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健身·悅動人生:身處黑暗 但我是跳躍的光

新華網
2020-10-15 16:38
對于這群身處黑暗的孩子來説,雖然跳繩不能幫助他們就業,他們也不能成為職業運動員,但這項運動卻讓曾經內向、膽怯的他們找到了自信和人生前進的動力。

(體育·專題)(1)全民健身·悅動人生——身處黑暗 但我是跳躍的光

  江西省南昌市盲童學校“光明行”跳繩隊的孩子們每天都在館裏進行訓練。對于這群身處黑暗的孩子來説,雖然跳繩不能幫助他們就業,他們也不能成為職業運動員,但這項運動卻讓曾經內向、膽怯的他們找到了自信和人生前進的動力。 “光明行”跳繩隊現有12名隊員。入隊時,許多孩子都性格內向,不愛與人交流。盡管日復一日的跳繩訓練枯燥、艱辛,但隊員們都堅持了下來,並在全國多個賽事中獲獎。2019年,在天津舉辦的第十屆殘運會上,“光明行”跳繩隊隊員肖晨韻、范紫騰獲得了盲人跳繩比賽雙人花樣賽女子組冠軍。 如今,“光明行”跳繩隊已經成為南昌市盲童學校的一張名片。跳繩隊教練徐麗説:“我相信,在今後的人生路上遇到挫折和困難時,受益于跳繩運動給他們的幫助,這些孩子一定能更好地克服,創造更好的人生。” 圖為10月12日,跳繩隊隊員肖晨韻(左)、范紫騰在進行訓練。 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體育·專題)(11)全民健身·悅動人生——身處黑暗 但我是跳躍的光

  江西省南昌市盲童學校“光明行”跳繩隊的孩子們每天都在館裏進行訓練。對于這群身處黑暗的孩子來説,雖然跳繩不能幫助他們就業,他們也不能成為職業運動員,但這項運動卻讓曾經內向、膽怯的他們找到了自信和人生前進的動力。 “光明行”跳繩隊現有12名隊員。入隊時,許多孩子都性格內向,不愛與人交流。盡管日復一日的跳繩訓練枯燥、艱辛,但隊員們都堅持了下來,並在全國多個賽事中獲獎。2019年,在天津舉辦的第十屆殘運會上,“光明行”跳繩隊隊員肖晨韻、范紫騰獲得了盲人跳繩比賽雙人花樣賽女子組冠軍。 如今,“光明行”跳繩隊已經成為南昌市盲童學校的一張名片。跳繩隊教練徐麗説:“我相信,在今後的人生路上遇到挫折和困難時,受益于跳繩運動給他們的幫助,這些孩子一定能更好地克服,創造更好的人生。” 圖為9月24日,跳繩隊隊員溫子銘在進行訓練。 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體育·專題)(8)全民健身·悅動人生——身處黑暗 但我是跳躍的光

  江西省南昌市盲童學校“光明行”跳繩隊的孩子們每天都在館裏進行訓練。對于這群身處黑暗的孩子來説,雖然跳繩不能幫助他們就業,他們也不能成為職業運動員,但這項運動卻讓曾經內向、膽怯的他們找到了自信和人生前進的動力。 “光明行”跳繩隊現有12名隊員。入隊時,許多孩子都性格內向,不愛與人交流。盡管日復一日的跳繩訓練枯燥、艱辛,但隊員們都堅持了下來,並在全國多個賽事中獲獎。2019年,在天津舉辦的第十屆殘運會上,“光明行”跳繩隊隊員肖晨韻、范紫騰獲得了盲人跳繩比賽雙人花樣賽女子組冠軍。 如今,“光明行”跳繩隊已經成為南昌市盲童學校的一張名片。跳繩隊教練徐麗説:“我相信,在今後的人生路上遇到挫折和困難時,受益于跳繩運動給他們的幫助,這些孩子一定能更好地克服,創造更好的人生。” 圖為9月24日,跳繩隊隊員在進行訓練。 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體育·專題)(12)全民健身·悅動人生——身處黑暗 但我是跳躍的光

  江西省南昌市盲童學校“光明行”跳繩隊的孩子們每天都在館裏進行訓練。對于這群身處黑暗的孩子來説,雖然跳繩不能幫助他們就業,他們也不能成為職業運動員,但這項運動卻讓曾經內向、膽怯的他們找到了自信和人生前進的動力。 “光明行”跳繩隊現有12名隊員。入隊時,許多孩子都性格內向,不愛與人交流。盡管日復一日的跳繩訓練枯燥、艱辛,但隊員們都堅持了下來,並在全國多個賽事中獲獎。2019年,在天津舉辦的第十屆殘運會上,“光明行”跳繩隊隊員肖晨韻、范紫騰獲得了盲人跳繩比賽雙人花樣賽女子組冠軍。 如今,“光明行”跳繩隊已經成為南昌市盲童學校的一張名片。跳繩隊教練徐麗説:“我相信,在今後的人生路上遇到挫折和困難時,受益于跳繩運動給他們的幫助,這些孩子一定能更好地克服,創造更好的人生。” 圖為9月24日,跳繩隊隊員胡勝才在進行訓練。 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體育·專題)(9)全民健身·悅動人生——身處黑暗 但我是跳躍的光

  江西省南昌市盲童學校“光明行”跳繩隊的孩子們每天都在館裏進行訓練。對于這群身處黑暗的孩子來説,雖然跳繩不能幫助他們就業,他們也不能成為職業運動員,但這項運動卻讓曾經內向、膽怯的他們找到了自信和人生前進的動力。 “光明行”跳繩隊現有12名隊員。入隊時,許多孩子都性格內向,不愛與人交流。盡管日復一日的跳繩訓練枯燥、艱辛,但隊員們都堅持了下來,並在全國多個賽事中獲獎。2019年,在天津舉辦的第十屆殘運會上,“光明行”跳繩隊隊員肖晨韻、范紫騰獲得了盲人跳繩比賽雙人花樣賽女子組冠軍。 如今,“光明行”跳繩隊已經成為南昌市盲童學校的一張名片。跳繩隊教練徐麗説:“我相信,在今後的人生路上遇到挫折和困難時,受益于跳繩運動給他們的幫助,這些孩子一定能更好地克服,創造更好的人生。” 圖為9月24日,跳繩隊隊員胡勝才在進行熱身。 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體育·專題)(13)全民健身·悅動人生——身處黑暗 但我是跳躍的光

  江西省南昌市盲童學校“光明行”跳繩隊的孩子們每天都在館裏進行訓練。對于這群身處黑暗的孩子來説,雖然跳繩不能幫助他們就業,他們也不能成為職業運動員,但這項運動卻讓曾經內向、膽怯的他們找到了自信和人生前進的動力。 “光明行”跳繩隊現有12名隊員。入隊時,許多孩子都性格內向,不愛與人交流。盡管日復一日的跳繩訓練枯燥、艱辛,但隊員們都堅持了下來,並在全國多個賽事中獲獎。2019年,在天津舉辦的第十屆殘運會上,“光明行”跳繩隊隊員肖晨韻、范紫騰獲得了盲人跳繩比賽雙人花樣賽女子組冠軍。 如今,“光明行”跳繩隊已經成為南昌市盲童學校的一張名片。跳繩隊教練徐麗説:“我相信,在今後的人生路上遇到挫折和困難時,受益于跳繩運動給他們的幫助,這些孩子一定能更好地克服,創造更好的人生。” 圖為9月24日,跳繩隊隊員胡勝才在訓練間隙抹去額頭上的汗水。 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體育·專題)(3)全民健身·悅動人生——身處黑暗 但我是跳躍的光

  江西省南昌市盲童學校“光明行”跳繩隊的孩子們每天都在館裏進行訓練。對于這群身處黑暗的孩子來説,雖然跳繩不能幫助他們就業,他們也不能成為職業運動員,但這項運動卻讓曾經內向、膽怯的他們找到了自信和人生前進的動力。 “光明行”跳繩隊現有12名隊員。入隊時,許多孩子都性格內向,不愛與人交流。盡管日復一日的跳繩訓練枯燥、艱辛,但隊員們都堅持了下來,並在全國多個賽事中獲獎。2019年,在天津舉辦的第十屆殘運會上,“光明行”跳繩隊隊員肖晨韻、范紫騰獲得了盲人跳繩比賽雙人花樣賽女子組冠軍。 如今,“光明行”跳繩隊已經成為南昌市盲童學校的一張名片。跳繩隊教練徐麗説:“我相信,在今後的人生路上遇到挫折和困難時,受益于跳繩運動給他們的幫助,這些孩子一定能更好地克服,創造更好的人生。” 圖為10月12日,跳繩隊隊員肖晨韻(左)、范紫騰展示獲得的金牌。 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體育·專題)(2)全民健身·悅動人生——身處黑暗 但我是跳躍的光

  江西省南昌市盲童學校“光明行”跳繩隊的孩子們每天都在館裏進行訓練。對于這群身處黑暗的孩子來説,雖然跳繩不能幫助他們就業,他們也不能成為職業運動員,但這項運動卻讓曾經內向、膽怯的他們找到了自信和人生前進的動力。 “光明行”跳繩隊現有12名隊員。入隊時,許多孩子都性格內向,不愛與人交流。盡管日復一日的跳繩訓練枯燥、艱辛,但隊員們都堅持了下來,並在全國多個賽事中獲獎。2019年,在天津舉辦的第十屆殘運會上,“光明行”跳繩隊隊員肖晨韻、范紫騰獲得了盲人跳繩比賽雙人花樣賽女子組冠軍。 如今,“光明行”跳繩隊已經成為南昌市盲童學校的一張名片。跳繩隊教練徐麗説:“我相信,在今後的人生路上遇到挫折和困難時,受益于跳繩運動給他們的幫助,這些孩子一定能更好地克服,創造更好的人生。” 圖為10月12日,跳繩隊隊員肖晨韻(左)、范紫騰展示獲得的金牌。 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體育·專題)(4)全民健身·悅動人生——身處黑暗 但我是跳躍的光

  江西省南昌市盲童學校“光明行”跳繩隊的孩子們每天都在館裏進行訓練。對于這群身處黑暗的孩子來説,雖然跳繩不能幫助他們就業,他們也不能成為職業運動員,但這項運動卻讓曾經內向、膽怯的他們找到了自信和人生前進的動力。 “光明行”跳繩隊現有12名隊員。入隊時,許多孩子都性格內向,不愛與人交流。盡管日復一日的跳繩訓練枯燥、艱辛,但隊員們都堅持了下來,並在全國多個賽事中獲獎。2019年,在天津舉辦的第十屆殘運會上,“光明行”跳繩隊隊員肖晨韻、范紫騰獲得了盲人跳繩比賽雙人花樣賽女子組冠軍。 如今,“光明行”跳繩隊已經成為南昌市盲童學校的一張名片。跳繩隊教練徐麗説:“我相信,在今後的人生路上遇到挫折和困難時,受益于跳繩運動給他們的幫助,這些孩子一定能更好地克服,創造更好的人生。” 圖為10月12日,跳繩隊隊員范紫騰在進行訓練。 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體育·專題)(6)全民健身·悅動人生——身處黑暗 但我是跳躍的光

  江西省南昌市盲童學校“光明行”跳繩隊的孩子們每天都在館裏進行訓練。對于這群身處黑暗的孩子來説,雖然跳繩不能幫助他們就業,他們也不能成為職業運動員,但這項運動卻讓曾經內向、膽怯的他們找到了自信和人生前進的動力。 “光明行”跳繩隊現有12名隊員。入隊時,許多孩子都性格內向,不愛與人交流。盡管日復一日的跳繩訓練枯燥、艱辛,但隊員們都堅持了下來,並在全國多個賽事中獲獎。2019年,在天津舉辦的第十屆殘運會上,“光明行”跳繩隊隊員肖晨韻、范紫騰獲得了盲人跳繩比賽雙人花樣賽女子組冠軍。 如今,“光明行”跳繩隊已經成為南昌市盲童學校的一張名片。跳繩隊教練徐麗説:“我相信,在今後的人生路上遇到挫折和困難時,受益于跳繩運動給他們的幫助,這些孩子一定能更好地克服,創造更好的人生。” 圖為9月24日,跳繩隊隊員胡勝才在進行訓練。 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體育·專題)(14)全民健身·悅動人生——身處黑暗 但我是跳躍的光

  江西省南昌市盲童學校“光明行”跳繩隊的孩子們每天都在館裏進行訓練。對于這群身處黑暗的孩子來説,雖然跳繩不能幫助他們就業,他們也不能成為職業運動員,但這項運動卻讓曾經內向、膽怯的他們找到了自信和人生前進的動力。 “光明行”跳繩隊現有12名隊員。入隊時,許多孩子都性格內向,不愛與人交流。盡管日復一日的跳繩訓練枯燥、艱辛,但隊員們都堅持了下來,並在全國多個賽事中獲獎。2019年,在天津舉辦的第十屆殘運會上,“光明行”跳繩隊隊員肖晨韻、范紫騰獲得了盲人跳繩比賽雙人花樣賽女子組冠軍。 如今,“光明行”跳繩隊已經成為南昌市盲童學校的一張名片。跳繩隊教練徐麗説:“我相信,在今後的人生路上遇到挫折和困難時,受益于跳繩運動給他們的幫助,這些孩子一定能更好地克服,創造更好的人生。” 圖為9月24日,跳繩隊隊員劉子涵(中)在進行訓練。 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體育·專題)(10)全民健身·悅動人生——身處黑暗 但我是跳躍的光

  江西省南昌市盲童學校“光明行”跳繩隊的孩子們每天都在館裏進行訓練。對于這群身處黑暗的孩子來説,雖然跳繩不能幫助他們就業,他們也不能成為職業運動員,但這項運動卻讓曾經內向、膽怯的他們找到了自信和人生前進的動力。 “光明行”跳繩隊現有12名隊員。入隊時,許多孩子都性格內向,不愛與人交流。盡管日復一日的跳繩訓練枯燥、艱辛,但隊員們都堅持了下來,並在全國多個賽事中獲獎。2019年,在天津舉辦的第十屆殘運會上,“光明行”跳繩隊隊員肖晨韻、范紫騰獲得了盲人跳繩比賽雙人花樣賽女子組冠軍。 如今,“光明行”跳繩隊已經成為南昌市盲童學校的一張名片。跳繩隊教練徐麗説:“我相信,在今後的人生路上遇到挫折和困難時,受益于跳繩運動給他們的幫助,這些孩子一定能更好地克服,創造更好的人生。” 圖為9月24日,跳繩隊隊員溫子銘在進行訓練。 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體育·專題)(5)全民健身·悅動人生——身處黑暗 但我是跳躍的光

  江西省南昌市盲童學校“光明行”跳繩隊的孩子們每天都在館裏進行訓練。對于這群身處黑暗的孩子來説,雖然跳繩不能幫助他們就業,他們也不能成為職業運動員,但這項運動卻讓曾經內向、膽怯的他們找到了自信和人生前進的動力。 “光明行”跳繩隊現有12名隊員。入隊時,許多孩子都性格內向,不愛與人交流。盡管日復一日的跳繩訓練枯燥、艱辛,但隊員們都堅持了下來,並在全國多個賽事中獲獎。2019年,在天津舉辦的第十屆殘運會上,“光明行”跳繩隊隊員肖晨韻、范紫騰獲得了盲人跳繩比賽雙人花樣賽女子組冠軍。 如今,“光明行”跳繩隊已經成為南昌市盲童學校的一張名片。跳繩隊教練徐麗説:“我相信,在今後的人生路上遇到挫折和困難時,受益于跳繩運動給他們的幫助,這些孩子一定能更好地克服,創造更好的人生。” 圖為9月24日,跳繩隊隊員胡勝才在進行訓練。 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體育·專題)(7)全民健身·悅動人生——身處黑暗 但我是跳躍的光

  江西省南昌市盲童學校“光明行”跳繩隊的孩子們每天都在館裏進行訓練。對于這群身處黑暗的孩子來説,雖然跳繩不能幫助他們就業,他們也不能成為職業運動員,但這項運動卻讓曾經內向、膽怯的他們找到了自信和人生前進的動力。 “光明行”跳繩隊現有12名隊員。入隊時,許多孩子都性格內向,不愛與人交流。盡管日復一日的跳繩訓練枯燥、艱辛,但隊員們都堅持了下來,並在全國多個賽事中獲獎。2019年,在天津舉辦的第十屆殘運會上,“光明行”跳繩隊隊員肖晨韻、范紫騰獲得了盲人跳繩比賽雙人花樣賽女子組冠軍。 如今,“光明行”跳繩隊已經成為南昌市盲童學校的一張名片。跳繩隊教練徐麗説:“我相信,在今後的人生路上遇到挫折和困難時,受益于跳繩運動給他們的幫助,這些孩子一定能更好地克服,創造更好的人生。” 圖為9月24日,跳繩隊教練徐麗(左)在指導隊員動作要領。 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責任編輯:張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615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