團中央、國家郵政局相關部門的調研報告還顯示,因快遞投訴糾紛、缺乏勞動保障及對職業發展不看好等原因,很多青年並不把快遞配送作為長久工作,從業不足1年者佔39%,1至2年佔31.2%,7年以上為11.9%,短期從業特徵明顯。

    “快遞行業的門檻雖然較低,但並不意味著快遞小哥沒有提升的潛能。建議政府加大培訓,不斷提升快遞小哥的能力和素養。”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團省委書記孔濤建議,郵政管理部門督導企業落實崗前培訓,加強日常培訓,並探索在職教育,提高快遞員綜合素養;公安交管部門開展快遞車輛駕駛員的安全和法治培訓,杜絕超速超載行駛、疲勞駕駛、酒駕等違法行為的發生;人社部門安排相關專業技能培訓、職業資格培訓,研究開展快遞職稱培訓,拓展快遞員上升空間。

    針對快遞從業人員普遍存在的維權渠道不暢通、城市融入有障礙等現象,孔濤認為,一方面,應當建立有效渠道,通過建立健全客戶投訴和快遞員申訴機制、提供法律援助等方式,落實快遞員的維權訴求;另一方面,要積極營造理解、尊重、關愛快遞員的良好社會氛圍,發動行業協會、群團組織等多方力量不斷豐富快遞員精神文化生活,幫助他們解決婚戀交友等現實問題,更好地融入城市生活。

    快遞員學歷普遍不高,這在很大程度上阻礙了他們走上更高的管理崗位。近年來,一些知名企業為了留住快遞員,日益重視職工培養工作。京東物流華東片區配送部人才發展負責人韓成龍介紹,該公司通過實施“我在京東上大學”項目等一係列面向快遞員的學歷培養舉措,既助力打通員工的上升通道,也為企業培養了大量人才。

    “快遞行業的高質量發展,離不開人才隊伍的支撐,快遞員通過努力同樣可以成為勞動模范、三八紅旗手。”合肥市郵政管理局市場監督處處長程鵬説,該市獲得最美快遞員、三八紅旗手、技術能手等省市級榮譽表彰的一線快遞員已有22名。為保障快遞從業人員的合法權益,合肥市郵政管理局還不斷加大《郵政法》《快遞暫行條例》等相關法律法規中關于快遞從業者勞動權益保護相關規定的宣傳,並將快遞企業規范用工、誠信用工情況納入快遞業誠信體係建設。(記者 李浩)

[責任編輯: 李東標 ]
敬請關注“新華網”微信公眾號

集成閱讀

  • 飛鳥舞“荷”諧

    飛鳥舞“荷”諧

  • 微視頻:石潭雲海 水墨畫卷

    微視頻:石潭雲海 水墨畫卷

  • 微視頻:追夢十二時辰

    微視頻:追夢十二時辰

  • 微視頻:大灣村的笑聲

    微視頻:大灣村的笑聲

  • 致敬!奮戰在高溫一線的電力人

    致敬!奮戰在高溫一線的電力人

  • 巍巍大別山 雲海繞峰間

    巍巍大別山 雲海繞峰間

合肥啟迪科技城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31124846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