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看國際4]“異文化難融合”的火山正在歐洲爆發

發表于  2016/08/01 06:30   約4分鐘

136844647

歐洲本就面臨“異文化融合”難題,而規模引入難民的讓其能量火速蓄積,並面臨爆發風險。

  7月24日22時許,德國一間餐館發生爆炸,目前至少1死10傷,肇事者為1名申請庇護但遭到拒絕的敘利亞難民。這也是德國一周內和移民、難民等有關的第四起惡性事件。

  盡管不少輿論將這4起惡性事件部分或全部定性為“暴恐事件”,但迄今為止,德國聯邦內政部和警方都已經傾向于定性為“孤立惡性事件”,認為“與暴恐無關”,且各有各的“特殊情況”。

  4起惡性事件中,造成傷亡最多的慕尼黑奧林匹亞購物中心慘案中,肇事者被認為患嚴重抑鬱症;羅伊特林根砍人事件的涉案者據稱和被砍孕婦有感情糾葛;最新發生的安斯巴赫內爆炸案,肇事者據稱“正接受精神治療”;維爾茨堡火車上17歲少年持斧砍人事件“暴恐屬性”最明顯,嫌犯曾邊砍人邊高呼原教旨口號,但德國有關方面仍傾向于認定,行兇者可能是因心理、精神等方面“自我極端化”,不屬于“有組織有預謀的暴恐事件”。

  在一係列暴恐事件于歐洲連續爆發後,被許多人視作“引狼入室的罪魁禍首”的德國,成為眾矢之的。任何與中東難民、移民和移民後裔有關的惡性事件,都難免第一時間被聯係到暴恐問題上,任何有偏差的“其他性質”分析,都易被歸為“找借口”、“掩蓋真相”。

  確實,在“政治正確”原則被強調到極致的德國,一些人和辦案單位存在對“難民因素”、“宗教因素”的回避態度。但並非所有的所謂“借口”都真的是借口。

  以這4起惡性事件為例,除了維爾茨堡事件“自我極端化”解讀顯得牽強(“自我極端化”同樣可能是暴恐行為)外,另外3起事件中肇事者的精神疾病或情感糾葛都有據可查。

  但必須承認,自大規模接納中東難民以來,德國人(或毋寧説整個歐洲人)也好,這些難民及許多源自中東的旅歐移民社區也罷,都因此出了許多問題。

  作為成熟、穩定的高福利社會,歐洲大部分地區不具備快速、大量消化從文化到宗教、從生活習慣到價值面向、從教育程度到家庭結構都有巨大反差的“異文化”移民難民的能力。如號稱“異文化大熔爐”的法國,巴黎東北部北非移民社區形成幾十年之久,南部“大馬格裏布”移民社區更有一百多年歷史,但第二代、第三代北非移民和本土居民間的隔閡仍宛若鴻溝,而德國境內的土耳其人社區融合的問題也不遑多讓。

  這類問題根深蒂固,在歷史上也不斷給歐洲各國制造過麻煩,如法國就曾發生過震驚一時的2005年“九三省事件”(兩名黑人少年因躲避警察搜捕觸電身亡導致大騷亂),而自去年起,肇始于德國的“難民零障礙”,則讓原本幾十年積累的異文化融合問題在短短幾個月內堆積、翻番。

  異文化融合問題可能導致福利攤薄、就業艱難,導致本地居民和移民難民都不滿不安,這也可能給極端主義、恐怖主義乘虛而入的機會,對此我們不能以“沒有直接聯係”為理由,無視“自我極端化”背後的暴恐和“國際原教旨網絡”因素。而若抱持“什麼都是暴恐惹的禍”的觀念,對惡性事件中非暴恐理由一概視為借口,同樣可能忽略真正的矛盾隱患。

  歐洲本就面臨著“異文化難融合”的難題,而大規模引入難民的決策,則讓“異文化能量”火速蓄積,並面臨著時時爆發的風險。這是整個歐洲近在眼前的棘手難題。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新華網立場)

0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陶短房

專欄作家,評論人 /  29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國際

國際形勢風雲變幻、暗潮涌動,在這裏任您激揚文字,指點江山。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智看國際4]“異文化難融合”的火山正在歐洲爆發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智看國際4]“異文化難融合”的火山正在歐洲爆發

歐洲本就面臨著“異文化難融合”的難題,而大規模引入難民的決策,則讓“異文化能量”火速蓄積,並面臨著時時爆發的風險。這是整個歐洲近在眼前的棘手難題。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3589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