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幹活的人不會冷”——直擊新疆吉力湖冬捕現場
2020-01-10 10:52:1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烏魯木齊1月9日電(記者張曉龍、張嘯誠)柴油機轟隆隆嘶吼著,漁網拖著大團大團水草,冒著“熱氣”,從一眼方形的冰窟窿下鑽出來。又過了足足兩個小時,漁民揀出兩三垛水草後,網窩裏才出現白色的魚腹。終于出魚了,守在冰面的漁民已連續工作了7個小時。

(新春走基層·圖文互動)(2)“幹活的人不會冷”——直擊新疆吉力湖冬捕現場

新疆福海縣漁民在冰面捕魚(1月5日攝)。 新華社記者 張曉龍 攝

  這裏是新疆最北部阿勒泰地區福海縣境內的吉力湖,當地人叫吉力湖為小海子。附近,還有一片面積更大的湖泊,當地人稱大海子。

  稍早前,就在等魚的檔口,年過五旬的漁民劉艷文,脫掉結滿冰碴的膠手套,背倚著木爬犁,從布包裏翻出幾根凍硬的麻花,就著保溫壺裏的奶茶吃起來。他是這支20多人的捕魚隊裏的走鉤工,和扭矛工一起,負責用穿桿牽引著水線,把上千米長的漁網在冰下一點點展開。

  “1958年起,小海子就開始冬捕了。”劉艷文説,1月正是冬捕最繁忙的時候。

  60多年前,福海縣組建第一支冬季捕撈生産隊,從東北來的工人帶來先進的捕魚技術。劉艷文的父親是當地第一代漁民,劉艷文16歲時子承父業。上世紀90年代,劉艷文從國營漁場下崗,但每到冬捕季,他仍憑著穿桿走鉤的高超技藝,在私營捕撈隊謀得一份工作。

(新春走基層·圖文互動)(3)“幹活的人不會冷”——直擊新疆吉力湖冬捕現場

 新疆福海縣漁民在拖運裝載著漁網的木爬犁(1月5日攝)。 新華社記者 張曉龍 攝

  柴油機驅動的動力絞盤將漁網拖出冰面時,日頭已經很高,但氣溫卻在零下17攝氏度。低溫下連續勞動,漁民急需補充能量。劉艷文的同伴不願吃冷食,把裝在塑料袋裏的凍肉,放進柴油機滾燙的水箱內加熱。

  “早上剛出家門有些冷,現在好多了。”劉艷文扒開棉大衣衣襟,露出汗濕的內衣領口,“幹活的人不會冷。”

  出魚前8個小時,時針剛剛指向北京時間早晨8點,距當地日出還有兩個小時,劉艷文已坐進捕撈隊老板的皮卡車駛上冰湖。越接近冰面,氣溫越低,汽車儀表盤顯示,冰面氣溫已低至零下30攝氏度。

  冰面不時起風,劉艷文和同伴紛紛把皮帽的兩個“大耳朵”係在一起,向1公裏外的下網點駛去。

  出魚前5個小時,天色由漆黑轉為墨藍。沒有悠揚的漁歌,也沒人發號施令,分為五六個工種的漁民各司其職,在冰面一刻不停地忙碌起來。

  有的人負責用冰镩在37厘米厚的冰層上鑿眼;有的則像纖夫一樣,拖著裝載漁網的木爬犁;有的駕駛著四輪拖拉機,車後立著一柄直徑足有20厘米的鐵鑽頭,每隔一段距離,司機就啟動身後的鑽頭。在覆滿積雪的冰面,冰鑽飛速旋轉,瞬間鑽入冰下。

(新春走基層·圖文互動)(1)“幹活的人不會冷”——直擊新疆吉力湖冬捕現場

新疆福海縣漁民使用冰鑽在冰面打眼(1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曉龍 攝

  在3平方公裏的捕撈區域外圍,冰镩和冰鑽一起,打下上百個冰眼。劉艷文和同伴操著走鉤桿,在每個冰眼裏把穿桿後面的水線勾出冰面,一直到穿桿從出網眼穿出……等到漁民借助絞盤,開始牽引沉重的鋼絲繩和漁網時,距離最終出魚就不遠了。

  出魚時已是下午3點,動力絞盤拖出的漁網,像鋪開的鐵軌,兜著剛出水的魚,一直延伸到六七十米開外。

(新春走基層·圖文互動)(4)“幹活的人不會冷”——直擊新疆吉力湖冬捕現場

新疆福海縣漁民在冰面捕魚(1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曉龍 攝

  漁民們站在漁網一側,把網窩裏藏著的魚抖摟出來,有白斑狗魚、花鰱、東方歐鳊……人們俯身快速拾揀,把魚裝車,運送到附近一處活魚點進一步分揀。

  劉艷文憑經驗估算,今天捕了七八百公斤魚,“正常水平,比‘一噸七’好多了。”“一噸七”是漁民調侃的説法,諧音是打出的魚只夠“一頓吃”。

  吉力湖冬捕一般從每年12月開始,最遲能持續到來年3月。

  “刮大風或下雪天會休息,除此之外,天天都要拉網。”劉艷文説。

  不曾停歇的冬捕已成為福海縣特色,還由此誕生一大節日——冬捕節。縣政府統計,去年1月下旬舉辦的冬捕節,吸引近5萬人次遊客前來觀光。

(新春走基層·圖文互動)(5)“幹活的人不會冷”——直擊新疆吉力湖冬捕現場

新疆福海縣漁民在冬捕間歇喝奶茶(1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曉龍 攝

  2019年,這座人口僅6萬多人的小縣城水産交易總量約有9800噸,産值2.55億元。福海縣漁政部門工作人員馬海元説,旅遊業、餐飲業、住宿業都因漁業繁榮而加速發展。

  劉艷文一直很珍惜這份工作,冬捕期間,他每個月大概能賺4500元。“在我們這個年齡,能拿到現在這份收入,不容易。”

  “憑著打魚養大了女兒、兒子,現在家裏日子比從前寬裕多了,我挺滿意。”劉艷文説,現在多幹一點,是希望能幫孩子分擔一些壓力,也是為了以後不給他們添更多麻煩。

  3年後,劉艷文就到了可領取養老金的年紀。他説:“也許還會來打魚!”

+1
【糾錯】 責任編輯: 責任編輯:董志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賀蘭山冰瀑
賀蘭山冰瀑
世界冰雕能手盡展酷寒之美
世界冰雕能手盡展酷寒之美
新西蘭北島突發森林大火
新西蘭北島突發森林大火
寒冬臘梅香
寒冬臘梅香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442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