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點評平昌、北京踐行《奧林匹克2020議程》:“我時常在歐洲大陸懷念亞洲的活力”

新華社
2018-06-05 10:23
巴赫説,雖然《奧林匹克2020議程》在平昌申奧成功後才生效,但平昌冬奧組委已經開始受益于《奧林匹克2020議程》中的許多建議。

  新華社北京6月5日電題:“我時常在歐洲大陸懷念亞洲的活力”

  ——巴赫點評平昌、北京踐行《奧林匹克2020議程》

  新華社記者姬燁 汪涌

(體育)(1)國際奧委會平昌冬奧會冬殘奧會總結會在京開幕

  ↑6月4日,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在總結會上發言。 當日,國際奧委會平昌冬奧會冬殘奧會總結會在北京冬奧組委首鋼辦公區開幕。新華社記者張晨霖攝

  2014年底,國際奧委會第127次全會全票通過了《奧林匹克2020議程》改革提案,40條改革建議圍繞可持續發展、提高公信力和吸引青少年三大主題。主席巴赫曾直言,做夢也沒想到他的這份“傷筋動骨”的改革提案僅用1天時間就全票通過。

  2018年平昌冬奧會開幕之際,國際奧委會第132次全會正式推出辦奧“新規范”,總共118項改革措施將《奧林匹克2020議程》諸多構想落實到具體操作層面。從成為候選城市,到舉辦奧運會,再到留下奧運遺産,“新規范”是對未來辦奧的根本性重塑。

  正在北京舉行的平昌冬奧會總結會上,巴赫説,雖然《奧林匹克2020議程》在平昌申奧成功後才生效,但平昌冬奧組委已經開始受益于《奧林匹克2020議程》中的許多建議。而2022年北京冬奧會將是第一屆從一開始就充分享受改革紅利的冬奧會。

  《奧林匹克2020議程》和“新規范”無疑是巴赫主動尋求改革的路線圖。如何確保奧運有一個恰當規模?巴赫無疑希望通過平昌2018、東京2020和北京2022,向世人展現《奧林匹克2020議程》為辦奧模式掀開的新一頁。他説,奧運的亞洲周期展示了亞洲對未來的願景,而作為一個歐洲人,他時常在歐洲大陸上懷念亞洲的活力和對未來的信心。

  平昌:契合長期目標、注重夥伴合作

  “我們的目標是讓奧運會能夠最大程度上與主辦城市的長期需求和目標相契合。”巴赫在總結會上説。

  對于平昌踐行《奧林匹克2020議程》的舉措,巴赫舉例説,平昌在交通方面修建了連接首爾和比賽地的高鐵,而奧運村、可持續的風力發電等都將讓平昌在現在和未來幾十年受益。“無論是否舉辦奧運會,這些基礎設施都會得以發展,但奧運會為適時實現這些目標提供了額外動力。”

  巴赫強調説:“這些例子顯示出把奧運會的運營成本與其他投資(如基礎設施)分開的重要性,將兩者混為一談,會使我們對舉辦奧運會的真實成本産生誤解。”

  注重夥伴合作也是《奧林匹克2020議程》的另一個重要特徵。巴赫表示,平昌冬奧會取得成功的關鍵在于國際奧委會、平昌冬奧組委、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和國家(地區)奧委會之間的密切合作。

  “正是這種合作使我們共同創造出新的裏程碑。平昌冬奧會女運動員人數創歷史新高。六個國家(地區)奧委會首次參賽。首次成功推出了六個新的比賽項目。所有這些奧運‘首次’紀錄都是靠夥伴關係與合作實現的。”

  北京:充分利用遺産、促進區域發展

  依照慣例,每屆奧運會殘奧會和冬奧會冬殘奧會後,國際奧委會都會在下屆舉辦城市召開總結會,旨在向未來的主辦方分享在辦賽策略和運行方面成功經驗。平昌冬奧會總結會就在北京冬奧組委首鋼辦公區舉行。

  巴赫認為,首鋼工業園區是踐行《奧林匹克2020議程》的一個絕佳范例。首鋼的鋼鐵生産在2008年奧運會前開始停産遷移;如今,這片園區改造後,迎來了北京冬奧組委的入駐,並將建設北京冬奧會單板滑雪大跳臺的場地,是一個“讓人驚艷”的城市規劃和更新的范例。

  北京冬奧會也充分利用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遺産。北京賽區的大部分場館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原有場地。“《奧林匹克2020議程》非常重視從奧運籌辦的最初階段就融入遺産方面的規劃。”巴赫説。

  他指出,在《奧林匹克2020議程》的指引下,北京冬奧組委還將可持續納入所有領域的規劃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中國政府希望通過舉辦北京冬奧會,推動國民健康,改善環境質量,促進區域經濟可持續發展,國際奧委會對此表示讚賞,因為這些目標與《奧林匹克2020議程》的精神是一致的。

  “我時常在歐洲大陸上懷念亞洲的活力”

  2013年,就任國際奧委會主席不久的巴赫拋出改革宣言時,有不少人認為他“杞人憂天”。畢竟,最近幾屆奧運會的成功舉辦表明,現代奧運會正處在其誕生100多年來的最好時期。然而,當慕尼黑、斯德哥爾摩、奧斯陸等城市先後退出申辦2022年冬奧會,國際奧委會突然感到了一絲危機感。

  隨著近幾年一係列主動求變,目前有意申辦2026年冬奧會的有:瑞典的斯德哥爾摩、加拿大的卡爾加裏、瑞士的錫永、日本的札幌、奧地利的格拉茨、土耳其的埃爾祖魯姆,以及意大利三城科爾蒂納丹佩佐、米蘭、都靈。2019年9月的國際奧委會全會上,將選出2026年冬奧會舉辦地。

  巴赫表示,2026冬奧會的候選城市將從成為候選城市之初就受益于辦奧“新規范”。

  “我們的‘新規范’為2026年冬奧會的候選城市提供了更大的靈活性,也為他們減少了財務和運營壓力……更加關注城市之間的合作和夥伴關係……在簽署《舉辦城市合同》之後,國際奧委會不能單方面強加任何新的要求和條件。”

  他還説,“新規范”將為未來的夏奧會節省約10億美元,冬奧會節省約5億美元。“當洛杉磯獲得2028年奧運會舉辦權時,該市市長埃裏克·加切蒂總結了他對‘新規范’的體會:‘過去我們被告知國際奧委會非常刻板,但今天我們看到國際奧委會非常靈活。過去我們聽説‘新規范’要求十分苛刻,讓我們必須雄心勃勃,但其實它是合作和協作的。’”

  談及奧運會的亞洲周期,巴赫説:“亞洲連續舉辦三場奧運會向我們展示了亞洲對未來的願景。這是個有追求、自信、真實的‘我可以’的態度,亞洲希望將未來塑造得更好。作為歐洲人,我時常在歐洲大陸上懷念亞洲的活力和對未來的信心。歐洲人似乎對未來充滿不安和猶豫。本著學習此次總結會經驗的精神,我希望今天在座的各位都能夠向亞洲學習這種對未來樂觀自信的態度。”

責任編輯:陳艷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938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