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成都拉面小哥爆紅20天 要求加薪跟老板談崩辭職
2017-03-23 08:22:50 來源: 成都商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妖嬈小哥走紅之後 一根拉面引發的裂變

  3月20日下午,黃龍溪景區,“古鎮一根面”面館門口,在動感音樂伴奏下,一名“拉面小哥”舞動身體拉面,吸引顧客。但很快有遊客發現端倪:“網紅不是這個人嘛!”“這個拉拉面的不是原創!”

  確實,以妖嬈的舞姿拉面的“拉面小哥”田波,已經離職。

  話還要從頭説起。2月22日,黃龍溪景區的拉面小哥田波走紅網絡,“拉面小哥傳遞平凡的快樂”、“他把拉面跳成一支妖嬈的舞”、“又是位被耽誤的舞者”,在網絡狂歡之下,田波坐擁48萬粉絲。

  田波離職後,他曾經工作過的古鎮一根面餐館,現在則是幾個拉面師傅輪流上陣,配合著歌曲《貴妃醉酒》想要吸引顧客。隔壁的黃真一根面餐館,也找來一位身材、體型都更像田波的拉面師傅,時而與顧客擠眉弄眼,吸引客流。事實上,3月11日,田波正式辭職離開,距離走紅正好20天。如今黃龍溪景區裏的無數個伴隨音樂起舞的拉面小哥,都是田波的“翻版”。

  3月22日,市中心一家高檔酒店裏,31歲的田波坐在沙發上,接受記者的採訪。此前記者預約他半小時的採訪,他曾表示,“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忙得很。”但昨天,他還是接受了記者一個多小時的採訪。

  12天前,田波從餐館辭職。走紅之後,他成了網絡主播,坐擁48萬粉絲,光打賞就達到2萬元,來自商家的邀約與來自媒體的採訪不斷……但同樣是走紅後,田波與餐館老板分歧,與同事陌路,並在走紅20天後辭職。

  這次爆紅後,田波究竟經歷了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

  老板眼光之變

  年薪要價15萬?

  “不是我發視頻, 他能紅嗎?”

  在面店老板遊先生看來,田波的離職,已是必然。“他走紅之後就膨脹了,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拉面師傅了。”

  遊先生説,田波的離職,源于走紅後提出的待遇與假期問題,他沒有想到,因為這一場意外的走紅,曾經相處近2年的老板和員工不歡而散,“他到哪裏去了我也不曉得,他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嘛。我可以對任何人發誓,我從來就沒記過他的電話號碼。”

  走紅的喜悅很快被衝淡。“走紅後的第二天,田波就説有人願意年薪30萬請他去,這是在試探口風。之後又跟老板談條件,老板同意給他月薪9000元到1萬元之間,但是要簽合同,田波不同意。他要求年薪漲到15萬,老板表示無法達到這個要求,于是田波就離職了。”老板娘劉女士説,田波之前進入該店工作時,月薪只有3000元。在她印象中,這是田波第四次談辭職,“前幾次都是想變相漲工資,就算現在田波想回來,我也不會要他了。”

  除了薪酬,劉女士覺得田波在走紅後開始耍“大牌”,“走紅後有遊客專門過來吃田波甩的面,要了五碗。正在甩面的師傅就給田波讓位置,準備解開圍裙休息。田波看到就説‘別解,我只甩五碗’。”

  她覺得田波要求越來越多,“店裏所有工人每人每月休息兩天,田波走紅後要求自己每月要休息四到五天。”,她舉出另外一個例子:“原本每天的上班時間是早上8點鐘,田波到店之後玩手機、上廁所磨磨蹭蹭到9點鐘都沒開始工作。”

  對于店方的指責,田波承認,紅了後,拉的面確實少了。“紅了之後基本上都是他們幾個在甩,天天好多人拉我過去這樣那樣的(拍照),還有遊客,記者。”田波説,原本餐館裏的拉面幾乎一半都是他拉的,走紅之後只有四分之一。

  面店老板遊先生認為,田波有些“忘本”。“我才是田波走紅的幕後推手。”他説,2月份的時候,喜歡玩APP快手的他發現田波動作花哨、惹人發笑,他把田波的花式拉面視頻發上快手直播平臺,迅速在各大網絡走紅,蜂擁而來的媒體踏破了餐館的門檻,遊客也隨著熱度而來。“不是我發那個視頻,他能紅嗎?”

  另一個雙方沒談攏的原因是,遊先生覺得田波的網紅效果有限,“就只有那6天生意好,之後就恢復從前了。我提出還是6000元底薪,然後紅的話再提成。我做生意的人就這樣,你要給我創造利潤我才要你。”

  最終,雙方未能達成一致,田波離職。

  同事眼光之變

  “他一過來,大家都走了”

  突如其來的網絡爆紅,也讓田波陷入了同事們的非議之中。

  “到什麼程度了呢?我們四個在桌子上吃飯,他(田波)一坐過來,大家都走了。”面館老板遊先生説,田波突然走紅之後,在許多地方,他對田波不滿。“走紅以後,他跟記者説,他不能代表餐館,也不能代表黃龍溪,他只能代表他自己。但我們是一個團隊啊!”

  曾經和田波共事的同事紅紅(化名),覺得田波也變了,“以前他愛跟同事開玩笑説話,走紅後變得比較高傲,不愛跟同事説話,甩完面就自己一個人坐在角落裏玩手機、玩直播。”

  另一件讓紅紅感到憤憤不平的事,是她認為田波在面對媒體時,否定了餐館其他人的努力:“最開始教他嫵媚眼神的店裏的林孃孃,在頭兩天接受媒體採訪時,田波還承認是林孃孃教她的,後面就不承認了,説是他自學的!”紅紅有一些鳴不平。林孃孃本人倒不在意,“他承不承認對我影響不大,我只管做好自己的工作。”而田波則堅稱“甩面時的眼神、動作都是我自己的,不是其他人教的”。

  田波在直播中的一些説法,也讓同事們感到生氣。“在直播裏,田波説同事羨慕他,有時候沒跟他説話,就覺得我們排擠他,意思是要我們來巴結你嗎?”同事美美(化名)有些不理解,“他的性格就是有點喜歡其他人捧著他。”

  對于同事的指責,田波承認,自己確實會在工作間隙玩手機,“但我原來沒紅之前也玩啊,為什麼沒説?”而對于遊先生的不滿,他則一肚子火:“老板想把我和店挂上關係,而我希望我就是我,不跟任何東西畫等號。”

   1 2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朝華
新聞評論
    恐襲後的倫敦
    恐襲後的倫敦
    世預賽:中國隊戰勝韓國隊
    世預賽:中國隊戰勝韓國隊
    南京孩童著漢服行古禮拜師傳孝道
    南京孩童著漢服行古禮拜師傳孝道
    武警福建總隊開展“魔鬼周”極限訓練
    武警福建總隊開展“魔鬼周”極限訓練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3301120677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