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經驗依賴到數據驅動 數據如何成為粵企生産新要素?
2020-05-10 08:55:02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華星光電深圳工廠,每天一兩百萬張圖片傳輸到後臺,每個員工要盯上萬張照片查找細微瑕疵,一天下來疲憊不堪。而給産線安裝攝像頭等“眼睛”,並借助騰訊、格創東智合作開發的“AI判片”技術,數據替代了經驗,不僅識別速度提升5-10倍,且在3個廠區逐步替代了140多人。華星光電高級副總裁陳盛中説,人眼判別圖片,簡單重復勞動對個人沒有增值,但把人解放出來分析數據才有助于提升人的價值。

  在消費互聯網的發展過程中,一批企業通過對消費行為數據的深度挖掘,催生出一批數據驅動的新商業模式,而在工業領域,工業互聯網使數據在採集、分析和應用方式上發生深刻轉變,為創造價值開辟了廣闊空間。

  今年4月,《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發布,數據作為一種新型生産要素被寫入其中,與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等其他生産要素並駕齊驅。廣東制造企業如何抓住數據這一新的生産要素引發的機遇?

  生産之變

  制造環節有了共同“語言”

  走進富士康工業互聯網(工業富聯)深圳基地熄燈工廠,整個流水線處在熄燈的黑暗之中,機器手揮擺機械臂,取件、搬運、上料,錫焊、部件安裝,默契中井井有條。過去這樣一條流水線要用318名操作工,改造後只需要38名巡視工。

  人員優化的背後,是經驗濃縮成了數據。“如何實現技能和智能之間的傳承,是全世界面臨的難題。”工業富聯董事長李軍旗表示,工業互聯網的本質,是用“數據+模型”為企業提供服務,可以實現制造經驗及知識傳承。

  而在佛山市南海區虹嶺路上的維尚家具,從接到訂單的那一刻起,維尚家具就把所有的訂單分解成了不同的“數據”。作為一家定制家具企業,面對不同的訂單需求,維尚家具會對同樣需要某一類板木的訂單進行合單。這些訂單數據此後會直接跟生産設備對接,一板一碼,讓數據成為不同制造環節的溝通“語言”。

  依托于這樣的數據化生産,維尚家具破解了定制家具難以規模化生産的難題。這條無形中的“數據流”也成為維尚家具打造工業互聯網的重要基礎。

  “我們把自己對制造行業的理解和一線生産的經驗固化下來,形成了‘數據+模型’的服務,工程師便能以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更具拓展性地開發工業APP。”李軍旗説。

  工業APP是承載工業知識和經驗、滿足特定需求的工業應用軟件,連續幾年來,包括阿裏雲工業互聯網、樹根互聯等平臺廣發“英雄帖”,在廣州紛紛發起工業APP大賽。在技術上,工業APP將企業內部原本分散、隱性的技術、知識和經驗挖掘出來,更有利于將工業知識、技術、經驗等沉淀下來,規則化、軟件化、模塊化並封裝為可重復使用的組件。

  管理之變

  企業核心競爭力更難被帶走

  從哥倫比亞大學碩士畢業的阿裏雲女算法工程師宇西,幾乎沒有一點猶豫就爬上了8米高的鍋爐,“我們首先要是生産工藝師,其次才是人工智能算法工程師”。

  為了看明白每一道工藝流程,阿裏雲推動海歸、博士等互聯網工程師深入車間和工人師傅面對面交流,並用數據智能的方式幫助升級傳統工業。

  在鍋爐裏,大火熊熊燃燒。以往鍋爐師傅經常要湊上去調節焚燒爐的各種參數,盡量做到讓垃圾燃燒更充分,不一會就汗流浹背,更重要的是,經驗存在偏差與不穩定,導致設備無法發揮到最佳狀態。

  數據不僅僅是生産方式、經營模式的改變,同時也是管理方式的變化。借助阿裏雲工業互聯網,佛山瀚藍環境借助“大數據+模型+經驗”,比單純人工操作,係統可以提升約1%—2%的蒸汽産量,鍋爐蒸汽量穩定性提升20%。通過將焚燒爐穩定優化模型,可以沉淀出老專家的經驗,並向全行業開放。

  “經驗都存在老師傅的腦袋裏。一旦離崗,經驗也隨之帶走,而培養一名新員工上崗,要耗費大量精力與時間。”佛山瀚藍環境相關負責人説,即便再有經驗的老師傅,也只能做到對一部分參數的認知,而整個垃圾焚燒過程涉及上千種參數,遠超出人腦的計算與理解能力。

  “專家解決問題的過程,也是一次知識財富變成看得見摸得著的知識庫。”廣州明珞汽車智能制造事業部負責人左志軍説。

  對此,工業富聯自主研發12朵“專業雲”,向制造企業提供了針對生産制造過程中的共性問題解決方案,解決企業發展過程中對于單一人才的依賴帶來的制約。在4月交出的2019年財報中,工業富聯凈利潤同比增長10%,人員沒有增加,依托工業互聯網平臺內部推廣提升管理效能,管理費用同比下降19.09%。

  “智能制造的一大價值點,在于制造企業可以傳承自身積淀的技術、知識、方法論,從以往‘依靠人的經驗’轉變為‘依靠數據的洞察’,以此應對柔性制造市場需求、老師傅辭職帶走企業核心競爭力等現實挑戰。”李軍旗説。

  記者手記

  傳統制造業如何吸引年輕人?

  智能化不是買更多自動化設備,這樣只會增加成本。同時智能化也不是簡單地減員,而是提升人的技術和技能,讓人從事技術含量更高的部分,人機結合發揮人的更大價值。

  一直以來,相比很多人才對互聯網企業的偏愛,工業企業只是他們最後的選擇,制造業企業也存在“接班人”的難題。根據中山大學中國家族企業研究中心等在2019年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國內80%以上的民營企業都以家族企業形式存在,面臨著“子承父業”的問題,“企二代”也不願意到工廠接班。

  眾所周知,精益求精已成為日本企業的共識,其中很重要一個考慮是出于社會老齡化、少子化問題,而通過工業互聯網,除了通過數據留住並傳承老一代工人的經驗,制造業企業轉型還有吸引年輕工人的意味。

  中小企業如果不轉型,可能面臨無人可招的窘境,90後和更年輕的00後不願意進入傳統制造業,這倒逼企業必須作出改變,以他們願意的方式來操作,例如通過手機就能移動化作業。如此,企業招聘人才時也更有底氣,也拉開了與同行的差距。(記者 郜小平 許雋 姚翀)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964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