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創新機制

阿裏挑頭打造的産業小鎮——雲棲小鎮,是怎麼直追硅谷的?

來源:房地産觀察家 點擊: 日期:2017-08-28

記得春節前,我看到過獵聘網公布的一個大數據報告。


  在2016年所有人才凈流入的城市分布中,杭州排名遙遙領先于其他所有城市。目前看來,阿裏的杭州、互聯網大會和G20峰會之後的杭州,已經徹底改變了這個新一線城市的産業布局。

   

   

  在中國正在興起的小鎮領域,杭州絕對是個值得學習、參觀甚至朝拜的城市,沒有之一。去年一年,我和團隊不停的在杭州上海之間奔波,去看了杭州的各種小鎮,見了各種業界人士。

   

  歸納下來看,杭州這個中國小鎮的勝地,小鎮領域出現了兩個流派:一種是産業型小鎮,一種是生活型小鎮。産業型小鎮的代表項目就是雲棲小鎮、夢想小鎮和玉皇山南基金小鎮。而生活型小鎮的代表項目就是宋式的桃李春風、烏鎮雅園這種。

   

  對于藍城小鎮和基金小鎮的分析,我們曾專門有過研究。


  昨天,因項目工作需要,我們團隊又一次去杭州,考察了著名的良渚文化村項目。至今為止,對于良渚文化村這個項目,我已經反復考察過三次。

   

  作為中國小鎮産業的標桿作品,昨日再來復盤良渚這個項目的操作。最大的感受是,從這個中國開發時間最早、建設時間最長、入住率逐步提升,經濟效益逐步凸顯的小鎮樣本來看,因尚未缺乏合適的産業導入,其小鎮的日常商業配套經營依然人氣清淡,缺少活力。

   

  下面再來看看雲棲小鎮。

   

  記得我是去年年底來到杭州,參加藍城的小鎮産品發布會。發布會的現場,就是在雲棲小鎮的會展中心裏。雲棲小鎮給我的第一感覺更像一個産業園區。

   

  查閱歷史信息才發現,早期雲棲小鎮就是由産業園蛻變而來。西湖區阿裏巴巴在轉塘科技經濟園聯手布局建設了杭州雲計算産業園。轉塘科技經濟園區(杭州雲計算産業園)規劃用地3415畝,規劃建築面積212.95萬平方。

   

  

  我們從下面三張圖可以看出,不同于宋氏生活小鎮的産品細致和新中式的唯美寫意,也不同于玉皇山基金小鎮的歐式莊園風情,更不同于烏鎮和良渚文化村那樣的厚重及豐富的歷史文化氣息,雲棲小鎮在小鎮的景觀層面的確較為常見,但在小鎮運營的産業層面上的雲棲小鎮,卻在中國無人能及。

  桃李春風:宋氏生活小鎮樣板

  玉皇山南基金小鎮,美國格林尼治小鎮模式

  雲棲小鎮,硅谷模式

   

  這裏還需要説明的是:雲棲小鎮和杭州城西北部的夢想小鎮都屬于創新創業型的産業小鎮,但他們之間的主要差別在于:夢想小鎮是為有創業夢想的年輕人提供起步的平臺,這是從0到1的創業階段,是孵化創業的平臺,讓有夢者行動起來,也就是去追夢、去行夢,走向圓夢之路。

   

  而雲棲小鎮不是一般的創業孵化,而是“催化”已經成型的企業,是“發酵”已經比較成熟的技術、産品、業態,是“撬動”和引領産業的發展。

   

  兩者相比之下,夢想小鎮著重于創業,而雲棲小鎮則重于創新,更為高端些;夢想小鎮的行政化色彩比較濃,而雲棲小鎮在發揮政府作用的同時,企業自身的主體主導作用更明顯。

   

  下面對于雲棲小鎮到底是如何操作和運營的?我從以下十個方面給大家做一個力求全面的解讀。


1、聚集了最先進、最牛逼的産業門類

  

産業是小鎮的根本。一個沒有産業驅動的小鎮,是沒有活力的,就是遠郊大盤項目而已。但小鎮不同于産業園區的地方又不僅僅是工作之處,而是一種生活方式,因此業態的多樣性和復合性就非常重要。

   

  對比當下的所有小鎮,可以説雲棲小鎮最牛的是其産業特色。應該説,這樣的牛逼産業類型、産業規模和企業集群,對于中國絕大多數城市的産業來看,是可遇不可求的。

   

  從目前規劃來看,這裏是以雲計算為核心,雲計算大數據和智能硬件産業為産業特點的特色小鎮。這種以大數據、人工智能為核心的、代表未來的産業門類,對于這個時代最聰明、最有能力的年輕人,有著巨大的吸引力。

   

  雲棲小鎮建設僅僅一年,發展非常迅速。2015年實現了涉雲産值近30個億,完成財政總收入2.1個億,累計引進企業328家,其中涉雲企業達到255家,産業已經覆蓋雲計算、大數據、互聯網金融、移動互聯網等各個領域。


  2、引進一群超級明星企業

  

    無論是規劃一個産業園區,還是一個經濟開發區,還是特色小鎮,從産業引進的邏輯角度來看,産業基礎架構搭建的關鍵是要能引進産業鏈布局的龍頭企業和核心企業。

   

  雲棲小鎮就抓住了這個時代的明星企業。我們來看他們的企業布局。

   

  雲棲小鎮作為雲計算空間集聚的發軔之地,自2011年建設以來,已集聚了阿裏雲、富士康、Intel、銀杏谷、數夢工廠、華通、洛可可設計、豬八戒網、中航聯創等210家企業,還有國家信息中心電子政務外網安全研發中心、杭州電子商務研究院等也落戶小鎮。

   

  雲棲小鎮的主導産業是以阿裏雲平臺為基礎,全力扶持雲上創業創新的企業和團隊,集聚包括遊戲、移動互聯網、APP開發、電子商務、互聯網金融、數據挖掘等細分領域的優秀的創新型科技類企業,引進風投創投基金機構,打造完整的雲計算産業鏈。

   

  至于案例的雲計算業務到底怎樣?我們可以看到下面阿裏最新季報裏所公布的數據。

   

  2016年4季度,雲計算業務營收為17.64億元,同比增長115%,付費用戶數量達到76.5萬,同比增長100%,推動阿裏雲營收連續第7個季度保持三位數增幅。 

   

  國際市場上,亞馬遜、阿裏巴巴和微軟均在雲計算業務上保持高速的增長,形成雲計算3A陣營(AWS、AlibabaCloud、Azure)。隨著阿裏雲成為未來六屆奧運會的雲計算服務提供商,“3A”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也將加劇。

   

  因此,按照這樣的邏輯,雲棲小鎮也提出自身的産業發展目標:

   

  “我們的目標是通過3—5年的發展,在這裏集聚上千家涉雲企業,涵蓋雲計算應用,如APP開發、遊戲、互聯網金融、移動互聯網、數據挖掘等領域,形成完整的雲計算産業鏈條,實現産值100億元,稅收5億元以上。”

  

   

  3、打造一個全新的生態産業圈


  很有意思的是,雲棲小鎮構建了“創新牧場-産業黑土-科技藍天”的創新生態圈。

   

  “創新牧場”是憑借阿裏巴巴的雲服務能力,淘寶天貓的互聯網營銷資源和富士康的工業4.0制造能力,以及像Intel、中航工業、洛可可等大企業的核心能力,打造全國獨一無二的創新服務基礎設施。

   

  “創新牧場”是草根創業者的舞臺。創新牧場通過整合世界一流的設計、研發、制造、檢測、電商、融資等基礎服務,專注于扶持和幫助創業創新的中小企業成長。

   

  具體來看,富士康的“創新牧場”項目是個智能硬件創新平臺,這個項目將從硬件方面為科技創新企業包括淘寶業主在內的中小微企業投資,幫助他們轉型升級、提升品質。

   

  郭臺銘用了“淘富成真”這個詞來概括未來的計劃,即通過淘寶和富士康的合作,促進更多的淘寶電商賣真貨、賣好東西,告別以往的價格戰,成為價值的創造者。

   

  “産業黑土”是指運用大數據,以“互聯網+”助推傳統企業的互聯網轉型。具體來看,産業黑土要建設西湖創新研究院、互聯網工程中心等,助推傳統企業主動擁抱互聯網,加快實現“互聯網+”。

   

  “科技藍天”是指創建一所國際一流民辦研究型大學,就是西湖大學,現在已經在緊鑼密鼓地籌辦當中。


  4、空間布局較為常規,仍能優化,類似大學産業園


  下面,從整個小鎮的空間規劃層面上看,園區規劃用地3415畝,規劃建築面積212.95萬平方米,目前已建成20萬平方米,預計3年內逐步會有100萬平方米以上的樓宇可以用于發展。

   

  

  整個小鎮的規劃邏輯是以産業為中心,核心的會展功能與生活服務功能結合在一起,再配套以生活社區。整個小鎮的建築樓層為多層為主,從小鎮的景觀來看,不如很多文化旅遊小鎮那樣的風景秀麗,但街區的尺度、還是比較宜人。

   

  無論從洛杉磯的硅谷、歐洲的特色小鎮、還是烏鎮類的中國文化旅遊小鎮,雲棲小鎮在景觀和風情的營造上仍然具備發展空間。不説別的,如果在小鎮內部能引入如杭州象山校區的中國美院的學院建築風情,就足以讓小鎮更具備文化和旅遊意義上的吸引力。

   

  在這方面,杭州周邊的宋氏小鎮、玉皇山基金小鎮、萬科良渚文化村和周邊的烏鎮,都是雲棲小鎮在未來發展規劃中值得借鑒的案例。

   

   

  5、鎮長不是房地産操盤手,而是産業領軍人


  每個小鎮需要都有一個鎮長。鎮長是這個地區的首腦、靈魂、管家、引路人。

   

  從我的接觸來看,中國的各類小鎮中,鎮長的角色目前有三種定義:

   

  一種是傳統的行政意義上的鎮長,他們負責這個區域的公共職能,比如稅收、公共安全、公共衛生等,也含有少部分的産業服務功能,是傳統的地方行政長官;

   

  第二種是以藍城為代表的宋氏生活服務小鎮的鎮長,他們更像一個社群的大家長,他們工作的重點只能是為小鎮的居民設計生活方式,全方面的大家理想國式的生活模式;

   

  第三種就是雲棲小鎮的鎮長,他的核心職能是引領小鎮的産業發展,協調小鎮的産業生態圈的繁榮,輔助整體小鎮産業集群在未來邁向全行業的巔峰。

   

  雲棲小鎮名譽鎮長王堅博士,就是第三種類型的鎮長。他是阿裏巴巴的首席技術官、阿裏雲的創始人、中國雲計算領域的領軍人物,也是雲棲小鎮主要創建者,致力于把雲棲小鎮打造成中國未來創新的第一鎮。

   

雲棲小鎮鎮長:王堅博士


  這個小鎮的鎮長甚至獲得了杭州市市長的垂青,我看到杭州市長張鴻銘為阿裏巴巴集團首席技術官(CTO)王堅頒發了雲棲小鎮“名譽鎮長”聘書。杭州目前已經有省市級特色小鎮41個,而王堅是第一個被封為“名譽鎮長”的。

   

   6、小鎮引進産業不僅是操作企業的事,政府責任不可推卸


  在中國特色小鎮風起的當下,我個人認為,傳統以開發商轉型做小鎮的模式很難持續和全國化擴張,其中一個最關鍵的問題是産業導入的問題。

   

  早期我們在為政府規劃主管部門做戰略咨詢的時候,就針對不同的項目,梳理過産業類型。這其中最重要的是産業的選擇、産業鏈上下遊的梳理、空間需求以及相關扶持配套政策的制定等多個方面。

   

  産業的導入是一門係統的工作。在這方面,中國各大企業機構都少有能與政府部門相比的專業職能部門和各種政策權限。

   

  雲棲小鎮的産業運作思路就值得借鑒。

   

  雲棲小鎮採用了“政府主導、民企引領、創業者為主體”的運作方式。

   

  1、政府主導就是通過騰籠換鳥、築巢引鳳打造産業空間,集聚産業要素、做優服務體係。政府主導,主要是政府要做好政府擅長的事情,特別是平臺搭建、産業空間打造,政策引導、招商引資和立體復合式的創業服務,做好做優,這實際上也是政府在資源、政策和服務上如何提供更加有效的供給的問題。

   

  2、民企引領就是充分發揮民企龍頭引領作用,輸出核心能力,打造中小微企業創新創業的基礎設施,加快創新目標的實現。

   

  3、創業者為主體就是政府和民企共同搭建平臺,以創業者的需求和發展為主體,構建産業生態圈。這是雲棲小鎮最有創新活力的部分。

   

  除此之外,小鎮公共職能的營建也需要地方政府部門的配合。正如保羅安德魯提問良渚文化村的問題所述:在一個沒有稅收來源為依托的、以地方開發企業為主體操盤的小鎮,其公共設施的投資建設和未來運營成本是無以為繼的。

   

  在未來,小鎮開發所涉及的文化、教育、宗教、交通、配套醫療等職能,都會成為影響小鎮未來發展的根本問題。

   

  7、為小鎮舉辦一個世界級重大活動:雲棲大會


  每一個爆品成功的小鎮都有一個全國矚目的、乃至于全球矚目的重大活動。比如烏鎮的世界互聯網大會、拈花灣的世界佛教大會,這些行業內的頭部活動、會議以及賽事,都是提振小鎮知名度引進外部人流的核心。

   

  雲棲小鎮同樣如此,其最著名的活動IP就是雲棲大會,這是個真正服務于草根創新創業的雲棲大會。

   

  

  到2016年為止,“雲棲大會”已經連續舉辦了6屆。6年前,阿裏雲的第一場開發者大會,只有400人參加,2013年是3000人、2014年是8000人。到了 “2015年杭州雲棲大會”,共吸引了來自全球2萬多名開發者以及20多個國家、3000多家企業參與。

   

   

  最新的一場雲棲大會,2016年10月13日的雲棲大會,已經演變成世界規模最大的技術大會雲棲大會,參會人員超過4萬人。

   

  

  這4萬人的參會人數是什麼概念?舉個例子就知道了。股神巴菲特在美國奧馬哈召開的一年一度的股東大會,一直是全球投資界的盛世,吸引了大量全球投資界的人士前去朝拜,一下拉動了奧馬哈小鎮的無限繁榮。


  而這樣的大會,在2015年的參會人數也只有4萬4千人。

   

  (伯克希爾哈薩維年度股東大會盛況)

   

  8、新建一個世界級的大學:西湖大學


  除了牛逼的産業外,這裏還有一個讓其他小鎮都可望不可即的是,雲棲小鎮裏即將安放一個世界級的大學——西湖大學。

   

  

  此前,媒體在報道“千人計劃”執委會在雲棲開會時曾這樣描述:計劃辦一所頂尖的大學,聘請全球一流的教授、專家來上課,教給學生最先進的知識、理念,以及學習全球化的視野。學校有一張3年藍圖,先招博士生,偏重理工科,隨後面向本科生。

   

  從辦學理念上來看,西湖大學將借鑒美國加州理工大學的規模和斯坦福大學的辦學理念,培養國家未來發展需要的創新型復合型人才。

   

  這兩所世界名校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擁有一支由世界最頂尖科學家組成的教師隊伍。以美國加州理工大學為例,這是公認為最典型的精英大學之一,宗旨是“為教育事業、政府及工業發展需要培養富有創造力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其教授和畢業生中有30多人獲得諾貝爾獎,平均每1000個畢業學生中有一個諾貝爾獎得主,比例為世界大學之冠。

   

  

  而這個大學的前身,西湖高等研究院院長,就是著名的清華大學副校長施一公。施一公,“千人計劃”專家聯誼會會長,也是全球知名的結構生物學家,身兼中國科學院院士、美國科學院外籍院士和美國藝術與科學院外籍院士。

  

   

  9、商業配套與文化配套結合


  如同清華、交大、浙大等中國著名的理工科院校周邊的産業園區一樣,小鎮因為具備了強烈的理科基因,因此在文化和商業層面的氛圍顯得明顯薄弱了很多。

   

  相比如此強的産業基礎,雲棲小鎮在文化和商業配套層面上的規劃就顯得較為普通了,這種配套主要體現在一個博物館、一個社區和一個小鎮銀行等三個方面。

   

  在文化方面,在雲棲小鎮裏,西湖區還計劃建一個面積約5000平方米的IT信息産業歷史博物館,展示以雲計算為特色的互聯網IT産業的發展歷程;同時,跟阿裏雲公司合作,園區裏還將成立一個阿裏雲技術學院(雲棲學院),為園區企業提供雲計算技術培訓和學習交流等。

   

  創業服務社區化

  配套建設餐飲、商業、金融、交通、娛樂、休閒、運動等設施,設有“雲咖啡”、“IT 茶館”等形式的工程師交流平臺。小鎮設企業服務中心,為入駐企業提供工商注冊、人才招聘、項目申報、財政報批等服務,逐步形成“雲計算生態”“智能硬件”社區。  

  最後,小鎮還將成立的一家專為小鎮上企業解決融資難題的雲棲銀行,這家銀行因此將被稱為中國的“硅谷銀行”。


  10、小鎮模式承載的計算經濟,直追硅谷


  作為雲棲小鎮開拓者之一,郭臺銘説:“我在這裏聞到了硅谷的味道。”

   

  這時我發現以阿裏為産業鏈生態中心的小鎮,已經布局了三個,分別是:杭州雲棲小鎮、烏鎮和無錫鴻山小鎮。

   

  想起吳軍寫的《硅谷之謎》中談到,硅谷的成長實際上是由本質一批大公司的生態譜係帶動的。應該説,沒有仙童,就沒有硅谷。仙童公司沒有長大,有很多原因。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它派生出了太多的新公司。

   

  而在商業模式上,遠不同于封閉王國亞馬遜的阿裏,在這裏所培育的開放式的産業生態譜係,的確有點類似早期的仙童公司的角色。

   

   

  除此之外,硅谷的成功還依賴于這裏的全球頂尖大學: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相比之下,雲棲小鎮周邊毗鄰的浙江大學、西湖高等研究院這些國際一流大學都是培育這些新經濟的最好溫床。


(喬布斯在斯坦福大學演講)

   

  從杭州雲棲小鎮到烏鎮再到無錫鴻山小鎮,僅需兩個小時的車程,而密集分布在長三角的這三個小鎮,分別是雲棲大會、世界互聯網大會和世界物聯網博覽會的舉辦地。

   

  這三個地點背後都蘊育著巨大的變化,代表了中國為世界做出的探索,這三個小鎮讓我相信,計算經濟的興起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來源:鄒毅 房地産觀察家

責任編輯: 董金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