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萬全科醫生缺口如何補

  《瞭望東方周刊》記者王輝輝 特約撰稿梁寶熒/北京報道

  兩年前,當尤叢蕾接到北京大學醫學部全科醫學係的錄取通知書時,一心想讀老年科的她多少有點抵觸和茫然。

  但如今,當她穿著白大褂穿梭在門診部和住院部之間,為病人提供集生理、心理、社會適應性于一體的綜合性健康管理方案,為專科醫生束手無策的合並症病患者提供有效的治療方案時,她慶幸當初的選擇。

  “去年以來,我明顯地感覺到全科的發展像是按了快進鍵,跟剛入學時不一樣了。”尤眾蕾告訴《瞭望東方周刊》。

  全科醫生是中國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主力軍之一,也是推行分級診療,解決“看病難、看病貴”問題的關鍵。

  但目前中國注冊執業的全科醫生只有20.9萬,要實現《關于改革完善全科醫生培養與使用激勵機制的意見》中提出的“到2030年城鄉每萬名居民擁有5名合格的全科醫生”的目標,僅從數量上計算,還面臨著50萬名的巨大缺口。

  “也就是説今後每年要培養4萬名合格的全科醫生,但目前全國只有70多所大學開設了全科醫學專業,每年培養的畢業生不足1000人。” 北京大學醫學部全科醫學係主任遲春花告訴《瞭望東方周刊》。

  “5+3”模式是主流

  2014年6月,教育部、當時的國家衛生計生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等六部委印發《關于醫教協同深化臨床醫學人才培養改革的意見》,確定了以“5+3”為主,“3+2”為輔的臨床醫學人才培養模式,這其中便包括全科醫生。

  國家衛生健康委科教司巡視員金生國曾公開表示,國家採用“3+2”模式培養助理全科醫生主要是考慮到我國地區發展不平衡。

  “由于醫學本科畢業生大都不願意去經濟不發達的地區工作,因此出現了‘3+2’模式,隨著未來全科醫生缺口逐漸補齊,這一模式可能會取消,因為‘5+3’模式下規范化培訓培養出全科醫生是國際通用的方法。”遲春花説。

  2011年,北京大學醫學院在全國率先建立了全科醫學係,2012年開始招收第一批全科醫學研究生。“大學在本科階段不能開全科,就像不能開設心血管科一樣,這些在本科階段統一都屬于臨床醫學。”遲春花解釋説。

  教育部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全國共有76所高校開設了全科醫學專業,培養出800多名全科醫學畢業生。

  在規范化培訓的內容方面,全科醫生在理論課的教授上更注重全科理論的強化,同時在科室輪轉的時間上也與專科醫生有所差別,“全科醫生要輪轉除影像等輔助科室外的全部科室,更重要的是在規范化培訓期間,需要6~8個月在社區等基層衛生服務機構實習。”廣州醫科大學繼續教育學院院長龍大宏告訴《瞭望東方周刊》。

  北京市朝陽區高碑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任王輝則對《瞭望東方周刊》介紹説,全科醫學專業的學生在社區參加實踐學習時,社區會更加注重安排符合社區特色的學習內容,如怎樣與社區病人溝通,如何開展家庭醫生簽約服務等。

  這樣一來,過去因培養學時過短而導致質量不佳的問題便解決了。在柯楊看來,更為要緊的是,“5+3”培養模式的確定,結束了多年各大高校學位制亂象之爭,明晰了全科醫學畢業後的教育培養體係。

  要大而全,無需窄而精

  然而,令李瑞莉擔心的是,全科醫生的培養還存在誤區,“大家都在説社區全科醫生的服務能力不足,但大多時候是在以專科醫生的思維去要求全科醫生。”

  如許多針對基層全科醫生的培訓,往往是組織一波大醫院的知名專家,講疾病知識或病人管理;有些甚至是邀請海外留學歸國的博士,針對某一疾病介紹國際最前沿的科研成果。“這應該是針對專科醫生的培訓,不是基層全科醫生需要的。”李瑞莉直言。

  在她看來,全科醫學在提供常見病多發病基本醫療服務之外,更加重視預防保健和慢性病管理等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通過提高居民自身的保健能力,盡可能將疾病控制在未發前。

  因此,李瑞莉強調,社會對于全科醫生應該有完全不同于專科醫生的定位和要求。

  在國家的醫療服務體係中,目前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要承擔著基層首診的功能。因此,全科醫生要做的就是接診後能夠對疾病進行初步判斷和準確分流。如,病人的症狀為頭暈,全科醫生要能夠判斷出這是由頸椎問題引起的,還是高血壓引起的,或是其他原因,是否需要進一步到上級醫院接受專科治療,以及到上級醫院的哪個科室。

  “簡單來説,做心臟支架手術不是全科醫生的工作,判斷什麼情況下需要做心臟支架手術才是他們的工作。”李瑞莉説。

  國家衛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曾在國務院新聞辦例行的新聞發布會上明確指出,全科醫生與專科醫生不同的是,全科醫生的知識結構非常寬泛,無論是關于兒童的、老人的,還是心血管、消化係統的知識都要有所了解。同時全科醫生還要非常善于跟病人溝通、協調,體現人文關懷。

  讓社區培養社區

  基于此,李瑞莉認為,針對基層全科醫生最好的培訓應該是讓社區去培養社區。簡單來説,就是讓有特色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為其他社區提供經驗傳承式的培訓。

  在這一理念的指導下,中國社區衛生協會在全國選取了30家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作為其培訓基地,為其會員單位提供培訓。

  北京市朝陽區的高碑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是全國示范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也是中國社區衛生協會的培訓基地。每年該中心都會圍繞某一主題組織1~2期社區工作人員的在職培訓。

  “每年年初我們向協會上報本年度的培訓主題和培訓計劃,協會批準後,我們向協會的會員單位(全國8000多個挂牌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發布通知,組織培訓。”該中心主任王輝告訴本刊記者。

  2017年11月,高碑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就圍繞“慢病管理”組織了一次為期5天的短期培訓,邀請了原國家衛生計生委相關領導為學員進行家庭簽約服務政策解讀和各地特色案例分享,還邀請了協和醫院的醫生介紹通過與患者進行互助討論解決問題的“巴林特”小組的工作方法。但重中之重的是組織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經驗豐富的醫生,按病種介紹慢病管理的具體方法和經驗。

  “無論誰來講,分享的東西都必須是實用且易操作的。”王輝説。

  如針對糖尿病的健康管理,高碑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要求社區的主講醫生不需要再講“五駕馬車”等老百姓都掌握的理論知識,而是介紹醫生如何根據簽約服務對象的工作特徵和生活習慣,制定具體的飲食管理、運動管理方案,怎樣去對病人進行行為方式管理、小組管理,從未控制病情的發展。

  李瑞莉認為,為社區做培訓,首先要用好社區的專家,許多在社區工作了30多年的醫生,盡管學歷不高,但他們有方法、有實踐、有經驗,也獲得了老百姓的認可,“把這些人的積極性調動起來,重點提升他們的授課技巧和表達能力,就足夠完成社區醫生的在職培訓了。”

責任編輯: 葉祤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