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村霸連央視記者都敢扣押 污染難題如何破解
2018-04-19 09:09:0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面對“北京環保部的人”和中央媒體記者,溝裏村的幹部們都敢如此無法無天,其膽大妄為的底氣何在?

  “問我祖先在何處,山西洪洞大槐樹”,這句話讓洪洞這個中華歷史名縣聞名遐邇。最近發生于當地山村的一則壞人當道的“醜聞”,讓洪洞受到人們關注。

  央視《經濟半小時》近期不斷接到山西省洪洞縣民眾的舉報,稱該縣有一家名為三維集團的上市公司,一直以來違規傾倒工業廢渣,大量污染農田,生産廢水直接排入汾河,對沿途村民的健康帶來威脅,而且還造成該縣趙城鎮溝裏村一位農婦的死亡。于是該欄目派記者前往調查,誰知遭到了村幹部的阻攔,並被強行要求搜身。

  目前,山西省環保廳已成立調查組展開調查,2名涉案村幹部已被行政拘留。

  據報道,污染企業在溝裏村違法違規傾倒工業廢渣,是因為跟村裏簽了協議,縣環保局對此一清二楚。而面對記者的詢問,環保局一位副局長竟表示他們只管企業,管不了村裏跟企業簽協議傾倒污染廢料問題,並聲稱:《環保法》又咋的?村裏受污染“活該”!

  身為環保局的領導,都是這麼一個“認識”,可想而知,該縣的污染企業管理與環保監管工作,還停留在什麼水平上。難怪一個村主任加一個副主任兼治保主任就可以膽大包天,連“北京環保部的人”和央視記者都敢扣作人質,還匪氣十足地質問記者“在哪兒聞見河裏有味?在北京聞見這山西趙城鎮河裏有味?”幸得接到報案趕來的當地警察解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按理説,溝裏村兩位主任此舉已涉嫌違法甚至犯罪,當地警方理應對事件進行進一步調查了解,做出相應處理,不能當完“和事佬”一走了之。而即便扣留人員、非法搜身情節輕微,阻礙記者正常採訪,也有可能觸犯刑法。比如,2014年陜西藍田縣一工業園內兩工廠突發大火,園區工作人員對前往採訪的記者推搡謾罵、搶奪拍攝工具,涉案5人均被刑拘。

  近年來,污染企業及其關聯者暴力阻擾記者採訪事件不斷發生。就在今年1月25日,河北電視臺內參組兩名記者暗訪曲周縣一企業排污時,遭多人圍毆,攝像器材、個人手機、錢包被搶;其中一記者還被施暴者捆綁,並被恐嚇扔水井淹死。案發後,8名嫌疑人到案,其中廠主等人被刑拘。

  洪洞縣這起事件,因為村幹部誤以為兩位記者係環保部下來的調查人員,應該説還算有些忌憚,對“人質”還比較“文明”;隨後兩人亮明了自己的央視記者身份,村幹部仍然毫無懼色,仍然蠻橫無理地向記者宣布“我們扣了你們的人質了,不讓走”。假如他倆只是普通公民,很難想象還會遭遇什麼。

  自去年1月以來,中央多次強調要加強對“村霸”等基層黑惡勢力的整治,決不允許其橫行鄉裏、欺壓百姓,侵蝕基層政權。無論是面對“北京環保部的人”還是中央媒體記者,溝裏村的幹部們都敢如此無法無天,其膽大妄為的底氣何在?是不是因為他們知道自己身後有“組織”撐腰,有來頭很大的保護傘罩著?

  據最新消息,臨汾市將結合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對企業、村幹部、環保主管部門的涉環、涉惡、涉黑進行調查。

  不徹底打掉保護傘,不嚴格按照《環保法》相關規定管理污染企業,不處理掉不合格甚至違法亂紀的幹部,不在利益機制上理順各方關係,當下全國范圍內所存在的污染嚴重問題,就不會有真正奏效的解決辦法,而阻擾、幹預相關部門執法和記者監督採訪的事件,就可能層出不窮。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貴陽:獅子“兄弟”組團賣萌
貴陽:獅子“兄弟”組團賣萌
柳樹“打針” 抑制飛絮
柳樹“打針” 抑制飛絮
江蘇太倉舉行水上搜救綜合演習
江蘇太倉舉行水上搜救綜合演習
紫藤花開
紫藤花開
0101601800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2705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