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反腐作家談《追問》:“書中事都是真的”
2017-03-29 07:26:3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丁捷,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南京作家協會副主席。 受訪者供圖

  坐在某位落馬官員面前,作家丁捷一度覺得,眼前的官員錯把官場當成了江湖。

  丁捷的另一個身份,是江蘇省屬某上市文化集團的紀委書記。過去的兩年多時間裏,在中紀委和江蘇省紀委提供的633個案例中,他遴選出28個以上地廳級與省管幹部違紀違法典型,並到監獄或辦案點與13名落馬官員面對面交談。“這些人多是主政一方的官員,應該算是中國領導階層裏面的中堅力量。”他告訴新京報記者。

  他試圖走進落馬官員的內心,探究他們走向貪腐的心路歷程。這些內容于近日匯聚成《追問》一書,面向社會公開出版發行。

  3月22日,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丁捷説,自己找的一定是處于灰色地帶的官員,“在某一個特殊的時期,這種人心裏會搖擺、糾結。如果他的內心足夠強大,也許他就能自救。”

  “我找的一定是處于灰色地帶的官員”

  新京報:中紀委和江蘇省紀委一共提供了600多個案例,你在選擇案例的時候有什麼樣的標準?

  丁捷:我這本書主要是寫落馬官員的心路歷程,寫他的內心世界是怎麼演變的。那種赤裸裸的花錢買官、行賄受賄,直接去搞腐敗行為的官員,在我的素材裏涉及得並不多。因為我覺得這種腐敗行為不具有普遍性。

  我找的一定是處于灰色地帶的官員。在某一個特殊的時期,這種人心裏會搖擺、糾結。在走向人生巔峰後又墮落的過程中,他一定經歷了心靈上的糾結、矛盾和鬥爭。如果他的內心足夠強大,也許他就能自救。

  新京報:這種糾結、矛盾和鬥爭是指什麼?

  丁捷:我認為這些官員他們平時的心理狀態就是糾結的,處在一種既擔驚受怕又抱有僥幸心理不想按照規則辦事的糾結之中。

  我認為這些官員最糾結的是,他們明明很心虛但他們必須扮演一種非常明朗和能堅守原則的人,這叫做心虛。但越是心虛的人,越貌似強大。所以,《為情記》裏面的副市長,他那麼濫情但又表現得很清高,認為自己的感情是純潔的。

  官員從事的工作和掌握的權力要求他們必須要做公事、為公眾服務。但他們一旦産生了私心後,用私心去處理公務,這本身就是矛盾的,他們的內心一定很累。在我跟這批官員接觸的過程中,我也能感受到他們很累。他們時不時地會流露出這種真實的心態,覺得人不好做、事也不好做。

  新京報:這種矛盾還會體現在什麼方面?

  丁捷:在採訪和翻閱材料時,我也看到一些官員做人做事和品格表現的矛盾性。例如,一個官員一邊通過不正當手段積累個人財富,一邊還做一些善事,讓家裏人把贓款捐給貧困地區,做一些所謂的扶貧的善事。還有一些官員,自己收了人家很多好處,然後再把這些好處給別人。

  我認為他們明知道有一些錢不該拿,有一些好處不該得,所以他們試圖通過這種所謂的付出一部分,以尋求一種心理上的平衡和非正常思維上的合理性。

  保證書裏的事都是真實的

  新京報:在採訪過程中,有沒有讓你印象深刻的落馬官員?

  丁捷:有很多案例還是很讓人揪心、震驚的。比如,有一個國企的董事長,網羅了一批兄弟,在這個單位織成了一張權力網,可以説是完全不受制約,造成了國有資産大量流失。他的兄弟違法違紀的很多,但都受到了他的保護,所以這幫人就圍著他。

  這個人退休之後失去了權力,這幫兄弟有的主動舉報他、還有的因為他曾經沒有滿足他們提出的要求而去整他。他最終被牽連出來。進了監獄後,一開始家裏人還對他挺好,但在暴露出他在外面還有私生子的事情後,家裏人也跟他反目成仇了。這就叫曲終人散。他曾經追隨者眾,到最後變成了一個孤家寡人。

  新京報:最近,《追問》這本書的部分內容曝光後,人們猜測其中一位擁有明星情人的正部級金融高官的真實身份,認為他是某位落馬官員。這種情況你此前是否預料到?

  丁捷:很多省部級甚至更高級別的落馬高官,在他們的案情描述裏,都涉及生活作風問題。只要寫到誰涉及生活作風問題,別人難免會去猜測。我預料到有可能會去對號(入座)。但這不失為一種警示。

  這本書是一個全面的反映,書中選擇了七八個典型案例,目的就是為了盡量覆蓋所有典型的違法亂紀行為。如果僅僅報道男女關係問題,好像給人一種誤導,這個官員出事兒是不是就因為男女關係?事實上男女關係並不是最嚴重的問題。在絕大多數涉案官員身上,男女關係問題都不是裏面最嚴重的。

  我保證書裏的事都是真實的,都是發生在這些人身上的,但不是一一對應。這是為了規避對號入座。

  新京報:當初把這個案例寫進書中,是出于什麼樣的考慮?

  丁捷:前些年,一些官員物欲膨脹,虛榮心到了一種近乎瘋狂的程度,在生活上的一種表現就是追求奢侈品。明星可能是“情人”裏面的奢侈品,滿足他們更強烈的虛榮心吧。這種虛榮心在很多官員身上都是存在的,所以這個問題我無法回避,涉及這麼一個案例是正常的。

  曾遇到假冒首長幹涉辦案等情況

  新京報:在你交談的落馬官員中,一些人所涉及的案子還沒經過法院審理,或者還沒進入司法程序。他們能放下戒備和你交談嗎?

  丁捷:沒有經過法院認定,不等于不可以跟他聊天交流。我在和他們聊天的時候,會圍繞著他已經明朗化的(違法違紀)事實來聊天。另外,我並不是描摹這些人幹了多少壞事,而是描摹他的人生歷程和心理演變過程。

  新京報:這樣容易走進他的內心?

  丁捷:容易的。談他的生活和世界觀,他們的世界觀一般都有個演變過程。

  比如,有一個某部委下派到地方挂職的幹部,朋友很多,辦事能力特別強。那時,他到北京跑項目,為地方發展做了很大的貢獻。他就開始動用權力,有意識地在一些項目裏朝別人希望的方向運作,收了一些好處,最後落網。

  我著重要問他的不是這些事兒,而是問他對自己的交際觀有什麼樣的認識。四海之內皆兄弟,這種東西是江湖,和官場應該做嚴格的區分。我們的官場不能當成一個江湖。

  新京報:你在平時的工作中是紀委書記,也接觸了很多案件。在你看來,能吏走向腐敗有沒有共同的特點?

  丁捷:同樣都是能人,有很多能人沒有走向腐敗,但又有很多能人走向了腐敗,原因就是沒有劃清界限。當一個官員的能力很強,強大到自認為可以扭曲國家法律和黨的紀律時,確實可能會改變規則、突破紀律,甚至規避了法律。

  比如説一個地方官員在城市規劃建設推行的過程中,在某種程度上講可能會去打擦邊球。他可能把政績觀和利益觀放在第一位,所以做了一些突破,但這種突破實際上是不被允許的。

  新京報:你在書的開頭寫到了紀委書記接到首長秘書的電話,因為案件牽扯到高層要求停止調查的事情。這是你的親身經歷嗎?

  丁捷:所有的辦案人員多多少少都會遇到這樣的事兒。假冒首長、行賄、甚至直接威脅等等,我們也都經歷過。

  新京報:回頭看這本書,有沒有遺憾的地方?

  丁捷:如果有可能的話,將來我會寫一部叫《紀委書記》的紀實文學。我想從自己和同行們的工作經歷出發,選取一些有代表性的從事紀檢工作的人,寫他們在辦案過程中的經歷和感悟。這個視角會不一樣。(記者 賈世煜)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相關新聞
  • 《人民的名義》:反腐大劇重拳出擊
    時隔多年,反腐劇再次回歸熒屏,而且“尺度”頗大——劇中級別最高的貪腐官員“官至副國級”,一個大省的“半壁江山”都陷入貪腐。
    2017-03-28 08:05:01
  • 周梅森:最高檢邀我寫最大尺度反腐劇
    2017年3月28日,由最高檢牽頭立項、編劇周梅森執筆的當代檢察題材反腐電視劇《人民的名義》將在湖南衛視開播。劇情以虛構的H省反腐案件開始,以檢察官侯亮平的調查行動為主線,講述了檢察官們步步深入、查辦國家工作人員貪污受賄犯罪的故事。
    2017-03-19 08:14:35
  • 監察部部長楊曉渡表示反腐敗將助力營造“親”“清”政企關係
    監察部部長楊曉渡18日表示,隨著依法治國的不斷推進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不斷發展,我國正在形成新型的“親”“清”政企關係,而反腐敗將在構建這一關係中發揮積極作用。
    2017-03-18 21:34:09
新聞評論
    雲上梅裏雪山
    雲上梅裏雪山
    秘魯一客機著陸時起火
    秘魯一客機著陸時起火
    夜航|戰鷹試翼,有你想不到的美
    夜航|戰鷹試翼,有你想不到的美
    洪澤湖畔漁鼓舞 古韻悠悠抒情懷
    洪澤湖畔漁鼓舞 古韻悠悠抒情懷
    010160240000000000000000011101301295206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