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民生基建

楓涇,大城市周邊小鎮如何服務突圍?

來源: 點擊: 日期:2017-11-24

timg (1).jpg


“城市病”逼出“美麗小鎮”建設


  兩年前,中央提出了建設“美麗中國”的戰略目標,這是統籌城鄉發展、實現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重要舉措。隨著理論認知的進步並經由對實踐案例的剖析,筆者認為,這一戰略目標僅靠以工業化為基礎發展起來的城市文明很難實現。


  盡管2010年上海世博會使“城市,讓生活更美好”的口號家喻戶曉,但由于快速城市化,特別是在一些特大城市如“北上廣”,因人口快速膨脹,住房、交通、就業、教育、醫療等領域的新興結構性矛盾以及環境污染重、社會治安亂等所謂“城市病”,使人們感到生活在大城市並不一定幸福。尤其是近年來,我國大部分城市遭遇嚴重空氣污染,這進一步引發了人們對如何建設“美麗中國”的思考。


  另一方面,“三農”問題的解決需要新的路徑。在農村,除了發展經濟和持續增加農民收入,進一步發展教育、醫療、文化事業以及交通、通信等配套基礎設施的完善問題比較突出,要解決這些民生課題,單純依賴城市資源既不現實也不經濟。因此,需要通過試點美麗小鎮建設,來探索實現美麗中國的路徑。


  截至2013年底,上海常住人口已經突破2400萬人。在上海中心城區,人口負荷已對環境産生負面壓力;與此同時,環顧全市百余個鄉鎮,從內涵發展、可持續發展以及發揮連接新城與鄉村重要作用的要求來看,上海郊區的城鎮化水平總體上偏低,特別是下一步發展面臨許多瓶頸和實際困難,如功能定位比較模糊、基礎設施尚欠配套、社會事業相對滯後、産業支撐能力不強、土地産出效益不高、優質人口集聚不夠等。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整體上的投資能力、規劃能力、建築設計能力都很強,但小城鎮在經濟發展水平、人口及産業的集聚能力上,卻比不過鄰近的不少浙江、江蘇等省的鄉鎮。因此,需要通過試點美麗小鎮來探索一條新型城鎮化道路。


  需要指出的是,美麗小鎮是當代中國新型城鎮化道路的探索,既不走一味發展經濟的老路,也不會盲目擴權、升格為城市,而是立足于統籌各類資源來促進鎮級區域經濟、社會、生態的協調發展。這對推動上海城鄉一體化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意義。


  面對機遇和挑戰,上海市委、市政府決定,“十二五”時期(2011-2015年)上海城市建設的重心向郊區轉移,就是要在上海中心城區和周邊長三角地區的城市中間地帶形成一批城鎮群,打造輻射長三角地區並實現集聚功能的新高地。楓涇鎮在這方面已經做了一些積極探索和實踐,加強對楓涇美麗小鎮建設工作的經驗推廣,探索形成美麗小鎮建設標準體係,有助于推動全市小城鎮建設的加速發展,進而促進市郊的創新驅動、轉型發展。


日本經驗的啟示


  從歐美發達國家城市化的規律來看,生活條件最好的、風景最優美的、多次被列為全球最佳居住環境的地方,一般都是小鎮。最典型的如自然天成的德國梅爾斯堡、簡樸高尚的法國普羅旺斯、聲名顯赫的瑞士達沃斯小鎮,都名揚世界。


  可以看到,海外美麗小鎮的發展,始終堅持不變的一條原則是以人為本,注重傳承傳統文化,注重提供生活便利和保障,注重發展的規模適度。筆者選擇日本山形縣的金山町作為對照案例。


  在日本,“町”的行政地位和中國的“鎮”相當。金山町是半個世紀以來日本農村村鎮建設的典型,其現代化建設經歷了消滅城鄉差距、改進農業生産環境、提升農村生活水準、著手營造農村景觀以及注重生態環境整治這五個階段,這是一個漸進、長期的過程。相關經驗概括如下:


  1.外觀。日本全國的建築形態高度趨于一致,堅持傳統建築特色,較少特立獨行的建築形態;新時期的建築雖然融入了一些時代元素,但在外形上還是基本以日本傳統建築形式為原型和基準,同舊式建築的風貌區別不是非常明顯,旅遊者往往從建築外觀上“一看就知道是到了日本”。


  日本農村的建築形態更為復雜和精致,特別是在房屋內部的結構、細節處理方面,更見一功。這一方面可歸因于日本經濟經歷了長期發展,根本上則同日本國民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講求生活情趣、追求精致生活的群體意識有很大關聯。


  分散居住的農村住區特點則同日本土地私有制和國家不幹涉私人生活密切相關。在以平原為代表的散居地區,以大家庭為單位、沿襲數代的農居隨處可見。這些住宅往往建在私人擁有的田地中央,互不接壤,自成一體。當然,隨著日本國內農田整備事業的展開,政府也逐漸注重地區性的整體規劃,開始興建一些類似中國國內新城鎮性質的社區,不過在比例上尚顯微小。


  住區的建築形態以功能劃分也是一大特點。普通農居住家往往辟有單獨的工具房、倉庫,以供堆放雜物;家居住房則單建他處,與其他功能用房有明顯的空間距離,以利提高家居生活標準與美感。防震的客觀需要更為日本農居“低矮化”的特點寫下了最好注腳。


  2.配套設施。在日本農村地區,市政設施建設與配套都是市場化的,農戶主要通過申請向市政管理部門要求配備市政設施。但是,特別對部分散居的農村地區來講,管線到戶必然涉及超額的鋪設成本,因而這些地方僅配套水、電等基礎設施,煤氣則使用液化天然氣,這體現了一種實事求是的態度。值得稱道的是,日本農村地區的公共基礎設施,尤其是污水、固廢處置設施非常完備。目前,日本的3000多個市町村(編注:“市町村”是日本對市、町、村等“基礎自治體”的總稱,也是日本最底層的地方行政單位)地區基本上都配備了相應的污水、固廢處置設施,這就為農村的環境和生態建設提供了切實保障。


  3.政策。集中反映日本當前農村建設政策取向的有四類現象。一是在土地放開的基調下日益加強規劃控制,這主要體現在推行農田整備、圍海造田後的統一規劃和鼓勵住房集中等事項上,特別是在農田整備方面,這些年日本政府花費大量財力物力,並日見成效。二是建設投資分工明確。以日本水利事業為例,如某項目涉及地區用水安全,由國家財政承擔2/3的經費,縣級政府承擔30%,町政府承擔余下極小比例。在涉及農田改造時,也由農戶承擔小份額經費。三是自然環境保護政策嚴格。四是鼓勵農村居民參與。從制定地區發展規劃,到建設地區環境項目,日本農村地區居民都能發揮影響力,某種程度上甚至起主導作用。這可理解為是民智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産物,但與政府及各類實體的態度也須臾不可分。


  4.人口。目前,困擾日本農業和農村發展的一大問題就是農業人口不斷銳減和農村老齡化現象,造成農村勞動力短缺。從比例上來看,日本目前有農業相關人口不到400萬,其中老齡人口(65歲及以上)近200萬,佔50%左右,令人震驚。與此同時,村落中農戶的比例也日漸縮小,從1970年的48%到2000年的僅佔11%,充分説明農業從業人口的大幅度減少。其原因是,農村地區多種産業形態日益發達,允許解放出來的農村勞動力進入到工業、副業和第三産業領域。在日本普遍缺乏勞動力的背景下,這種嘗試有其內在合理性。目前,日本在農田耕種方面已基本實現了全機械化作業,更為這一形勢創造了條件。更多農戶則通過委托出讓農地使用權,使農業規模化經營成為可能。


楓涇的美麗小鎮建設實踐


重點打造上海大都市西南門戶的功能,有序推進特色小鎮更新發展,把楓涇建設成為“眾創 · 體驗 · 共享”的美麗小鎮、“經濟繁榮、産城融合,功能完備、服務便捷,生態宜人、和諧宜居,規模適度、城鄉一體,人文傳承、特色顯著”的江南美麗小鎮。


近年來,楓涇發展地位日益凸現,在2011年1月舉行的上海市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上被列為“十二五”加快發展的重點城鎮,並成為全市唯一的特色鎮;在金山區“1158”城鎮規劃體係(編注:指 1個新城即金山新城、1個特色城鎮即楓涇特色鎮、5個新市鎮和80個左右中心村)中,楓涇承擔著“創業、宜居、和諧”的重要戰略任務。


  四年來,楓涇鎮經濟保持著較快增長水平。如2013年,全鎮屬地工業規模産值預計完成104.2億元,與上年持平;稅收完成21.2億元,完成年初指標;財政收入完成6.05億元,比上年略有增長。招商引稅實現量質齊增,全年招商戶數總計3437戶,上繳稅收總計12.09億元,兩項發展指標繼續保持全區領先。


  從海外先進經驗來看,産業結構是美麗小鎮的要素資源,其中服務業的水準又決定著美麗小鎮的基本品質。2013年的楓涇,現代服務業發展框架基本形成,尤其是生産性服務業培育取得重要突破。如金山區、臨港集團、漕河涇開發區和楓涇鎮四方全面合作開發建設楓涇商務區的戰略協議正式簽訂,漕河涇開發區楓涇新興産業發展有限公司正式設立並運轉;總部經濟産業項目引進取得新進展,多個總部項目正式落戶;休閒旅遊業進一步做大做強,古鎮旅遊基礎設施和景點布局得到進一步完善;古鎮的宣傳推介和市場營銷力度進一步加強,全年共接待遊客120萬人次。


  同時,一批産能落後企業得以淘汰。伴隨著城鄉建設有序推進、社會管理不斷創新、生態環境持續改善,楓涇作為美麗中國基本細胞的美麗小鎮形態初顯。建設美麗小鎮目標的提出,好比將各項工作捏成了一個拳頭,出手將更為有力。這一目標的實現將有機地吸納其他工作的長處,如關于生態環境領域規劃的指標體係,就完全符合美麗小鎮的戰略訴求。


1、概況


楓涇鎮地理位置獨特,滬浙五區(縣)十鎮(鄉)交界,是上海的西南門戶。鎮域總面積92平方公裏,現轄有23個行政村、9個居委會,全鎮戶籍人口6萬,常住人口近10萬,2015年GDP為63億元。楓涇鎮有1500多年的歷史,明末清初“江南四大名鎮”之一,長三角十大古鎮,上海第一個“中國歷史文化名鎮”。



2、特色



在城市和鄉村之間,還需要小鎮嗎?答案是肯定的。小鎮是城與鄉之間的重要連接點。一方面,小鎮可以承接大城市的非核心功能疏解,另一方面,鄉村人口可以通過小鎮享受各類公共服務,“三農”問題在這裏可以得到解決。特色小鎮是“城鄉之間要素流動的一座中轉碼頭”,至關重要。不管是楓涇鎮、朱家角鎮、新場鎮,還是車墩鎮、吳涇鎮、安亭鎮、莊行鎮,都要在特色小鎮建設中當好這樣的“城鄉連接點”和“中轉碼頭”。



在楓涇鎮,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正在全面提升。此前,這裏已經建成了“市郊最美”交通樞紐、楓葉國際學校、中西醫結合醫院等,接下來,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龍華醫院金山分院也將挂牌成立,而上海國際應用科技大學也開始積極籌建……同時,鄉村更新的帷幕已徐徐拉開。比如新義村,將布局草莓基地、芝麻基地項目、石榴基地、黃桃二期生産基地等農業項目的建設,吸引遊客到新義村採摘水果、體驗農事、享受田園生活,打造生態休閒遊。同時,計劃實施舒頤休閒農莊、新義農莊、金山區西部服務中心以及岳湖周邊配套項目等,通過打造幾個休閒農業旅遊景點和接待中心,促進三産融合……同時,鎮裏的中洪村、下坊村、韓塢村等也根據自身特色,醞釀美麗的嬗變……可以説,楓涇鎮正在營造一個由本地居民、外來消費群體、創客人士等共創共享的“城鄉命運共同體”。


特色小鎮最大的特點,就是有一個特色鮮明的産業。因此,有人回答,楓涇的“特”在于它是一座千年古鎮,而且是吳越文化交融的古鎮,具有唯一性。但楓涇並不滿足于此,且在兩年前率先喊出“科創小鎮”口號,期待通過創新引領新一輪産業更新,為楓涇找到新的活力。


目前,楓涇鎮已啟動30多個項目建設,與上海建工合作,全面推進以“古鎮更新”“産業更新”“社區更新”“鄉村更新”為主要內容的全域更新,探索一條國際大都市郊區特色小鎮建設之路。“特色小鎮的本質,是以特色産業為核心所形成的生産、生活、生態‘三生融合’的産城融合型社區空間,這是特色的三個維度空間,缺一不可。”楓涇鎮黨委書記張斌如是説。


打造全鎮域的特色小鎮,楓涇把“古鎮更新”擺在了“四大更新”之首。作為上海首個被命名的中國歷史文化名鎮,一直以來,楓涇古鎮是滬上市民短途旅行、放松身心的好去處。去年,楓涇古鎮探索“兩化兩空間”管理模式,即“景區建設園林化、景區管理社區化、打造人文空間、打造眾創空間”,購置數百盆花草盆栽,鼓勵居民認領管理,將古鎮扮靚一新。


接下來,楓涇古鎮將以“眾創+古鎮”為核心,與上海建工攜手啟動古鎮保護與開發工作,推進楓涇古鎮創建5A級景區。


據悉,雙方合作推進的古鎮保護與開發的范圍,規劃總用地面積約1.07平方公裏,項目功能配套類、景點提升類等約32項,預計總投資約30億元。項目包括推進與八號橋合作打造以友好街上塘、下塘為核心區的“漫創+古街”文創區域建設,持續豐富和提升古鎮旅遊能級。近期,楓涇將舉辦包括“楓涇古鎮1515周年”紀念活動、國際漫畫節、水鄉婚典、特色小鎮6周年回顧等係列活動。


在産業更新方面,楓涇正積極盤活閒置存量資源,加快産業結構轉型,提升新興産業承載能力。2016年11月,盤古天地集團將楓涇鎮一塊60畝工業用地收入“囊中”,計劃投資20億元,在楓涇建設一座華東總部基地、一個數據中心項目。這標志著楓涇地區産業發展已經過了以“量”制勝的時代,而是到了要靠“質”取勝的時期。接下來,楓涇將以12.2平方公裏市級工業園區和47平方公裏農業特色園區為發展腹地,推動盈創3D建築打印、AIM亞太總部等重點産業項目落地,形成産業集聚效應。



楓涇還將加快推進社區更新,為特色小鎮提供基礎支持。今年,楓涇將以“城中村改造”項目為抓手,以民生類、基礎類、産業類、保障類、旅遊景點類項目建設為重點,加快新鎮區園田路、環湖路等市政基礎設施改擴建;加快引進新鎮區城市商業綜合體項目;推進與上海第二工業大學共同籌建中外合作高等職業學校,持續提升教育、醫療、養老、文化等公共服務能力。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楓涇全鎮域的小鎮更新已經延伸至鄉村地區。過去兩年,通過“‘十個一’美麗鄉村行動”,楓涇極大地改善了鄉村生態環境。今年,楓涇將啟動2017年“十個一”美麗鄉村申報,持續推進“十個一”美麗鄉村建設。在加強農村社區管理的基礎上,著力打造形成北部文化村中洪村的“中國農民畫村”觀光旅遊、南部“中國故事村”新義村的色塊農業旅遊、東部“中國歷史文化名村”韓塢村的歷史文化旅遊等農業旅遊的空間布局,使鄉村成為城市生態的承載地。


相關政策支持


實施了《關于加快推進楓涇特色鎮建設的若幹意見》;


明確了上海新楓涇建設開發有限公司開發主體地位;


制定了《金山區開展國家新型城鎮化綜合試點工作實施方案》。


專家點評

楓涇古鎮,史吳越之地,今滬浙鎖鑰。


楓涇有著很多光環,全國小城鎮發展改革試點鎮、國家衛生鎮、全國環境優美鎮、全國文明鎮等,彰顯著楓涇的實力。楓涇的資源條件也是得天獨厚,有古鎮、有産業、有自然景觀、有區位、有交通;可以説,如果孤立地看,楓涇實現大發展的基礎條件基本具備。然而,在上海郊區,具備這樣條件的小城鎮還有很多,楓涇如何找到一條適合自身發展的道路,並非易事。楓涇鎮政府積極探索了多條發展路徑,從科創、文創、農創的三創小鎮,到眾創、體驗、共享的美麗小鎮,每一個戰略選擇都鏈接著一個美好楓涇的未來。


楓涇,我最近一次去是在2015年春,古鎮給我的印象很好,沒有周莊的喧鬧、沒有西塘的商業嘈雜,有的只是安逸、寧靜、典雅和閒適。今年以來,聽説楓涇的次數多起來,主要是來自于“長三角路演小鎮”的故事,聽來讓人澎湃激蕩。當創新、金融(路演)、古鎮三要素相結合時,楓涇的魅力是足夠吸引人的。這樣的故事能否再接續?


只緣身在上海中,難識楓涇真方向。不敢再多做評論,楓涇之于我還不是很熟悉。但是,特色小鎮建設方向的聚焦,應該是楓涇進一步實現特色化發展需要解決的核心問題。


(點評專家:張立同濟大學城市規劃係副教授,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小城鎮規劃學術委員會秘書長,上海市規土局村鎮處副處長(挂職,2015-2016))



責任編輯: 董金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