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千年窮縣不再“懼報家門”
2020-01-20 15:37:3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鄭州1月20日電(記者韓朝陽、馮碧簫)新年伊始,一場紛紛揚揚的大雪染白了豫西盧氏縣4000余個大小山頭。踏雪進山,走村串戶,憶過往、看今朝、話未來,盧氏人的脫貧故事、幹事熱情、暖心話語于地凍天寒之時溫暖了所有人。

  潘河鄉花馬村,盧氏的西北角,距縣城40公裏,158個貧困村中僅余的兩個未脫貧村之一。“女兒外嫁,男兒出山,有去無返,不願還家。”沿著溝底新修的水泥路,村主任李煥丁邊走邊聊,“村裏200多口人,一度有30多個光棍漢,適齡青年基本上找不到媳婦。”

  “花馬村窮啊,出了村,不願説自己是花馬人,怕抬不起頭。”李煥丁説。其實,何止是花馬,作為河南貧困發生率最高的貧困縣,“出了縣,很多人不願説自己是盧氏人”。

  “人窮志短,很自卑,沒底氣,又眼皮淺,不會發展。”盧氏縣委常委、扶貧辦主任郭軍文這樣解釋盧氏人不願自報家門的現象。脫貧攻堅剛開始,郭軍文每看一個村,心急如焚,一晚上睡不著覺:“有群眾屋內院外臟亂差,你問他咋不打掃一下,他反問,又沒人看見,花這功夫幹啥。讓群眾發展産業,有人問啥是産業,吃飽肚子就行,將就著過吧。”

  建縣2100多年,貧困如影隨形。人窮,必然志短;脫貧,唯有苦幹。盧氏動員近萬名幫扶幹部與群眾同吃同住同工作,種香菇、種連翹、種核桃,帶領群眾發展産業;架橋修路、易地搬遷、外出務工,引導大家走出大山。

  採訪扶貧幹部,我們聽到,縣農牧局食用菌研究所所長王鑫華膝蓋骨折,卻恰值木耳生産關鍵期,他冒著風雪到幫扶的東明鎮北蘇村逐戶指導生産;在沙河鄉留書村夜聊,我們知道,駐村第一書記唐晶結婚前一夜還在村裏加班,駐村兩年,除了5天婚假,沒休過一個節假日;到官道口鎮大嶺頭村入戶,我們看到,老黨員傅玉超家境困難,卻拒收慰問金,拒住安置房,拒絕領低保,挂在嘴邊的總是一句話:“我有手有腳,自己能幹,不能給國家添負擔。”

  幸福是奮鬥出來的,“懶漢莊”更名便是最好的注腳。2015年底,因村裏沒産業,群眾無所事事,朱陽關鎮陽坡莊留守的9戶32人全成了貧困戶,該村成了遠近聞名的“懶漢莊”。脫貧攻堅以來,按照“長抓林果短抓藥,當年種菇收入多”的思路,9戶人家都有了3個以上增收項目。身有殘疾的貧困戶張玉樂、盧玉俊分別種了1.2萬袋香菇、5畝獼猴桃,年純收入4萬多元,其他幾戶,收入更高,9戶人家全部脫貧。“‘懶漢莊’太丟人,‘陽坡莊’不洋氣,咱村得改個響亮點的名字。”2019年,村民討論“懶漢莊”要改名,一致同意更名為“多彩自然村”。

  如今,盧氏戶均3項以上增收項目全覆蓋,貧困發生率由2016年初的18.9%降至2019年底的0.98%,減貧9萬余人。“家富底氣足,現在盧氏人可以自豪地説,我是盧氏人。”郭軍文説,“脫貧攻堅給盧氏帶來的精氣神的變化是最持久、最深遠的。”

  花馬村緊靠冠雲山景區,3年前,縣委書記王清華第一次進村時,就為村裏謀劃要搞好環境衛生,發展農家樂。現在,村裏水、電、路全通了,村容村貌幹凈整潔,村主任李煥丁就等著開春景區營業大幹一場。“我幹了20多年村幹部,這幾年扶貧力度最強,村民幹勁最足,花馬變化最大,村裏還剩9戶13人未脫貧,今年一定都脫貧。”李煥丁説,“以後花馬人再也不怕自報家門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7681125485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