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從延安來——延安老中青三代眼裏的新生活
2019-05-12 14:58:1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西安5月12日電 題:我從延安來——延安老中青三代眼裏的新生活

  新華社記者張斌、蔡馨逸

  “花籃的花兒香,聽我來唱一唱……”再過不久,距離延安市區50公裏的南泥灣就要迎來一年中最美的賞花季。

  “讓我給你數數,我們這裏有成片的荷花、向日葵、香紫蘇花……”坐在自家門前,74歲的南泥灣人侯秀珍掰著指頭一一數著。她家窯洞對面,連綿的山上早已綠意盎然。

  自從上世紀60年代坐著驢車嫁到南泥灣,侯秀珍一直在這裏生活。“這是我的公公劉寶寨,當時在三五九旅當副連長。”侯秀珍指著泛黃的老照片裏這個戴著毛帽子、披著軍大衣、臉龐棱角分明的老人説。

  抗日戰爭時期,南泥灣是陜甘寧邊區的南大門。1941年,八路軍120師三五九旅在旅長王震帶領下駐防南泥灣,一邊練兵,一邊墾荒,還給前線送去糧食。轟轟烈烈的“大生産運動”把荒涼的南泥灣變成了陜北的“好江南”。

  但逐漸地,為了擴大耕種面積,很多老鄉倒山種地、開荒放牧。山上的草,羊蹄一鏟就死,羊嘴一啃就光,這裏的生態惡化很快。“一下雨山上的水衝到川道裏,稻田也種不成,人窮得沒辦法。”侯秀珍回憶。

  越窮越墾,越墾越窮,讓南泥灣陷入怪圈。南泥灣人逐漸意識到,“蠻種”終究不是長久之道。退耕還林開始,南泥灣人拿著樹苗上山種樹,到如今,南泥灣森林覆蓋率已經超過80%。

  山坡披綠,老百姓的錢袋子也得鼓起來。為了提高農民收入,加快脫貧步伐, 南泥灣鎮幹部開始帶著老鄉外出取經。發展觀光農業、訂單農業,做強“花籃經濟”逐漸成為南泥灣的發展新思路。去年,南泥灣還成了中國“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海水稻插秧試種地區之一。秋收季節,800畝海水稻讓這裏黃金燦燦。

  侯秀珍説,最熱鬧時,前來旅遊的車順著鎮上的道路一字排開,望不到頭。一年花開三季的南泥灣去年人均年收入達到1.4萬多元,400余戶貧困戶告別貧困。

  如侯秀珍一樣的老一輩人見證了延安的變化,更多年輕人接過發展的接力棒。

  在延長縣電子商務公共服務中心,訂單的“叮咚”聲此起彼伏。免費進駐、免費培訓的政策已經吸引來8家電商企業,電商平臺正在成為當地小雜糧、蘋果和紅薯等農特産品的主要銷售渠道之一。

  王剛今年33歲,大學學習電子商務。2016年,他回到家鄉和5個年輕人一起組建了延長縣星火燎原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並入駐服務中心。

  這個自小讀著《平凡的世界》長大的年輕後生,對書頁間的故事感同身受。“五六年級時,學校的窯洞宿舍,炕上二十來個人排排睡,晚上不敢爬起來上廁所,再躺下怕擠不進去。”王剛説。

  因為家裏窮,他一心讀書,要出去闖,長本事;因為家鄉窮,學成後,他執意回鄉,要幹一番事業。

  具備扎實的電子商務知識,還有實際的運營經驗,在縣商務局的扶持下,王剛開始運營縣裏開發的“延長微商城”網銷平臺。

  “這個平臺把當地的貧困戶都嵌在其中。”王剛介紹,一方面,平臺會優先收購貧困戶的農産品,並且收購價要高于市場價;另一方面,平臺銷售産品後,還會給貧困戶分紅,自去年11月上線以來已經分紅6.9萬余元。

  看著産自家鄉的農産品整齊地碼放在一個個紙箱裏,然後被運走,越來越多延長人開始做起電子商務。王剛也忙得不亦樂乎,經營網店、培訓、講課,像轉個不停的陀螺,“沒有細數,培訓了應該已有上千人。”

  當王剛在處理網上訂單時,距離延長縣100公裏外的宜川縣,高二學生高帥正坐在寬敞明亮的教室裏上作文課。

  作文裏,高帥記錄了自己從因貧“恐失學”到“喜上學”的心路。“八旬的爺爺患病,體弱多病的母親為家操勞,父親因車禍離世,哥哥常年奔波打工……上學的花銷對我們這個貧困家庭來説實在壓力很大。”

  但就在中考結束的那個暑假,學校、教育局的老師來到高帥所在的村裏,進行教育幫扶政策宣傳。

  “看到現在政策這麼好,我心中的石頭落地了。開學初,學校就對建檔立卡的學生進行統計,建立師生結對幫扶,現在我再也不用為上學而擔憂。”高帥説。

  “以前,我多少次默默地期盼,期盼一個安心的生活;多少次深深地期盼,期盼著有那麼一縷陽光,照亮我前行的路。現在,我一定要珍惜這美好的生活,好好學習上大學,奮鬥于這偉大的時代,成為那縷溫暖的光。”作文結尾,高帥寫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鄉村花海引遊人
鄉村花海引遊人
以色列慶祝獨立日
以色列慶祝獨立日
【圖片故事】一師一校的堅守
【圖片故事】一師一校的堅守
西藏:納木錯開湖
西藏:納木錯開湖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483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