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遊牧”到“定居”的變遷——新疆帕米爾高原深處柯爾克孜族牧民搬遷記
2018-06-03 18:59:1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烏魯木齊6月3日電 題:從“遊牧”到“定居”的變遷——新疆帕米爾高原深處柯爾克孜族牧民搬遷記

  新華社記者阿依努爾、宿傳義、江文耀

  身後是遠去的故鄉,前方是不確定的未來,當木爾扎·朱馬踏上裝滿家什的皮卡車,離開帕米爾高原深處的家時,這位1米85的高原漢子,將深紫色的面頰藏在帽檐裏,忍不住流下了淚。

  去年9月,作為第一批搬遷戶,木爾扎·朱馬和牧業點其他4戶牧民一起搬遷下山,在南疆阿克陶縣的縣郊安置點定居了下來。

  木爾扎·朱馬是阿克陶縣克孜勒陶鄉喀拉塔什其木幹村牧民,從出生起,他就隨著父母,在海拔4100米的鐵日孜窩孜牧業點轉場遊牧,度過了生命裏的50個年頭。

  “鐵日孜窩孜”在柯爾克孜語中的意思是“難覓之境”。這裏,距村委會30公裏,年年修路年年被山洪衝毀,牧道崎嶇難行。一直以來,沒有電、沒有路、沒有通信訊號,人們過著原始的遊牧生活:逐水草而居、燒牛糞取暖、靠驢馬代步……

  南疆四地州是國家確定的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之一,帕米爾高原則是南疆脫貧攻堅中最難啃的“骨頭”,這裏海拔高、自然環境惡劣、災害頻發,基礎設施建設推進難度極大。易地扶貧搬遷,成了改變帕米爾高原牧民生活的必由之路。

  在帕米爾高原深處,有逾萬柯爾克孜族牧民和木爾扎·朱馬一樣,被大山阻斷發展之路,他們將在2020年前分批走出深山,定居平原,告別千年遊牧生活。

  對于木爾扎·朱馬而言,故土難離的情結和擺脫貧困的渴望一樣強烈。剛開始,他對易地扶貧搬遷計劃很是抵觸,不願下山。他説:“在這裏生活了大半輩子,每天走出氈房,看見成群牛羊,心裏才會踏實。下了山也不知道能做什麼事,有點害怕。”

  這種想法,在他見到山下安置點的那一刻突然改變。

  阿克陶縣在距離城郊13公裏的毛大灣現代農業示范園建立佔地近14萬平方米的大型社區——昆侖佳園,不僅統一建好了住宅樓,還配套建設了幼兒園、小學、綜合服務中心、商鋪、文化廣場等設施,從帕米爾高原四個山區鄉鎮搬遷來的牧民將在這裏得到免費安置。

  木爾扎·朱馬在昆侖佳園分得了一套80平方米的安置房。從氈房一下子搬進樓房,他感到一陣“幸福的眩暈”,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去年,木爾扎·朱馬21歲的兒子也在當地政府部門組織下,到福建的一家制鞋廠務工,每個月有3500元收入,兩個月前,他給家裏寄了1.5萬元,這讓第一次有了存款的木爾扎·朱馬高興了好一陣子。最近,他的小兒子也成為護邊員,每個月有2600元的固定收入,家裏捉襟見肘的日子徹底改觀。

  同時,木爾扎·朱馬還在家附近申請了一座免費蔬菜大棚,第一次嘗試種菜。剛剛從牧民“變身”農民,他顯得有些無所適從,甚至什麼時候澆水、施肥、滅蟲,都要一項項向農業技術幹部請教。看到長勢還算不錯的豇豆,讓他對自己身份的轉變增添了幾分自信。

  為了解決牧民最挂心的牲畜代牧問題,阿克陶縣正實施“十戶聯牧”模式——把有限的牲畜進行整合,動員群眾成立以家族、鄰裏、合作社為單位的中小型聯牧或聯耕體係,實現規模化、現代化畜牧或耕種,釋放富余勞動力,讓更多牧民能夠安心外出務工或移民安置。

  最近一年,做了21年喀拉塔什其木幹村村支書的艾薩·麥麥提居麥每天都忙著給當地牧民做思想工作,動員他們搬遷。看著相互依靠的鄰裏一戶戶搬遷下山,聽到他們在山下的生活漸漸步入“正軌”,心裏滿是成就感。

  “以後的日子會越來越好,但新生活總要經歷‘陣痛’,我相信大家都會慢慢適應。”艾薩·麥麥提居麥信心滿滿。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退耕還林20年 延安大地譜新篇
退耕還林20年 延安大地譜新篇
意大利慶祝共和國日
意大利慶祝共和國日
“安格爾中國之旅”移師杭州
“安格爾中國之旅”移師杭州
開心減壓迎高考
開心減壓迎高考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93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