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女孩抗爭14年終戰勝白血病 醫生:萬分之一概率
2017-04-22 08:13:29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林樂音把與佳佳的對話框背景設成她的照片。

  14年後,23歲的佳佳剛剛走出象牙塔,成為一名老師。跟不少同齡女生一樣,她也喜歡在朋友圈裏發雞湯、曬自拍,甚至還兼職當微商,在網上賣起了服裝。可14年前,她還是一個剛被白血病擊倒,每天與化療、穿刺為伴,掙扎在生死線上的小女孩。

  14年來,這個樂觀堅強的女孩如何一步步戰勝病魔,又是什麼力量,支撐她跑贏這場與死神的賽跑,實現這個僅有萬分之一概率的“生命奇跡”?(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樂觀對每個患者來説都是一劑上等的良藥,不輕言放棄也是每個病愈者不可缺少的堅持,是為自己負責也是在為家人負責。”

  “我永遠相信一句話,世事無常,沒人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把握當前最重要!”

  “再堅強的人都有脆弱的一面。”

  ——佳佳

  記者手記:

  樂觀的父母或是佳佳康復的關鍵

  在佳佳母親林樂音的引領下,記者驅車開了半小時崎嶇陡峭的山路,再步行近百米,才來到他們位于半山腰處的家。這是一間面積不到60平方米的平房,三面環山,屋內隔了一層小閣樓,“她們姐妹回來就住在上面。”林樂音告訴記者。不一會兒,佳佳的父親張堅也從田裏幹完活回來,“今天工地停工,我就去田裏轉一轉”。

  採訪過程中,一個細節令記者印象深刻:這對年過五旬的夫婦始終面帶微笑,即便回憶起那段心酸往事,重新翻看佳佳那本早已泛黃的病歷本,老兩口依然談笑風生。也許正是父母這種積極樂觀的心態,使佳佳得以順利康復。

  佳佳的病歷上顯示她被診斷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

  當天佳佳並不在家裏。其實約訪佳佳並不順利,先後三次當面採訪的請求,都被她婉拒,最後只能通過電話和微信採訪。佳佳是一個很低調內斂的人,她多次提醒記者不要透露太多她和家人的隱私,也擔心自己的經歷曝光後,對今後的生活造成困擾。

  而令她最終放下“面子”的,是她本性善良的“裏子”。她説其實自己也很糾結:雖然怕對自己有影響,但還是希望自己的經歷能幫到別人,幫助那些同樣患有白血病的人,“其實我一直很想和那些跟我同樣遭遇的人當面説,畢竟有些人道理他們都懂,可還是會半信半疑”,而這也是她最終決定接受採訪的原因。

  高燒不退: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

  佳佳是在深山裏長大的孩子。她的家海拔足足有300米,那是汕頭南澳島上海拔較高的一個小山村。村裏條件落後,交通不便,下一趟山就得走上兩小時。佳佳從小就有一個幸福的家:父親在山上種茶為生,母親則打理家務,並照顧佳佳和小兩歲的妹妹,一家人過著平淡而幸福的生活。

  直到2003年,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打破了這個家庭的寧靜。那一年佳佳只有9歲,在村裏的小學讀四年級。突然有一天,佳佳開始高燒不退,起初家人並不以為意,以為只是普通的感冒。可接下來一個月內,佳佳又反復多次發燒且臉色越發蒼白,父母這才著了急,連忙把她送到汕頭市中心醫院檢查。這一查,讓佳佳父母“眼前一黑”。

  “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治療費用需30多萬元,生還概率只有萬分之一。”醫生的一番話,對佳佳一家猶如晴天霹靂,也幾乎直接宣判了佳佳的死刑。

  佳佳清楚地記得,當時全家所有的積蓄加在一起只有7000多元,這對于30多萬元的治療費來説,簡直是杯水車薪。正當佳佳幾近絕望時,母親的一番話讓佳佳吃了定心丸:“女兒啊,你安心治療錢不是問題,爸媽會想辦法的!”

  “死神”敲門:從來沒有害怕過死亡

  雖已時隔14年,但回想起那段化療時光,佳佳仍心有余悸。佳佳坦言,當時她還不到10歲,是第一次聽説白血病,更不知道什麼是化療、穿刺。這些陌生的名詞曾一度令她對治療望而卻步,但她最終仍決定打破對未知的恐懼,“既然父母都不放棄我,我更加不能放棄自己”。

  南澳島的海警官兵經常爬山到佳佳家中慰問。

  第一次住院,佳佳便在醫院連續待了52天。這52天裏,佳佳一直在重復著化療、穿刺、抽骨髓、輸液這幾件事,每一件都令她備受煎熬。

  “化療跑不掉的是惡心,吃不好睡不著,穿刺很痛,輸液經常會手腫。”佳佳説,最麻煩的還是抽骨髓,每次抽完骨髓要平躺四到六個小時,其間既不能枕枕頭也不能翻身。除此之外,化療的後遺症至今仍影響著佳佳:“我現在腰不好,平時洗完頭站直就會酸痛,得慢慢伸直一會才好。”

  10歲本該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年紀,可佳佳卻不得不承受著常人無法想象的痛苦。除了化療等帶來的肉體上的疼痛外,佳佳還要忍受著與死神博弈的精神煎熬。當被問到是否害怕過死亡時,佳佳篤定地説:“從來沒有!”

  當“死神”來敲門時,佳佳選擇笑臉相迎。而這份樂觀,來自于父母從小的言傳身教。佳佳説,父母一直告訴她要笑對人生。“誰也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為什麼不活在當下享受生活呢?”佳佳坦言,從得病一開始她就不去考慮結果,而是把每天都當成生命的最後一天來過,珍惜身邊人,笑對每一天。

  三年化療:也會哭鼻子還會發脾氣

  經過最初52天的住院治療後,佳佳的病情得到初步控制。從2003年10月開始,佳佳開始了家和醫院“兩點一線”的生活:每次在家休養一個月後,就要到醫院進行化療、穿刺、抽骨髓等常規治療,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三年。

  當時南澳大橋尚未開通,每次去醫院,佳佳都要搭40分鐘的渡船才能出島,算上在路上的時間,從家裏到醫院每次都要花兩三個小時。不過佳佳並不感到孤獨,因為每次出門媽媽總會寸步不離地陪在她身邊。

  佳佳的家位于南澳島的山上,驅車需走半小時山路。

  “我媽都成我的專屬護士了”,佳佳笑稱。這三年裏,媽媽每天都在身邊照顧著佳佳,並不斷為她加油鼓勁。在媽媽的感染下,佳佳大多數時候總是嘴角上揚,面帶微笑;可有的時候,她也會像普通小女孩一樣哭鼻子,還曾對媽媽發脾氣。

  有一次,剛做完化療的佳佳因惡心嘔吐,整整一天粒米未進。佳佳的媽媽擔心女兒餓肚子,拿著飯菜再三催促女兒吃飯。這時候,原本無精打採的佳佳竟突然衝著媽媽發起脾氣:“都説不想吃了你有完沒完!”

  佳佳説,其實話一出口她就後悔了,當晚還偷偷落淚。“我住院期間,最辛苦的就是我媽了。”佳佳回憶,有時候連續輸液一整晚,佳佳自己都睡著了,可媽媽卻一直不敢睡,盯著吊瓶守了整整一晚,生怕錯過換藥的時間。“雖然化療很痛苦,但跟媽媽不分晝夜的付出比起來,這些都不值一提。”一説起媽媽,佳佳內心滿是感激。

  生命奇跡:想當醫生護士治病救人

  佳佳的堅強和樂觀感動著身邊的人。得知佳佳的情況後,海警、婦聯、學校等單位都紛紛伸出援手,僅駐守在南澳島的廣東海警二支隊二大隊,幾年下來累計捐款十余萬元,幫助佳佳渡過難關。

  終于,在與“死神”較量了3年之後,佳佳盼來了屬于她的生命奇跡。當醫生告知她可以康復出院時,佳佳與媽媽緊緊抱在一起,喜極而泣。“那種感覺就像重生了一次一樣!”回想起那一幕,佳佳至今仍激動不已。

  女孩佳佳

  回到了闊別3年的學校,佳佳還與妹妹成了同班同學。此後,她的病情未再復發,只是每年需到廣州再進行一次血液檢查。“就連醫生都説這是一次奇跡。”佳佳感嘆。

  佳佳內心很清楚,她能康復出院離不開社會熱心人士的幫助。知恩圖報的她默默告訴自己,將來要當一名醫生或護士治病救人,“自從住院之後,回來讀書時每次寫關于夢想的作文,我都只想到了醫生護士”。

  可由于高考時志願填報不合理,佳佳與心儀的醫科院校失之交臂,而去了惠州就讀經濟類專業。今年即將畢業的佳佳,如今已在汕頭一家教育機構找到第一份工作,成了一名老師,但她仍未放棄自己的夢想:“如果有機會當一名醫生或護士,我還是會為之努力的!”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曉陽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裏的蘇式園林
    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裏的蘇式園林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溫哥華舉行樂高積木展
    溫哥華舉行樂高積木展
    福建湄洲灣北岸崛起港口群
    福建湄洲灣北岸崛起港口群
    010160110000000000000000011100001295628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