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半個多世紀深耕太空探測的葉培建——向著璀璨星空不斷前行
2020-06-17 07:28:06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半個多世紀深耕太空探測的葉培建——

  向著璀璨星空不斷前行(講述·一輩子一件事)

葉培建(中)與學生交談。陳秋明攝

  人物小傳

  葉培建:1945年生于江蘇泰興,空間飛行器總體、信息處理專家,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研究員、中科院院士。他1989年以來先後擔任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計算機應用副總師、總師;1993年之後,先後任中國資源二號衛星副總設計師、總設計師兼總指揮,太陽同步軌道衛星平臺首席專家,月球探測衛星技術負責人,在衛星研制方面做出了係統性、創造性的重大貢獻。

  “在困難的時候,我們航天人要做一點事情,去振奮人心、鼓舞士氣”“疫情防控期間,航天人並沒有停工停産”“面對只爭朝夕的使命,航天人奮發而為,正緊鑼密鼓地推進工作進度”……這段振奮人心的講話,出現在前不久南京航空航天大學航天學院的一次“雲上”微黨課中,講者名叫葉培建。

  從我國第一代傳輸型偵察衛星、第一代長壽命實時傳輸對地觀測衛星,到我國第一顆月球探測衛星,甚至包括取代“紅馬甲”的深圳股票交易衛星VSAT網……作為多個具有開創意義的空間探測器的總師、首席科學家,葉培建在航天領域摸爬滾打了50多年,親歷我國航天事業從無到有、由弱變強,親身參與我國衛星研制、遙感觀測、月球與深空探測的發展。

  “如果有機會,我會選擇到更艱苦的地方去”

  葉培建從小立志航空報國,在高考填報志願時,一口氣填了好幾個航空專業。“第一志願報北航,第二志願報南航,可最後卻被浙江大學無線電係錄取了。”葉培建回憶。

  畢業後,葉培建同無線電係的16名同學一起,被分配到原航天部的衛星總裝廠,從杭州來到北京,葉培建當時不太滿意。“如果有機會,我會選擇到更艱苦的地方去。”

  如果説前兩次都是陰差陽錯的安排,那麼幾年後,他迎來了一次自己選擇的機會。1980年,葉培建遠赴瑞士納沙泰爾大學留學。其間,葉培建和同學相處很融洽,他經常用每天15分鐘的“咖啡時間”,向外國同學介紹中國的歷史文化,大家都親切地稱呼他為“葉”。那段日子裏,他鮮少娛樂,幾乎把所有的閒余時間都拿來看書和工作。

  瑞士風光秀麗、環境宜人,葉培建剛出國時,就有人議論“小葉不會回來了”,後來他的愛人也到了瑞士,議論越來越多;國外的老師同學們也紛紛勸説他留下來做研究。那時,葉培建對愛人説:“咱們現在不需要解釋,等將來學成歸國,站在單位同事面前時,別人的疑慮就會煙消雲散。”

  5年後的1985年8月,葉培建剛一完成學業,就立刻踏上了回國之路。

  “科學就是要走別人沒走過的路。走,到月球背面去!”

  多年來,葉培建一直從事控制係統、機器人視覺及計算機應用工作,他主持了航天科技五院(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計算機工程和設計“上水平”的工作,推動普及了計算機在衛星、飛船設計及制造中的應用。

  而他更為人們所熟知的,則是衛星研制領域的工作。1993年,葉培建任中國資源二號衛星副總設計師;1996年,他又擔任了我國第一代長壽命實時傳輸對地觀測衛星中國資源二號的總設計師、總指揮。

  衛星研制容不得半點馬虎。作為總師,葉培建常説“只要衛星沒有加注、沒有點火,就要將問題復查進行到底”……在這種近乎苛刻的工作要求下,資源二號成功發射並按時在軌移交,被譽為“精品衛星”。

  2007年,在團隊一起努力下,嫦娥一號成功繞月,邁出了我國深空探測的第一步。任務成功後,作為其備份星的嫦娥二號該怎麼辦?團隊內一度出現分歧:有人認為,既然已經成功,就沒必要再發射備份星;但葉培建果斷站到了“反方”:“既然研制了這顆衛星,為什麼不利用它走得更遠?”後來的事實證明,嫦娥二號不僅在探月成果上更進一步,還為後續落月任務奠定了基礎。

  2013年,當嫦娥三號探測器完成落月任務後,關于其備份嫦娥四號的任務規劃問題也曾出現過爭論。有人認為,嫦娥四號落到月球正面比較穩妥,背面的風險太大,還涉及中繼通信的問題,這時葉培建又一次提出了不同看法:“中國的探月事業總要向前走,只做別人做過的事情,怎麼能創新,科學就是要走別人沒走過的路。走,到月球背面去!”

  有人覺得他“犟”,也有人認為正是這股子“犟”勁頭,才推動了我國航天事業的快速發展。葉培建説,“不害怕困難,要讓困難怕你。認準的事情,就一定堅持下去。”

  “年輕人還是要作息規律,用較高的效率把工作做完、做好”

  葉培建75歲了,但語速很快、思維敏捷,只要談起跟航天相關的話題,參數、術語甚至一些小行星的序號,他都能脫口而出……

  如今,他仍肩負著嫦娥係列各型號的總設計師、總指揮顧問的重任;不少活躍于一線的科學家都曾是他的學生。“人家跟我説,中國航天發展速度這麼快,老爺子您肯定休息不了。”每每講到這裏,葉培建的臉上總透著一股説不出的自豪勁兒。

  走進他的辦公室,一個擺滿書籍的大書櫃十分搶眼:除了航天類書籍,還有許多其他學科的專業書。葉培建説,自己最大的愛好就是看書,並且書讀得很雜。“這兩年眼睛不好了,有些書便改成了‘聽’。”葉培建説,自己的生活很規律,即便遇到天氣不好,也會在辦公樓裏走上1萬步。“年輕人還是要作息規律,用較高的效率把工作做完、做好。”

  2018年5月,葉培建被聘為南京航空航天大學航天學院院長。除了講課,他有時還會去宿舍跟學生們聊聊天。他説,除了傳授知識,自己更希望學生們把航天人的精神傳承下去。“我們航天人跟大家一樣,生活在社會當中,也有收入、職稱問題,家庭、生活問題,但是有一點不同,就是當自己的利益和國家利益衝突的時候,航天人總能把國家利益放在前面。”

  為了表彰葉培建在衛星遙感、月球與深空探測及空間科學等領域的突出貢獻,2017年1月12日,國際小行星命名委員會批準,將國際編號為456677的小行星命名為“葉培建星”。自此,“葉培建星”與以錢學森、楊振寧等科學家命名的小行星一樣,將中國人的探索精神銘刻在廣袤星空中……  (記者 谷業凱 蔣建科)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芒種時節麥收忙
芒種時節麥收忙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122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