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新華網
2020-09-14 23:50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體育·圖片故事)(1)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三五好友,騎行山野,是高冬旭的戶外運動愛好之一。在他看來,騎行是一種高效的與自然接觸、享受自然的方式。“新疆地貌豐富,有太多適合越野騎行的線路。”這位來自內蒙古的漢子,在新疆打拼事業的同時,也在這塊戶外運動寶地尋得了屬于自己的“寶藏”。 歷經多年,從産生興趣到摸索門道,高冬旭對越野騎行的理解也逐步加深。為在山野騎行中更好保護自己和隊友,他還主動學習繩索、登山等多門戶外運動技能,並考取戶外急救等相關證書。 隨著騎行裏程漸長,高冬旭也褪去初入門時單一追求刺激的青澀。如今的每次出行,更像是他和騎友隨著車輪感受生活的美妙過程。被問及對越野騎行的感情,他脫口而出:“能活多久,我就堅持多久!” 高冬旭騎行在山間小道上(9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體育·圖片故事)(10)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三五好友,騎行山野,是高冬旭的戶外運動愛好之一。在他看來,騎行是一種高效的與自然接觸、享受自然的方式。“新疆地貌豐富,有太多適合越野騎行的線路。”這位來自內蒙古的漢子,在新疆打拼事業的同時,也在這塊戶外運動寶地尋得了屬于自己的“寶藏”。 歷經多年,從産生興趣到摸索門道,高冬旭對越野騎行的理解也逐步加深。為在山野騎行中更好保護自己和隊友,他還主動學習繩索、登山等多門戶外運動技能,並考取戶外急救等相關證書。 隨著騎行裏程漸長,高冬旭也褪去初入門時單一追求刺激的青澀。如今的每次出行,更像是他和騎友隨著車輪感受生活的美妙過程。被問及對越野騎行的感情,他脫口而出:“能活多久,我就堅持多久!” 騎行途中休息時,高冬旭(右)用手機拍攝風景(9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體育·圖片故事)(11)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三五好友,騎行山野,是高冬旭的戶外運動愛好之一。在他看來,騎行是一種高效的與自然接觸、享受自然的方式。“新疆地貌豐富,有太多適合越野騎行的線路。”這位來自內蒙古的漢子,在新疆打拼事業的同時,也在這塊戶外運動寶地尋得了屬于自己的“寶藏”。 歷經多年,從産生興趣到摸索門道,高冬旭對越野騎行的理解也逐步加深。為在山野騎行中更好保護自己和隊友,他還主動學習繩索、登山等多門戶外運動技能,並考取戶外急救等相關證書。 隨著騎行裏程漸長,高冬旭也褪去初入門時單一追求刺激的青澀。如今的每次出行,更像是他和騎友隨著車輪感受生活的美妙過程。被問及對越野騎行的感情,他脫口而出:“能活多久,我就堅持多久!” 結束當日騎行後,高冬旭在檢查越野摩托車車況(9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體育·圖片故事)(12)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三五好友,騎行山野,是高冬旭的戶外運動愛好之一。在他看來,騎行是一種高效的與自然接觸、享受自然的方式。“新疆地貌豐富,有太多適合越野騎行的線路。”這位來自內蒙古的漢子,在新疆打拼事業的同時,也在這塊戶外運動寶地尋得了屬于自己的“寶藏”。 歷經多年,從産生興趣到摸索門道,高冬旭對越野騎行的理解也逐步加深。為在山野騎行中更好保護自己和隊友,他還主動學習繩索、登山等多門戶外運動技能,並考取戶外急救等相關證書。 隨著騎行裏程漸長,高冬旭也褪去初入門時單一追求刺激的青澀。如今的每次出行,更像是他和騎友隨著車輪感受生活的美妙過程。被問及對越野騎行的感情,他脫口而出:“能活多久,我就堅持多久!” 在烏魯木齊市家中,高冬旭在處理與騎友們出行時拍攝的視頻(9月11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體育·圖片故事)(13)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三五好友,騎行山野,是高冬旭的戶外運動愛好之一。在他看來,騎行是一種高效的與自然接觸、享受自然的方式。“新疆地貌豐富,有太多適合越野騎行的線路。”這位來自內蒙古的漢子,在新疆打拼事業的同時,也在這塊戶外運動寶地尋得了屬于自己的“寶藏”。 歷經多年,從産生興趣到摸索門道,高冬旭對越野騎行的理解也逐步加深。為在山野騎行中更好保護自己和隊友,他還主動學習繩索、登山等多門戶外運動技能,並考取戶外急救等相關證書。 隨著騎行裏程漸長,高冬旭也褪去初入門時單一追求刺激的青澀。如今的每次出行,更像是他和騎友隨著車輪感受生活的美妙過程。被問及對越野騎行的感情,他脫口而出:“能活多久,我就堅持多久!” 高冬旭展示自己作為保障志願者參與2016阿勒泰世界探險越野賽賽事時的證件(9月11日攝)。他説正是這次經歷開啟了自己對越野的全新認知。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體育·圖片故事)(14)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三五好友,騎行山野,是高冬旭的戶外運動愛好之一。在他看來,騎行是一種高效的與自然接觸、享受自然的方式。“新疆地貌豐富,有太多適合越野騎行的線路。”這位來自內蒙古的漢子,在新疆打拼事業的同時,也在這塊戶外運動寶地尋得了屬于自己的“寶藏”。 歷經多年,從産生興趣到摸索門道,高冬旭對越野騎行的理解也逐步加深。為在山野騎行中更好保護自己和隊友,他還主動學習繩索、登山等多門戶外運動技能,並考取戶外急救等相關證書。 隨著騎行裏程漸長,高冬旭也褪去初入門時單一追求刺激的青澀。如今的每次出行,更像是他和騎友隨著車輪感受生活的美妙過程。被問及對越野騎行的感情,他脫口而出:“能活多久,我就堅持多久!” 為便于鍛煉,高冬旭在家中設計安裝了健身運動器械(9月11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體育·圖片故事)(15)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三五好友,騎行山野,是高冬旭的戶外運動愛好之一。在他看來,騎行是一種高效的與自然接觸、享受自然的方式。“新疆地貌豐富,有太多適合越野騎行的線路。”這位來自內蒙古的漢子,在新疆打拼事業的同時,也在這塊戶外運動寶地尋得了屬于自己的“寶藏”。 歷經多年,從産生興趣到摸索門道,高冬旭對越野騎行的理解也逐步加深。為在山野騎行中更好保護自己和隊友,他還主動學習繩索、登山等多門戶外運動技能,並考取戶外急救等相關證書。 隨著騎行裏程漸長,高冬旭也褪去初入門時單一追求刺激的青澀。如今的每次出行,更像是他和騎友隨著車輪感受生活的美妙過程。被問及對越野騎行的感情,他脫口而出:“能活多久,我就堅持多久!” 夕陽西下,高冬旭騎行在烏魯木齊雅瑪裏克山的一處荒野小道上(9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體育·圖片故事)(2)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三五好友,騎行山野,是高冬旭的戶外運動愛好之一。在他看來,騎行是一種高效的與自然接觸、享受自然的方式。“新疆地貌豐富,有太多適合越野騎行的線路。”這位來自內蒙古的漢子,在新疆打拼事業的同時,也在這塊戶外運動寶地尋得了屬于自己的“寶藏”。 歷經多年,從産生興趣到摸索門道,高冬旭對越野騎行的理解也逐步加深。為在山野騎行中更好保護自己和隊友,他還主動學習繩索、登山等多門戶外運動技能,並考取戶外急救等相關證書。 隨著騎行裏程漸長,高冬旭也褪去初入門時單一追求刺激的青澀。如今的每次出行,更像是他和騎友隨著車輪感受生活的美妙過程。被問及對越野騎行的感情,他脫口而出:“能活多久,我就堅持多久!” 在烏魯木齊雅瑪裏克山,高冬旭在出發前調試摩托車(9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體育·圖片故事)(3)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三五好友,騎行山野,是高冬旭的戶外運動愛好之一。在他看來,騎行是一種高效的與自然接觸、享受自然的方式。“新疆地貌豐富,有太多適合越野騎行的線路。”這位來自內蒙古的漢子,在新疆打拼事業的同時,也在這塊戶外運動寶地尋得了屬于自己的“寶藏”。 歷經多年,從産生興趣到摸索門道,高冬旭對越野騎行的理解也逐步加深。為在山野騎行中更好保護自己和隊友,他還主動學習繩索、登山等多門戶外運動技能,並考取戶外急救等相關證書。 隨著騎行裏程漸長,高冬旭也褪去初入門時單一追求刺激的青澀。如今的每次出行,更像是他和騎友隨著車輪感受生活的美妙過程。被問及對越野騎行的感情,他脫口而出:“能活多久,我就堅持多久!” 越野摩托車愛好者高冬旭在騎行中短暫休整(9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體育·圖片故事)(4)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三五好友,騎行山野,是高冬旭的戶外運動愛好之一。在他看來,騎行是一種高效的與自然接觸、享受自然的方式。“新疆地貌豐富,有太多適合越野騎行的線路。”這位來自內蒙古的漢子,在新疆打拼事業的同時,也在這塊戶外運動寶地尋得了屬于自己的“寶藏”。 歷經多年,從産生興趣到摸索門道,高冬旭對越野騎行的理解也逐步加深。為在山野騎行中更好保護自己和隊友,他還主動學習繩索、登山等多門戶外運動技能,並考取戶外急救等相關證書。 隨著騎行裏程漸長,高冬旭也褪去初入門時單一追求刺激的青澀。如今的每次出行,更像是他和騎友隨著車輪感受生活的美妙過程。被問及對越野騎行的感情,他脫口而出:“能活多久,我就堅持多久!” 在烏魯木齊雅瑪裏克山,高冬旭的騎友楊顥(前)在一處斜坡小道上練習(9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體育·圖片故事)(5)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三五好友,騎行山野,是高冬旭的戶外運動愛好之一。在他看來,騎行是一種高效的與自然接觸、享受自然的方式。“新疆地貌豐富,有太多適合越野騎行的線路。”這位來自內蒙古的漢子,在新疆打拼事業的同時,也在這塊戶外運動寶地尋得了屬于自己的“寶藏”。 歷經多年,從産生興趣到摸索門道,高冬旭對越野騎行的理解也逐步加深。為在山野騎行中更好保護自己和隊友,他還主動學習繩索、登山等多門戶外運動技能,並考取戶外急救等相關證書。 隨著騎行裏程漸長,高冬旭也褪去初入門時單一追求刺激的青澀。如今的每次出行,更像是他和騎友隨著車輪感受生活的美妙過程。被問及對越野騎行的感情,他脫口而出:“能活多久,我就堅持多久!” 騎行途中休息時,高冬旭和騎友交流出行線路規劃等問題(9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體育·圖片故事)(6)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三五好友,騎行山野,是高冬旭的戶外運動愛好之一。在他看來,騎行是一種高效的與自然接觸、享受自然的方式。“新疆地貌豐富,有太多適合越野騎行的線路。”這位來自內蒙古的漢子,在新疆打拼事業的同時,也在這塊戶外運動寶地尋得了屬于自己的“寶藏”。 歷經多年,從産生興趣到摸索門道,高冬旭對越野騎行的理解也逐步加深。為在山野騎行中更好保護自己和隊友,他還主動學習繩索、登山等多門戶外運動技能,並考取戶外急救等相關證書。 隨著騎行裏程漸長,高冬旭也褪去初入門時單一追求刺激的青澀。如今的每次出行,更像是他和騎友隨著車輪感受生活的美妙過程。被問及對越野騎行的感情,他脫口而出:“能活多久,我就堅持多久!” 高冬旭(前)在騎行中停車招呼身後的騎友們(9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體育·圖片故事)(7)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三五好友,騎行山野,是高冬旭的戶外運動愛好之一。在他看來,騎行是一種高效的與自然接觸、享受自然的方式。“新疆地貌豐富,有太多適合越野騎行的線路。”這位來自內蒙古的漢子,在新疆打拼事業的同時,也在這塊戶外運動寶地尋得了屬于自己的“寶藏”。 歷經多年,從産生興趣到摸索門道,高冬旭對越野騎行的理解也逐步加深。為在山野騎行中更好保護自己和隊友,他還主動學習繩索、登山等多門戶外運動技能,並考取戶外急救等相關證書。 隨著騎行裏程漸長,高冬旭也褪去初入門時單一追求刺激的青澀。如今的每次出行,更像是他和騎友隨著車輪感受生活的美妙過程。被問及對越野騎行的感情,他脫口而出:“能活多久,我就堅持多久!” 騎行到達雅瑪裏克山的一處高點,高冬旭(右二)與騎友何雲飛(右一)、楊述龍(左一)、楊顥(左二)慶祝合影(9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體育·圖片故事)(8)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三五好友,騎行山野,是高冬旭的戶外運動愛好之一。在他看來,騎行是一種高效的與自然接觸、享受自然的方式。“新疆地貌豐富,有太多適合越野騎行的線路。”這位來自內蒙古的漢子,在新疆打拼事業的同時,也在這塊戶外運動寶地尋得了屬于自己的“寶藏”。 歷經多年,從産生興趣到摸索門道,高冬旭對越野騎行的理解也逐步加深。為在山野騎行中更好保護自己和隊友,他還主動學習繩索、登山等多門戶外運動技能,並考取戶外急救等相關證書。 隨著騎行裏程漸長,高冬旭也褪去初入門時單一追求刺激的青澀。如今的每次出行,更像是他和騎友隨著車輪感受生活的美妙過程。被問及對越野騎行的感情,他脫口而出:“能活多久,我就堅持多久!” 高冬旭在騎行中通過一處急彎上坡路段(9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體育·圖片故事)(9)全民健身——騎“悅”山野

  秋日下午,烏魯木齊天氣微涼,戶外運動正當時。 護肘、手套、頭盔等護具逐一穿戴完畢,39歲的高冬旭跨上越野摩托車,右手擰動油門,衝上雅瑪裏克山的荒野小道。陣陣馬達轟鳴,卻蓋不住他與騎友們的爽朗笑聲。 三五好友,騎行山野,是高冬旭的戶外運動愛好之一。在他看來,騎行是一種高效的與自然接觸、享受自然的方式。“新疆地貌豐富,有太多適合越野騎行的線路。”這位來自內蒙古的漢子,在新疆打拼事業的同時,也在這塊戶外運動寶地尋得了屬于自己的“寶藏”。 歷經多年,從産生興趣到摸索門道,高冬旭對越野騎行的理解也逐步加深。為在山野騎行中更好保護自己和隊友,他還主動學習繩索、登山等多門戶外運動技能,並考取戶外急救等相關證書。 隨著騎行裏程漸長,高冬旭也褪去初入門時單一追求刺激的青澀。如今的每次出行,更像是他和騎友隨著車輪感受生活的美妙過程。被問及對越野騎行的感情,他脫口而出:“能活多久,我就堅持多久!” 高冬旭騎行在山間小道上(9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責任編輯:張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91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