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老刑警肖俊京:把辦案視作信仰
2018-11-26 20:28:55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肖俊京(右二)在辦案現場。

  剛從雲南出差回來 又請纓赴黑龍江抓捕 突發心梗倒在崗位上

  在同事的眼裏,生活中的老肖是個太無趣的人,唯二的愛好只是看電視劇《亮劍》和抽紅塔山;在兒子的眼裏,生活中的父親是個不太顧家的人,就算不出差也總是住在單位宿舍,偶爾在家裏看到他,甚至會覺得有點驚訝。但他是天生的刑警,是個把自己當成擋在罪惡面前最後一道防線的刑警。10月31日,豐臺公安分局經偵大隊民警肖俊京在剛剛結束雲南半個月出差辦案工作之後,立即主動請纓直撲黑龍江抓捕在逃嫌疑人,次日清晨,他突發心梗,倒在工作崗位上。

  他留在隊裏的遺言

  “我人熟地熟,我不上誰上?”

  “要是沒有不顧家的缺點,他就是影視劇裏高大全的那種警察形象了。”與肖俊京共同前往黑龍江哈爾濱展開抓捕任務的民警邊子琦對記者説,按説這次抓捕任務,無論從哪個角度考慮,老肖都根本沒必要參與。

  今年54歲的肖俊京從警近30年,破案無數。曾先後擔任刑偵支隊重案二隊隊長、新發地派出所所長的他,因所患的強直性脊柱炎日益嚴重,不得不在2011年退出領導崗位。在上級徵求他的意見,希望他重新選擇崗位時,他立即要求:回刑警。

  在經偵大隊,肖俊京的真正崗位是內勤,日常管理檔案工作。但這哪裏是他的理想?從那時起,這位駝著背,時不時要躺在地板上強行向後掰一掰脊柱的老民警,又成了隊裏的骨幹破案力量。

  邊子琦説,這次去哈爾濱抓捕的是個涉眾型經濟犯罪案的主要嫌疑人。“老肖幹刑警的時候,一直全國各地跑,好多城市裏人熟地熟,而且只要有案子,他就是那種‘不讓參與肯定不行’的人,如果是剛參加工作的年輕人,倒是很正常,可他都幹了快30年了,身上又有病,都已經是四級殘疾了,怎麼還一直這麼熱血?”但是對于一同出差的同事來説,有老肖跟著,心裏就倆字:踏實。“他辦案多年,所有程序性的事情都熟得不能再熟了,有他在,抓人的時候肯定出不了岔子。”今年8月,肖俊京曾經與同事們前往哈爾濱等多個城市進行了案件的前期偵辦工作,10月31日,他結束17天出差,從雲南回到隊裏,聽説這起案件的抓捕條件已經成熟,于是立即向上級提要求“我得去!”他把夏天的薄衣服放下,裝好冬天的厚衣服,拎起行李,又去了機場。

  當天,老肖一行抵達哈爾濱,馬上與當地警方接洽,他和同事們制定好了完善的抓捕方案,預定次日一早行動。然而,到了集合的時候,老肖始終沒有出現。同事們打開他的房門,發現他已經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他的桌子上,有個打開了包裝,吃了幾口的面包,其他全是辦案的資料。這種場面在以前辦案的時候都太常見了,只能是他在夜裏還一直琢磨抓捕細節,餓了,找點東西墊墊。”醫生説,從午夜到淩晨的某一個時刻,他突發心梗,再也沒能醒過來。

  作為隊裏的年輕人,和老肖年齡差距太大,邊子琦平時也難得和老肖聊天,偶爾説上兩句,除了具體案子,就是警察的責任。“以前他曾經特自然而然地説過一句‘你肩膀上扛的就是個警銜嗎?那是責任,是擔當。’這種話從他嘴裏説出來,一點違和感都沒有。這次他跟領導提要求,要參與這個案子,一起來哈爾濱抓捕,説的就是‘我人熟地熟,我不上誰上?’”

  將老肖送至醫院,抓捕工作並沒停頓。按照他生前確定好的方案,在當地警方的協助下,當天晚上,專案組順利抓獲預定目標。邊子琦説,把這個案子完完整整地破了,也算是我們對肖哥有個交代,也是告慰了他的在天之靈。

  他一輩子破案無數

  血管裏流淌的是刑警的血

  豐臺刑偵支隊重案一隊隊長馬德鵬當年剛到刑警隊報道時,正是時任二隊隊長的肖俊京將他領了回去,他也不可避免地感受了多年老肖“保姆式”管理。

  “除了他,誰還沒個愛好?隊裏民警又年輕,有人愛在宿舍裏玩遊戲,他經常半夜查房!發現玩遊戲的,直接在樓道裏大聲嚷嚷。”馬德鵬説,工作上就更別説,重案隊的案子,一般到了法院起刑都是10年以上,辦案過程中稍有差錯,就是重大的事故。“年輕刑警有時候工作粗糙一點,案卷到了他那兒根本別想過去,有的時候,當著民警的面,直接把做好的材料撕掉,一切重新來。”也正是在這樣極端嚴格的管理之中,重案隊上報的案件材料從來沒出過問題,分局法制、檢察院直至法院,沒有從案卷裏挑出過毛病。

  立身正、有成績的人,管理起來才更有底氣。從1996年來到刑警隊,中間短時間去過派出所工作,後來又返回經偵大隊,老肖破過的案子已經難以統計。一起傷害致死案,南苑一家三口被害,戶主大女兒在與歹徒搏鬥時重傷,神志清醒地她直接指認她所在工廠中的一名工人是兇手,當時身上帶著血的這名工人也立即被警察抓到。可辦理過程中,肖俊京敏銳地發現諸多痕跡無法對應,嫌疑人大聲喊冤,血跡、時間、本人行走步態等信息都不支持這個最簡單的結論。老肖馬上調整偵查方向,苦幹20多天,從真正兇手“有點瘸”的細節入手,終于抓獲了嫌疑人。2007年,偵破一起“失蹤報警”案時,肖俊京快速發現失蹤者已經被害,奮戰37個晝夜,將兩名嫌疑人抓獲,通過訊問深挖,兩人供認自2005年後兩年內搶劫殺人9起的情況。

  最讓整個重案隊津津樂道的,也是肖俊京受傷見血的一次,還是十多年前華威橋黑惡勢力火並案。當時刑警正在周邊埋伏,卻被嫌疑人誤認為是準備跟他們火並的流氓,揮舞著大刀片就衝了過來。此時抓捕力量還分散在周邊各個關鍵點上,在華威橋下面對惡勢力團夥的人數很少,眼見著就要出現傷亡,肖俊京迅速掏出手槍,鳴槍示警,亮明身份,將一夥兒剛剛還在做“舍生忘死”狀衝上來的團夥成員集體震住。同時,槍聲如號令般,將周圍蹲守民警迅速集結至此,當時出現在現場的暴力犯罪嫌疑人全數落網。

  每次出案件現場,無論環境如何,哪怕明知是農田野地、糞坑垃圾堆,肖俊京也要把自己捯飭得幹凈利落、皮鞋锃亮。他説:“重案偵破是累活兒,有時也是臟活兒。但是面對死者家屬,警察必須要以幹凈利落的形象出現,這才會給對方以信任感,而且這也是對死者和死者家屬的尊重。再説,面對犯罪嫌疑人,幹凈利落的形象,也能從氣質上壓倒對手。”

  他從不抱怨沒牢騷

  “有他在士氣永遠不低落”

  也許無論什麼樣的英模,在他們的老同事眼中,都還是個平凡普通的人。與肖俊京共事20年、現任青塔派出所所長的李會強説,老肖就是所有刑警的一面鏡子,看到了他,也就看到了所有血管流著刑警之血的“我們自己”。

  “要説他有什麼不普通的地方,就是他從來沒抱怨、沒牢騷。有他在,大夥的士氣永遠不會低落。” 諸多老同事都提及,老肖滴酒不沾,手不離煙,只抽紅塔山。除了這個不良嗜好之外,他僅剩的愛好就是看《亮劍》。這也帶動他原來所在的刑偵支隊重案二隊的同事們每每自比“獨立團”。提及與老肖共事期間隊伍的士氣,眾人總是不自覺的使用一個如今並不常見的詞語,“嗷嗷叫”,而這也是屢屢出現在亮劍中,用來形容獨立團士氣的語匯。

  哪怕是閒下來聊天,跟肖俊京聊起來也都是工作,都是案子。“我們倆就幾乎沒聊過其他的東西,只要湊到一起,説的準是案子。”李會強説,這倒也不是他一個人的特點,貌似好多刑警都有這個毛病。曾經大夥會餐,提出這次飯桌上聊什麼都行,就是別提案子,大夥兒一口應承,還指派專人注意聽著,但結果是,最多不超過10句話,準有人把話題轉移到案子上面,大家于是快速“進入正軌”,恢復原有的“聊天”狀態。

  李會強説,其他人看著刑警辦的案子,時間長了可能會煩,會覺得枯燥,但是像老肖這樣的刑警不會,只要有案子,他就跟打了雞血一樣。他會有一種壓制不住的破案衝動。“他最後走得這麼早的原因,想必也和這個特點有關。破案,已經是他的信仰了。”

  退出現職領導崗位,回來重新成為一名普通刑警的時候,老肖曾對隊裏領導説:“我來就是來辦案子的,我可不是來養老的。”

  一語成讖。

  11月3日淩晨1時30分,數十名豐臺民警提前兩個半小時來到白鹿收費站,在路邊列隊。4時,運送老肖遺體的車輛駛入收費站,輔路上瞬間警燈閃爍,民警們手舉“迎戰友回家”、“肖哥我們接你來了”的字幅,含淚迎接戰友回家!(安然)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兔澤和廣:南京已是我家鄉
兔澤和廣:南京已是我家鄉
“洋弟子”安娜的太極情緣
“洋弟子”安娜的太極情緣
蘭州出現浮塵天氣
蘭州出現浮塵天氣
松花江哈爾濱段開始封凍
松花江哈爾濱段開始封凍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101112377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