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化天使”的柔道色彩

新華網
2019-08-30 16:28
賽場上的吳璞琪很搶眼,因為他進攻快速,技巧高超,也因為他膚色和發色都是雪白,與深藍色柔道服反襯鮮明。

  新華社天津8月30日電題:“白化天使”的柔道色彩

  新華社記者張宇琪

  一記完美的過肩摔,場下瞬間沸騰。

  在天津舉辦的全國第十屆殘運會暨第七屆特奧會盲人柔道于29日落下帷幕。在當日盲人柔道男子73公斤以下無差別級比賽項目上,第一回合比拼,28歲的吳璞琪只用了十幾秒便初戰告捷。

  賽場上的吳璞琪很搶眼,因為他進攻快速,技巧高超,也因為他膚色和發色都是雪白,與深藍色柔道服反襯鮮明。

  因為先天患有白化病,“兩只眼睛視力都低于0.1,也怕強光。”來自山西隊的吳璞琪説。雖然在場上看不清對手的動作和招式,但他憑借良好的跤感,過硬的技巧和體能,經過幾輪角逐,最終摘獲73公斤以下無差別級盲人柔道金牌,這是他本屆殘運會的第二枚金牌。

  走下賽場稍事休息後,他在休息室的電視轉播前,使勁兒瞇著眼睛,和隊友一起關注著場上的比賽。在他的身邊,還有幾位膚色如同他一樣的選手。

  “這次我們共有17名隊員來參賽,是所有省市中參賽人數最多的。其中有7個孩子像璞琪一樣患有白化病,視力很差。”山西隊的教練王存才説。

  在這些孩子中間,吳璞琪是王存才的驕傲,他在2011年和2015年的殘運會上也曾摘得金牌。從14歲參加柔道訓練,這一路走來,沒人知道背後的艱辛,要經過多少次的摔倒、爬起、再摔倒、再站起來……十幾年的堅持已經記不清被摔在柔道墊上多少次,沒法知道流了多少汗,也許只有他因無數次過肩摔而微微變形的左肩記得他的努力。

  “一開始學習總是特別難的,教練要手把手一點點教。但是練習柔道,能讓我找到自信,實現自我價值,找到柔道帶給我的快樂,感受到別人對我的尊重。”吳璞琪説,心裏有這個信念,就要一直努力下去。

  回憶起還未進到柔道隊的日子,因為特殊的外表,曾經有孩子孤立他、排斥他,不願意和他玩,也曾經在學校的拔河比賽中被臨時勸阻上場。

  因為視力不好,他都一直坐在教室前排。“但是黑板上的字還總是看不清,老師若是寫板書,我就站在老師旁邊,老師寫到哪裏,我跟著看到哪裏。”吳璞琪依舊笑著説著這些故事。

  但是自從穿上了柔道服,吳璞琪找到了讓自己變強的方式。他仍然記得第一次在殘運會上走上領獎臺時,場下掌聲雷鳴的瞬間,“當時覺得自己努力真的值得。”吳璞琪説。

  在本屆盲人柔道項目中,山西隊共摘得3枚金牌4枚銀牌5枚銅牌,獎牌總數位列前茅。“這幫孩子們取得這樣的成績太不容易了,他們為了這一天付出了太多努力。”王存才説,尤其是這幫特殊的白皮膚的孩子們,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指導。

  19歲的馬金鑫是王存才最為心疼的一個孩子。“前三個月剛來訓練隊的時候,十分內向,給他講解動作,他也不多説話,就只是用‘嗯’‘啊’來回應。”王存才説,馬金鑫是個不太自信的孩子,走起路來微微聳著肩膀,低著腦袋。

  本屆比賽馬金鑫也捧回了一枚獎牌——男子66公斤級銀牌,如今的他比以前開朗了不少,不管是教練還是隊員都叫他“小馬哥”。“大家因為我年紀小,都很關照我,慢慢地我就愛説話啦。”馬金鑫説。

  説話間王存才叫了一聲“平姐”,一個將白色長發扎成馬尾的小女孩跑了過來,“我們‘平姐’特活潑,這個月20號剛滿18歲,我之前帶她去美國比賽,還要做她的‘監護人’。” 王存才笑著説。

  這是一群追逐夢想的“白化天使”,上帝雖然拿走了他們的顏色,但是他們依然在賽場上用奮勇拼搏的精神,爭金奪銀的氣魄書寫自己五彩的體育人生。

責任編輯:丁峰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6081124942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