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冰南展”:南方“花蕾”挑戰花滑“東北力量”

新華網
2018-09-16 16:00
在北冰南展、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熱潮中,越來越多的南方孩子將滑冰作為競技體育來發展,而不僅僅是娛樂。

  新華社青島9月16日電“北冰南展”:南方“花蕾”挑戰花滑“東北力量”

  新華社記者張旭東

  很長一段時間,有“冰上芭蕾”之稱的花樣滑冰只在中國的東北地區較為流行。不過,在青島舉行的2018全國花樣滑冰大獎賽暨U係列青年賽上,花滑“東北力量”受到了南方“花蕾”的挑戰。

  青年組女子單人滑短節目比賽中,來自深圳的丁子涵以41.08分居第一名,第二名張美馳則來自上海。次日的自由滑比賽中,來自北京的王楚怡得到了87.89分,從第五名躍居頭名。丁子涵以0.08分的差距屈居第二,張美馳名列第三。

  前三名有兩人來自南方,這樣的成績是“北冰南展”熱潮的一個縮影,説明越來越多的南方小孩走上冰雪,愛上冰雪,逐夢冰雪。

  “上冰以後就像飛一樣的感覺。”同樣來自深圳的蔡雨涵告訴記者,“我的目標是能參加2022年冬奧會。”

  今年12歲的蔡雨涵以金妍兒、扎吉托娃和梅德韋傑娃為偶像,練滑冰已有6年,在本次青年組女子單人滑中名列第12名。

  蔡雨涵小時候在商場看見大姐姐們滑冰特別美,就想試試,結果就練上了。她當初光想著美了,沒想到練滑冰會有多辛苦。現在,蔡雨涵每天完成學業後從晚上六點練到十點,回家入睡已經要十二點,第二天早上不到七點起床再去學校。

  “這還好,我們年齡小,精力好,並不算太苦。最苦的是攻難度的時候,好幾個月都不成功,有時候就真不想練了。”她説,“但當你練成動作穩穩落冰時,又會非常開心,就這樣慢慢堅持下來了。”

  蔡雨涵的教練耿玉説,冰堡冰上運動(深圳)俱樂部成立三年時間,學員從幾個人、十幾個人已經增加至四五十人,而且大部分都堅持每周練兩三次。像蔡雨涵這樣的優秀學員在往專業運動員的路上靠,幾乎每天練。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南方人都將滑冰當作娛樂項目。在北冰南展、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熱潮中,越來越多的南方孩子將滑冰作為競技體育來發展,而不僅僅是娛樂。”耿玉説。

  本次比賽名列第三的張美馳四歲半就開始練花滑,曾入選國青隊。她説:“這幾年上海的滑冰場越來越多,設施很好,身邊練花滑的小夥伴們都滑得很棒!”

  張美馳的媽媽張旭曾是花滑教練,她帶女兒從2013年就開始參加全國比賽。“近幾年參加花滑比賽的南方孩子真是多了。”張旭説,“隨著2022年北京冬奧會申辦成功、‘北冰南展’的熱潮興起,家長對孩子學滑冰越來越重視。而且老學員家長不斷介紹新學員家長,人數也越來越多。”

  “花滑對女孩子特別好,能練她們的身體協調性、柔韌性、力量和爆發力等等。練花滑的姑娘,身材和氣質都不一樣。”張旭説。

  現在張美馳已經基本放下學業,專注在花滑上,每天訓練5個小時左右,師從鮑麗。

  “原來光想著身材好、氣質好,但後來發現真是好累啊。”張美馳説,“特別是去年在國青隊那段時間,身體有傷,加上青春期發育,體重上升感覺跳不動了。回到上海後,喜歡鮑麗教練的教法,加上她的鼓勵,感覺狀態慢慢恢復了。現在要做的就是堅持,攻難度,別讓自己後悔。四年之後就是北京冬奧會,朝著這個目標努力!”

  花樣滑冰“北冰南展”熱潮不光體現在這次比賽中。8月在無錫進行的2018-2019賽季國家花樣滑冰運動員等級測試僅針對基礎級至2級運動員,3級至10級等高級別運動員的測試另外舉行,結果參加規模達到2469人次,創下了2002年花滑等級測試開始以來的最高紀錄。

  首屆中國花樣滑冰俱樂部聯賽于今年6月底至8月下旬舉行,5個分站賽的參賽選手來自26個城市,其中就包括龍岩、贛州、廈門、東莞這些南方城市。

  中國花樣滑冰協會相關負責人表示,協會今年推出全新的俱樂部聯賽,就是想順應市場發展、滿足市場需求,進一步普及和推廣花樣滑冰運動,加快“北冰南展”的步伐,助推“三億人參與冰雪”目標的實現。

責任編輯:陳艷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437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