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健身:在家練舞的女孩

新華網
2020-06-01 09:17
六一兒童節的前一天,家住貴陽市花果園的9歲小朋友朱皓嫡和鄰居小夥伴陳熙妍一起練習舞蹈。

(體育)(6)全民健身——在家練舞的女孩

  六一兒童節的前一天,家住貴陽市花果園的9歲小朋友朱皓嫡和鄰居小夥伴陳熙妍一起練習舞蹈。由于疫情影響,她們已經五個月沒能去舞蹈班練舞了,但這並沒有影響她們練舞的興致。已經練習舞蹈五年的兩個小朋友在疫情期間反而“舞”功漸長,“舞蹈讓疫情在家的我找到了快樂,也鍛煉了身體,我希望自己長大也能成為像舞蹈老師那樣能歌善舞的人。”朱皓嫡説。 圖為5月31日,朱皓嫡(前)與陳熙妍跟著老師錄制的舞蹈視頻練舞。 新華社記者歐東衢攝

(體育)(8)全民健身——在家練舞的女孩

  六一兒童節的前一天,家住貴陽市花果園的9歲小朋友朱皓嫡和鄰居小夥伴陳熙妍一起練習舞蹈。由于疫情影響,她們已經五個月沒能去舞蹈班練舞了,但這並沒有影響她們練舞的興致。已經練習舞蹈五年的兩個小朋友在疫情期間反而“舞”功漸長,“舞蹈讓疫情在家的我找到了快樂,也鍛煉了身體,我希望自己長大也能成為像舞蹈老師那樣能歌善舞的人。”朱皓嫡説。 圖為5月31日,朱皓嫡(左)與陳熙妍在家附近的公園內練舞。 新華社記者歐東衢攝

(體育)(2)全民健身——在家練舞的女孩

  六一兒童節的前一天,家住貴陽市花果園的9歲小朋友朱皓嫡和鄰居小夥伴陳熙妍一起練習舞蹈。由于疫情影響,她們已經五個月沒能去舞蹈班練舞了,但這並沒有影響她們練舞的興致。已經練習舞蹈五年的兩個小朋友在疫情期間反而“舞”功漸長,“舞蹈讓疫情在家的我找到了快樂,也鍛煉了身體,我希望自己長大也能成為像舞蹈老師那樣能歌善舞的人。”朱皓嫡説。 圖為5月31日,朱皓嫡在家中整理頭發,準備練舞。 新華社記者歐東衢攝

(體育)(7)全民健身——在家練舞的女孩

  六一兒童節的前一天,家住貴陽市花果園的9歲小朋友朱皓嫡和鄰居小夥伴陳熙妍一起練習舞蹈。由于疫情影響,她們已經五個月沒能去舞蹈班練舞了,但這並沒有影響她們練舞的興致。已經練習舞蹈五年的兩個小朋友在疫情期間反而“舞”功漸長,“舞蹈讓疫情在家的我找到了快樂,也鍛煉了身體,我希望自己長大也能成為像舞蹈老師那樣能歌善舞的人。”朱皓嫡説。 圖為5月31日,朱皓嫡(左)與陳熙妍在練舞的間隙玩耍。 新華社記者歐東衢攝

(體育)(1)全民健身——在家練舞的女孩

  六一兒童節的前一天,家住貴陽市花果園的9歲小朋友朱皓嫡和鄰居小夥伴陳熙妍一起練習舞蹈。由于疫情影響,她們已經五個月沒能去舞蹈班練舞了,但這並沒有影響她們練舞的興致。已經練習舞蹈五年的兩個小朋友在疫情期間反而“舞”功漸長,“舞蹈讓疫情在家的我找到了快樂,也鍛煉了身體,我希望自己長大也能成為像舞蹈老師那樣能歌善舞的人。”朱皓嫡説。 圖為5月31日,朱皓嫡(右)與陳熙妍在練習舞蹈的基本動作。 新華社記者歐東衢攝

(體育)(10)全民健身——在家練舞的女孩

  六一兒童節的前一天,家住貴陽市花果園的9歲小朋友朱皓嫡和鄰居小夥伴陳熙妍一起練習舞蹈。由于疫情影響,她們已經五個月沒能去舞蹈班練舞了,但這並沒有影響她們練舞的興致。已經練習舞蹈五年的兩個小朋友在疫情期間反而“舞”功漸長,“舞蹈讓疫情在家的我找到了快樂,也鍛煉了身體,我希望自己長大也能成為像舞蹈老師那樣能歌善舞的人。”朱皓嫡説。 圖為5月31日,朱皓嫡(右)與陳熙妍在公園的石橋上跳起舞來。 新華社記者歐東衢攝

(體育)(3)全民健身——在家練舞的女孩

  六一兒童節的前一天,家住貴陽市花果園的9歲小朋友朱皓嫡和鄰居小夥伴陳熙妍一起練習舞蹈。由于疫情影響,她們已經五個月沒能去舞蹈班練舞了,但這並沒有影響她們練舞的興致。已經練習舞蹈五年的兩個小朋友在疫情期間反而“舞”功漸長,“舞蹈讓疫情在家的我找到了快樂,也鍛煉了身體,我希望自己長大也能成為像舞蹈老師那樣能歌善舞的人。”朱皓嫡説。 圖為5月31日,朱皓嫡(右)在沙發上整理舞鞋,準備練舞。 新華社記者歐東衢攝

(體育)(5)全民健身——在家練舞的女孩

  六一兒童節的前一天,家住貴陽市花果園的9歲小朋友朱皓嫡和鄰居小夥伴陳熙妍一起練習舞蹈。由于疫情影響,她們已經五個月沒能去舞蹈班練舞了,但這並沒有影響她們練舞的興致。已經練習舞蹈五年的兩個小朋友在疫情期間反而“舞”功漸長,“舞蹈讓疫情在家的我找到了快樂,也鍛煉了身體,我希望自己長大也能成為像舞蹈老師那樣能歌善舞的人。”朱皓嫡説。 圖為5月31日,朱皓嫡(右)與陳熙妍在練舞前熱身。 新華社記者歐東衢攝

(體育)(9)全民健身——在家練舞的女孩

  六一兒童節的前一天,家住貴陽市花果園的9歲小朋友朱皓嫡和鄰居小夥伴陳熙妍一起練習舞蹈。由于疫情影響,她們已經五個月沒能去舞蹈班練舞了,但這並沒有影響她們練舞的興致。已經練習舞蹈五年的兩個小朋友在疫情期間反而“舞”功漸長,“舞蹈讓疫情在家的我找到了快樂,也鍛煉了身體,我希望自己長大也能成為像舞蹈老師那樣能歌善舞的人。”朱皓嫡説。 圖為5月31日,朱皓嫡(前)與陳熙妍在家附近的公園內壓腿。 新華社記者歐東衢攝

(體育)(4)全民健身——在家練舞的女孩

  六一兒童節的前一天,家住貴陽市花果園的9歲小朋友朱皓嫡和鄰居小夥伴陳熙妍一起練習舞蹈。由于疫情影響,她們已經五個月沒能去舞蹈班練舞了,但這並沒有影響她們練舞的興致。已經練習舞蹈五年的兩個小朋友在疫情期間反而“舞”功漸長,“舞蹈讓疫情在家的我找到了快樂,也鍛煉了身體,我希望自己長大也能成為像舞蹈老師那樣能歌善舞的人。”朱皓嫡説。 圖為5月31日,朱皓嫡(右)與陳熙妍在進行拉伸,準備練舞。 新華社記者歐東衢攝

責任編輯:張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57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