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泳池打冰壺,不是不可能——探訪國家遊泳中心“水立方”

新華網
2020-07-29 08:52
2008年北京奧運會享譽國內外的國家遊泳中心水立方,如今已可變身冰立方,承接冬奧會冰壺比賽,成為名副其實的“雙奧場館”。

(體育·圖文互動)(1)在泳池打冰壺,不是不可能——探訪國家遊泳中心“水立方” 

  這是在北京拍攝的國家遊泳中心內景(7月28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晨霖 攝

  新華社北京7月28日電(記者姬燁 汪涌 夏子麟)在泳池打冰壺?這一看似天方夜譚的想法,在北京冬奧會的籌辦過程中變成了現實。2008年北京奧運會享譽國內外的國家遊泳中心水立方,如今已可變身冰立方,承接冬奧會冰壺比賽,成為名副其實的“雙奧場館”。

  2019年底,國家遊泳中心初次完成了“奧運標準”冰面的制冰工作,並成功舉辦了冰立方首場高規格冰壺賽事。世界冰壺聯合會也肯定了“水冰轉換”場地結構的穩定性。今年5月,冰立方又變回水立方,完成了冰與水的全過程轉換。

  28日,在國家遊泳中心波瀾不驚的泳池旁,記者聆聽了水立方變身冰立方背後的故事。

  在北京攜手張家口申冬奧成功之後,本著“體育場館反復利用、綜合利用、持久利用”的思路,國家遊泳中心創造性地提出了可轉換冰場的理念,通過建設可移動、可轉換場地結構,把遊泳池改建為冰壺比賽賽道,實現水上項目、冰上項目賽事兩種功能並存和自由轉換的目標。

  然而,由水轉冰,多的絕不僅僅是“兩個點”。冰壺比賽對于場地穩定性、冰面品質、平整度等要求很高,而且遊泳比賽和冰壺比賽對于溫度、濕度、光照、聲學等環境因素的要求也大不相同。

  比如,在以往的冬奧會比賽中,按照世界冰壺聯合會的要求,冰壺場館場地結構的常規做法是澆築混凝土地板,上面鋪設冰面,以保證場地的穩定性和冰面品質。

  再比如,水立方原來是泳池,水的溫度、池岸的溫度和看臺的溫度是一個體係。但是轉換到冰面以後,溫度場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冰面的溫度是零下8.5攝氏度左右,距離冰面1.5米,變成10攝氏度到正負2攝氏度,到觀眾區可能變成18攝氏度,這與原來的溫度場分布有較大變化。

  這個大膽、創新想法的背後,需要各方不懈努力。國家遊泳中心進行了場地結構、溫度、濕度、照明、聲學等多方面的定向科研攻關,並通過將近一年時間的改造,在場館內打造出了符合冬奧會冰壺賽事舉辦標準的制冰係統、除濕係統、空調係統、體育照明係統和控制係統。

(體育·圖文互動)(3)在泳池打冰壺,不是不可能——探訪國家遊泳中心“水立方”

  這是在北京拍攝的國家遊泳中心內景(7月28日攝)。 (配本社同題文字稿) 新華社記者 張晨霖 攝

  未來,除了承接冬奧會冰壺比賽,水立方還將在南廣場新建群眾性地下冰場,為普通民眾提供冰上運動服務。變身後的冰立方,將融匯水上、冰上各類業態,實現“冰水雙輪驅動”,進一步豐富場館業態。

  可持續發展需要科研創新的支撐。國家遊泳中心建立起覆蓋全建築空間的“群智能控制係統”,這一“更強大腦”能夠並行處理至少30個場館管理任務,讓場館瞬間完成多種模式切換,為冬奧賽後場館的冰上及水上賽事、演出、展覽、參觀等各類活動提供功能、環境保障。

  為確保冰面品質,科研團隊充分研究,微觀到冰的分子結構,宏觀到冰場與人、環境的相互作用,摸透冰的脾氣秉性。再以此為基礎通過群智能控制係統,實現冰面與室內環境的實時感知與精確控制,達到讓冰面“乖巧聽話”的效果。這樣的研究成果,將打破國外對高端冰場制冰行業的技術壟斷,實現人與機器協同工作的中國式制冰運維模板。

  國家遊泳中心總經理楊奇勇説,通過冬奧會,場館影響力提升,場館設施得到完善,能耗也有所降低,新的業態會帶來新的收入。而沒有新的場館,投資大大減少,“水冰轉換”用相對小的代價來實現,這些都可以用指標來衡量。

  北京市重大項目建設指揮部辦公室副主任丁建明表示,冬奧北京賽區場館的一個顯著特點就是大量利用2008年北京奧運會現有場館,實現冬季、夏季項目場地轉換功能,以及競技比賽和群眾體育雙輪驅動的運行模式。

  除了國家遊泳中心,北京夏奧會籃球比賽場館五棵松體育館將成為北京冬奧會冰球比賽場館。經過對場館制冰和除濕係統改造,場館目前能夠在6小時內完成冰球、籃球兩種比賽模式的轉換;北京夏奧會期間承擔體操、蹦床、手球比賽的國家體育館也將承擔北京冬奧會冰球比賽項目,其建設的2塊冰面均具備冬季和夏季運動轉換功能。

責任編輯:張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97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