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2016年物理學諾獎得主戴維·索利斯-新華網
新加坡

調查:多數泰大學生認為“一帶一路”有益本國發展

調查:多數泰大學生認為“一帶一路”有益本國發展

“我們對泰國三所高校進行了上百份‘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簡稱‘一帶一路’)問卷調查結果顯示,絕大部分本科生認為‘一帶一路’有益于泰國發展”,廣西大學中國--東盟研究院教授岳桂寧18日在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做出如上表示。【詳細】

我所知道的2016年物理學諾獎得主戴維·索利斯

2016年10月20日 16:45:26 來源: 新華網

    2016年諾貝爾物理學獎日前揭曉,戴維·索利斯、鄧肯·霍爾丹和邁克爾·科斯特利茨三位科學家因其在理論發現拓撲相變和拓撲相物質上所作出的突出貢獻共同獲獎。其中,戴維·索利斯獨享一半獎金。

    令人遺憾的是,這個獎對戴維·索利斯來説顯得遲了些,因為他得了輕微的老年癡呆症。

    戴維·索利斯曾在1965年至1978年間擔任伯明翰大學數學物理學教授,是漢斯·貝特和魯道夫·佩爾斯的學生。他最重要的工作,包括獲得諾獎的相關研究,都是在伯明翰大學時期做的。索利斯是一位謙虛好學的紳士,他是我的老師,也是好友。在當年和他的交往以及後來的聯係中,我覺得有以下幾點值得我們關注。

    首先,戴維·索利斯雖然是一名物理學家,但非常重視數學,有很扎實的數學基礎。這對他後來的物理研究非常有用。

    因為拓撲學原本是現代數學的一個重要分支,研究物體在連續變形下不變的性質,但後來逐漸滲透到整個量子物理學領域,成為研究分析物質世界連續性和連通性的重要數學方法。我認為,如果沒有扎實的數學基礎,戴維·索利斯是不可能取得這般成就的。

    其次,他在研究上不跟風,不隨波逐流,具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這一點非常重要。

    第三,戴維·索利斯很重視實驗結果。他認為,任何理論都離不開實驗。因此,他心裏始終記挂著實驗物理。

    第四,戴維·索利斯好學,對新事物永遠充滿興趣。與他專業無關的研討會,他也總是去聽,去了解其他科學領域的最新動態。當然,他不是神,不可能什麼都懂。有時候,他老實地對我説:“聽不懂。”聽不懂,這三個字給我很大啟發,很多事物都是從“不懂”到“懂”的。

    第五,我在伯明翰大學期間就發覺,索利斯是異常勤奮的人,工作到最後的人總是他。他是一位典型的謙謙君子,訥于言而敏于行。他上課的口才不怎樣,但樂于私下聊天。所以,“下午茶”時間就是我們交流的最好時段,我在“下午茶”時段的交流中,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

    楊振寧教授是索利斯的偶像之一。2007年10月31日至11月3日,我們在新加坡舉辦慶祝楊振寧八十五歲生日學術會議的時候,戴維·索利斯特地前來參加,並做了題為“拓撲量子數和物質相變”的學術報告,深受歡迎。此外,他還親自撰寫並參與編輯了兩本由新加坡出版的高水準著作:《40 Years of Berezinskii–Kosterlitz–Thouless Theory》(貝雷津斯基理論40年)、《Topological Quantum Numbers in Nonrelativistic Physics》(非相對論物理中的拓撲量子數)。這兩本書花了他很多心血,也成為了科學專著的重要作品。索利斯此次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更加提升了這兩本著作的權威性。

    我以為,戴維·索利斯做學問、 搞科研的一些獨特作風,值得我們的青少年細心體會,努力學習。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高等研究所所長潘國駒。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010020030400000000000000011100441293310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