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輪滑的大爺

新華網
2020-06-24 18:30
過樁、倒滑,今年64歲的郭廣義熟練地做著各種輪滑動作。很難看出,他曾是一名癌症患者。2015年,家住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的郭廣義被查出患有直腸癌,接受了近兩年時間的治療。

(體育·專題)(19)愛上輪滑的大爺

  過樁、倒滑,今年64歲的郭廣義熟練地做著各種輪滑動作。很難看出,他曾是一名癌症患者。2015年,家住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的郭廣義被查出患有直腸癌,接受了近兩年時間的治療。 2017年,處于康復期的郭廣義在呼和浩特市大召廣場散步,看到廣場上有一群老年人參與輪滑項目,“他們雖然年齡大,但穿上輪滑鞋後身體十分輕盈,讓人特別羨慕。”尚在恢復期的郭廣義便下定決心練習輪滑。 三年來,郭廣義幾乎每天都要練習輪滑,他還加入了舞扇子、舞龍等高難度動作,“穿上輪滑鞋就有一種飛的感覺,像風一樣飄逸,特別好。” 輪滑運動不僅讓郭廣義的身體得到了鍛煉,也讓他交到了不少朋友,心情更加愉悅。2019年4月,他和輪滑好友們一起組建了快樂輪滑隊,吸引了更多的中老年人參與到這項運動中。 郭廣義(前)和滑友們在大召廣場練習輪滑(6月19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體育·專題)(23)愛上輪滑的大爺

  過樁、倒滑,今年64歲的郭廣義熟練地做著各種輪滑動作。很難看出,他曾是一名癌症患者。2015年,家住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的郭廣義被查出患有直腸癌,接受了近兩年時間的治療。 2017年,處于康復期的郭廣義在呼和浩特市大召廣場散步,看到廣場上有一群老年人參與輪滑項目,“他們雖然年齡大,但穿上輪滑鞋後身體十分輕盈,讓人特別羨慕。”尚在恢復期的郭廣義便下定決心練習輪滑。 三年來,郭廣義幾乎每天都要練習輪滑,他還加入了舞扇子、舞龍等高難度動作,“穿上輪滑鞋就有一種飛的感覺,像風一樣飄逸,特別好。” 輪滑運動不僅讓郭廣義的身體得到了鍛煉,也讓他交到了不少朋友,心情更加愉悅。2019年4月,他和輪滑好友們一起組建了快樂輪滑隊,吸引了更多的中老年人參與到這項運動中。 郭廣義(前)和滑友們在呼和浩特市植物園裏玩輪滑(6月18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體育·專題)(20)愛上輪滑的大爺

  過樁、倒滑,今年64歲的郭廣義熟練地做著各種輪滑動作。很難看出,他曾是一名癌症患者。2015年,家住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的郭廣義被查出患有直腸癌,接受了近兩年時間的治療。 2017年,處于康復期的郭廣義在呼和浩特市大召廣場散步,看到廣場上有一群老年人參與輪滑項目,“他們雖然年齡大,但穿上輪滑鞋後身體十分輕盈,讓人特別羨慕。”尚在恢復期的郭廣義便下定決心練習輪滑。 三年來,郭廣義幾乎每天都要練習輪滑,他還加入了舞扇子、舞龍等高難度動作,“穿上輪滑鞋就有一種飛的感覺,像風一樣飄逸,特別好。” 輪滑運動不僅讓郭廣義的身體得到了鍛煉,也讓他交到了不少朋友,心情更加愉悅。2019年4月,他和輪滑好友們一起組建了快樂輪滑隊,吸引了更多的中老年人參與到這項運動中。 郭廣義(右三)和滑友們在大召廣場休息時交流(6月19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體育·專題)(5)愛上輪滑的大爺

  過樁、倒滑,今年64歲的郭廣義熟練地做著各種輪滑動作。很難看出,他曾是一名癌症患者。2015年,家住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的郭廣義被查出患有直腸癌,接受了近兩年時間的治療。 2017年,處于康復期的郭廣義在呼和浩特市大召廣場散步,看到廣場上有一群老年人參與輪滑項目,“他們雖然年齡大,但穿上輪滑鞋後身體十分輕盈,讓人特別羨慕。”尚在恢復期的郭廣義便下定決心練習輪滑。 三年來,郭廣義幾乎每天都要練習輪滑,他還加入了舞扇子、舞龍等高難度動作,“穿上輪滑鞋就有一種飛的感覺,像風一樣飄逸,特別好。” 輪滑運動不僅讓郭廣義的身體得到了鍛煉,也讓他交到了不少朋友,心情更加愉悅。2019年4月,他和輪滑好友們一起組建了快樂輪滑隊,吸引了更多的中老年人參與到這項運動中。 郭廣義穿戴裝備,準備去大召廣場練習輪滑(6月19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體育·專題)(10)愛上輪滑的大爺

  過樁、倒滑,今年64歲的郭廣義熟練地做著各種輪滑動作。很難看出,他曾是一名癌症患者。2015年,家住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的郭廣義被查出患有直腸癌,接受了近兩年時間的治療。 2017年,處于康復期的郭廣義在呼和浩特市大召廣場散步,看到廣場上有一群老年人參與輪滑項目,“他們雖然年齡大,但穿上輪滑鞋後身體十分輕盈,讓人特別羨慕。”尚在恢復期的郭廣義便下定決心練習輪滑。 三年來,郭廣義幾乎每天都要練習輪滑,他還加入了舞扇子、舞龍等高難度動作,“穿上輪滑鞋就有一種飛的感覺,像風一樣飄逸,特別好。” 輪滑運動不僅讓郭廣義的身體得到了鍛煉,也讓他交到了不少朋友,心情更加愉悅。2019年4月,他和輪滑好友們一起組建了快樂輪滑隊,吸引了更多的中老年人參與到這項運動中。 郭廣義在大召廣場訓練間隙修理輪滑鞋(6月19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體育·專題)(12)愛上輪滑的大爺

  過樁、倒滑,今年64歲的郭廣義熟練地做著各種輪滑動作。很難看出,他曾是一名癌症患者。2015年,家住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的郭廣義被查出患有直腸癌,接受了近兩年時間的治療。 2017年,處于康復期的郭廣義在呼和浩特市大召廣場散步,看到廣場上有一群老年人參與輪滑項目,“他們雖然年齡大,但穿上輪滑鞋後身體十分輕盈,讓人特別羨慕。”尚在恢復期的郭廣義便下定決心練習輪滑。 三年來,郭廣義幾乎每天都要練習輪滑,他還加入了舞扇子、舞龍等高難度動作,“穿上輪滑鞋就有一種飛的感覺,像風一樣飄逸,特別好。” 輪滑運動不僅讓郭廣義的身體得到了鍛煉,也讓他交到了不少朋友,心情更加愉悅。2019年4月,他和輪滑好友們一起組建了快樂輪滑隊,吸引了更多的中老年人參與到這項運動中。 郭廣義(右二)和滑友在大召廣場練習過樁(6月19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體育·專題)(1)愛上輪滑的大爺

  過樁、倒滑,今年64歲的郭廣義熟練地做著各種輪滑動作。很難看出,他曾是一名癌症患者。2015年,家住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的郭廣義被查出患有直腸癌,接受了近兩年時間的治療。 2017年,處于康復期的郭廣義在呼和浩特市大召廣場散步,看到廣場上有一群老年人參與輪滑項目,“他們雖然年齡大,但穿上輪滑鞋後身體十分輕盈,讓人特別羨慕。”尚在恢復期的郭廣義便下定決心練習輪滑。 三年來,郭廣義幾乎每天都要練習輪滑,他還加入了舞扇子、舞龍等高難度動作,“穿上輪滑鞋就有一種飛的感覺,像風一樣飄逸,特別好。” 輪滑運動不僅讓郭廣義的身體得到了鍛煉,也讓他交到了不少朋友,心情更加愉悅。2019年4月,他和輪滑好友們一起組建了快樂輪滑隊,吸引了更多的中老年人參與到這項運動中。 郭廣義在大召廣場邊舞扇子邊輪滑(6月24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體育·專題)(8)愛上輪滑的大爺

  過樁、倒滑,今年64歲的郭廣義熟練地做著各種輪滑動作。很難看出,他曾是一名癌症患者。2015年,家住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的郭廣義被查出患有直腸癌,接受了近兩年時間的治療。 2017年,處于康復期的郭廣義在呼和浩特市大召廣場散步,看到廣場上有一群老年人參與輪滑項目,“他們雖然年齡大,但穿上輪滑鞋後身體十分輕盈,讓人特別羨慕。”尚在恢復期的郭廣義便下定決心練習輪滑。 三年來,郭廣義幾乎每天都要練習輪滑,他還加入了舞扇子、舞龍等高難度動作,“穿上輪滑鞋就有一種飛的感覺,像風一樣飄逸,特別好。” 輪滑運動不僅讓郭廣義的身體得到了鍛煉,也讓他交到了不少朋友,心情更加愉悅。2019年4月,他和輪滑好友們一起組建了快樂輪滑隊,吸引了更多的中老年人參與到這項運動中。 郭廣義在大召廣場附近的一條小巷裏練習輪滑(6月19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體育·專題)(14)愛上輪滑的大爺

  過樁、倒滑,今年64歲的郭廣義熟練地做著各種輪滑動作。很難看出,他曾是一名癌症患者。2015年,家住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的郭廣義被查出患有直腸癌,接受了近兩年時間的治療。 2017年,處于康復期的郭廣義在呼和浩特市大召廣場散步,看到廣場上有一群老年人參與輪滑項目,“他們雖然年齡大,但穿上輪滑鞋後身體十分輕盈,讓人特別羨慕。”尚在恢復期的郭廣義便下定決心練習輪滑。 三年來,郭廣義幾乎每天都要練習輪滑,他還加入了舞扇子、舞龍等高難度動作,“穿上輪滑鞋就有一種飛的感覺,像風一樣飄逸,特別好。” 輪滑運動不僅讓郭廣義的身體得到了鍛煉,也讓他交到了不少朋友,心情更加愉悅。2019年4月,他和輪滑好友們一起組建了快樂輪滑隊,吸引了更多的中老年人參與到這項運動中。 郭廣義在大召廣場邊輪滑邊舞龍(6月19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責任編輯:張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157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