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率“上墻”、異形吊軌、“飛行”外教:花滑隊的新花樣

新華社
2018-08-01 08:09
我們的整個保障團隊非常優秀,從場館維護到保潔保安都令人滿意,環境也比較安靜,運動員們的訓練狀態能在這裏得到很好的釋放, 趙宏博説。

(體育)(1)中國花樣滑冰隊公開訓練課在北京舉行

  ↑ 7月31日,花樣滑冰運動員隋文靜(左)、韓聰在訓練中。 當日,中國花樣滑冰隊公開訓練課在位于北京首鋼園區的花樣滑冰訓練館舉行。 新華社記者張晨霖攝

  新華社北京7月31日電(張寒、趙奕清)一個多月前搬進首鋼冬訓中心的中國花樣滑冰隊7月31日向媒體敞開了“新家”的大門,記者不僅見到了兩位國際知名編舞和教練,還為館內輔助訓練的“黑科技”裝置所折服。

  “拿到世界上説,我們這也算是5A級場館了,”國家隊總教練趙宏博頗為驕傲地説。

  早就聽説在首鋼集團位于北京石景山區的老廠區裏,一座長300米、跨度67.5米的老精煤車間被改造成了短道、花滑和冰壺的三個訓練場館,廠房變冰場的視覺衝擊力不言而喻,不過走進花滑館,記者還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正對冰場入口的巨型電子顯示屏,屏幕上實時顯示著每一名在訓選手的心率監控數據,原來隊員們都戴了心率帶,身體機能、訓練強度、達到刺激的量和度都通過心率監測來反映,包括他們的睡眠情況,都會每天形成一個報告,由專門的科研組進行追蹤並錄入數據庫。

(體育)(3)中國花樣滑冰隊公開訓練課在北京舉行

  ↑ 7月31日,曾指導過申雪、趙宏博經典節目《圖蘭朵》的世界著名編舞大師瑞內·羅卡(中)在指導隊員訓練。  新華社記者張晨霖攝

  大屏的存在則意味著,以前需要國家隊科研人員採集、整理、再分析、匯總到教練員手裏的各項數據,現在一抬眼便可了然,極大提高了訓練規劃的精度、準度和針對性。“一般都不用掐秒了,直接看大屏幕就好,”趙宏博説。

  首鋼館以科技助力訓練的另一個案例是安裝在屋頂的異形吊軌。趙宏博介紹説,這個裝置是之前首體訓練館那個圓形吊軌的升級版,加入了項目特有的動作軌跡,相比其他團隊一般會使用的吊威亞技術,能更好地在訓練當中對運動員起到保護作用,為了落實教練組的設計理念,他們當時還專門請教了中國雜技團的吊軌工程師。

  “運動員,尤其是初級運動員,做托舉的時候很容易把女伴扔出去;現在有了這個保護裝置,即便摔下來也能有一定的緩衝,運動員就更敢做動作了。所以通常是在突破難度、練習新動作時用它。”説到這裏,趙宏博相當有信心地表示,“以後我們會大規模上四周跳。”

(體育)(5)中國花樣滑冰隊公開訓練課在北京舉行

  ↑ 7月31日,花樣滑冰運動員彭程(上)、金楊在訓練中。   新華社記者張晨霖攝

  一層是冰場,二層則是舞蹈房、力量訓練室和辦公區域,透過一面長玻璃,二樓可以方便地觀察樓下冰場訓練的情況。“世界頂級的訓練和比賽場館我見得比較多了,我們這個館可以説是把現代化的訓練場和老舊的工業遺存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所有的設施條件都達到了最頂尖的水準,”趙宏博説。

  硬件之余,他也對目前花滑隊的軟件條件引以為豪,延請美國著名編舞蕾妮·洛可和俄羅斯資深花滑教練亞歷山大·維德寧做“飛行”指導便是提升中國花滑隊訓練水平的措施之一。他們都專程從美國趕來,一個幫選手們做細致的調整,一個專注于單人的動作,都必將為國際頂級編舞勞瑞·妮可和中國教練組編排的新賽季節目增色不少。

(體育)(8)中國花樣滑冰隊公開訓練課在北京舉行

  ↑ 7月31日,國際知名花樣滑冰教練、前俄羅斯花樣滑冰國家隊教練亞歷山大·維德寧(左二)在指導隊員訓練。 新華社記者張晨霖攝

  “從體能、醫療、編排,到訓練場館等外部環境,我們都享受了最好的條件,得到了相當大的支持。我們的整個保障團隊非常優秀,從場館維護到保潔保安都令人滿意,環境也比較安靜,運動員們的訓練狀態能在這裏得到很好的釋放,“趙宏博説。

責任編輯:陳艷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204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