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問“百年煤城”,江西萍鄉如何轉型突圍

2020-11-25 08:30:43 來源: 瞭望 2020年第47期

  

“百年煤城”江西萍鄉,既有鮮亮的革命底色,又在近代工業史上熠熠生輝,它是安源大罷工的發生地,也是我國近代工業文明的主要發祥地之一

曾經飽受環境污染之苦的城市,因轉型發展而變得更加養眼,其突圍之旅,可謂資源枯竭型城市轉型升級的一個現實樣本

  文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賴星 李嘉盈

  

  如果在南方尋找一座既有鮮亮的革命底色,又在近代工業史上熠熠生輝的城市,“百年煤城”江西萍鄉是少不了的。這裏是安源大罷工的發生地,也是我國近代工業文明的主要發祥地之一。

  萍鄉在2008年被列入全國首批資源枯竭型城市後,開始了危中尋機的突圍之旅,並在去年躋身國家産業轉型升級示范區。萍鄉十余年突圍之旅,有力破解資源型城市的轉型之問。

江西萍鄉市區風貌 中共萍鄉市委宣傳部供圖

  煤炭退出了歷史舞臺

  “在企業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機關口,我們沒有退路,必須迎難而上。”萍鄉礦業集團董事長吳培南對記者不止一次提到“危機”一詞。在剔除20余個僵屍企業後,僅剩下8個工廠、公司,這家已走過122年歷程的企業,從一個側面映射出萍鄉的轉型歷程。

  萍礦的前身安源煤礦始建于1898年,是中國近代工業十大廠礦之一。新中國成立後,萍鄉一度是長江以南最大的煤炭生産基地。憑借煤炭産業,萍鄉同時布局了礦山機械、陶瓷等20多家重工業骨幹企業。1978年至2008年,萍鄉國內生産總值年均增長12.1%,遠超江西省平均水平。

  然而,在歷史性輝煌中,風險也加快聚集。從2007年開始,萍鄉煤炭資源步入枯竭期,經濟社會發展由此陷入低迷。2012年至2016年,煤炭市場疲軟,整個行業進入寒冬。與此同時,能源消耗和環境污染日趨加重。

  面對重壓,萍鄉以壯士斷腕的決心去産能、抓轉型,煤炭從頂梁柱的地位逐步退出歷史舞臺。2019年,萍鄉市規模以上煤炭工業增加值佔GDP的比重,已由2007年的6.84%下降到0.59%,僅佔規上工業增加值的1.85%。

  歷經多次改革改制、資産重組後,萍礦的企業經濟規模大幅收縮、産業逐漸空心化。2019年,曾作為主業的煤炭産業被剝離,更是成為萍礦發展歷程中的標志性事件。

  為了生存,萍礦立足現有産業基礎和相對優勢,重點發展焦炭化工以及玻璃、管道、礦泉水等非煤産業。“對我們這樣一個老國企來説,唯有改革,才能破局重生。”吳培南説,目前企業負債率已大幅降低,去年集團營收增幅10.42%,今年穩中有進。

  在探索轉型十余年後,萍鄉于去年8月成功躋身第二批國家産業轉型升級示范區。“硬仗面前,壯士斷腕的勇氣必不可少。只有堅持轉型升級,企業才有活力,經濟才會發展。”萍鄉市委書記李小豹説,轉型之路不是坦途,但萍鄉在執著地前行。

  傳統産業也能二次創業

  “紅色牌子是過去花炮車間留下的,意味著這是危險等級最高的工作區;綠色牌子是高山黑兔標識牌。”吳育明開辦的花炮廠已被改造為黑兔養殖基地,他指著廠房門口不同顏色的牌子對記者説。

  萍鄉市上栗縣是全國花炮主産區之一,最高峰時期有1000余家花炮企業。隨著國家産業政策調整以及安全、環保壓力不斷加大,當地花炮産業陷入困境。

  “鼓勵花炮退出企業二次創業,是對政府和企業的雙重考驗。”上栗縣委書記肖妮娜説。為引導企業從容轉型,上栗縣的幹部多次帶領花炮退出企業負責人前往外省考察,最終把肉兔、蠶桑、黑山羊等作為轉型方向,並給予相應獎補。

  如今,上栗全縣已有240余家花炮退出企業轉型從事上述産業,創造就業崗位1.8萬余個。

  如果説花炮退出企業二次創業是開局重來,那麼電瓷産業的轉型就是靠大聯強,升級産業鏈條。

  自動搬運車來回穿梭、機械臂精準傳送泥坯……萍鄉市蘆溪縣電瓷産業有著110多年歷史,是我國電瓷産業發源地之一,其轉型升級的殺手锏是對接央企。“央企的引入不僅帶來了先進的技術和管理,也倒逼本土企業轉型升級,提升競爭力。”中材江西電瓷電氣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林百福説。

  對接央企還提升了全行業的綜合水平。蘆溪縣一舉形成了以中材電瓷電氣為龍頭,100余家相關企業為支撐的電瓷産業體係。如今,萍鄉電瓷企業産品銷售已佔國際和國內市場的20%、70%以上。

  “萍鄉對傳統産業沒有一刀切地拋棄。”萍鄉市市長李江河説。實踐證明,對有前景的傳統産業改造提升,也能使之煥發青春,成為新的朝陽産業。

  搶佔産業制高點是關鍵

  技術創新是傳統産業轉型升級的核心動力,但對一座中部小城而言,技術、人才等創新要素從何而來?

  “企業向我們開出需求訂單,我們快速響應,將科研成果轉化。”上海大學江西材料基因組工程産業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錢光人介紹,不到一年時間,團隊與企業共同研發的多項成果進入中試評估階段,比如“蜂窩泡沫陶瓷VOC催化新材料”中試評估性能達到國際先進水平,成本僅為同類産品的1/15。

  “政府+科學家+企業家”合作模式,正給萍鄉市湘東區帶來過去求之不得的技術、人才等創新要素。當地通過建設創新平臺,引進清華大學、上海大學等多個大學科研院所設立流動專家工作站。“我們整合企業需求、專家研究成果,搭建企業與科研團隊之間的橋梁,有效破解技術、人才引進難題。”萍鄉市湘東區委書記楊博説。

  銷售收入從2015年100萬元到2017年3億元、2020年已簽訂單近2億元……環保企業格豐科技創新勢頭迅猛,快速裂變,為土壤重金屬污染治理開出了新藥方。“中國環保産業前景廣闊,但只有創新才能抓住機遇。”格豐科技創始人奉向東説。

  格豐科技所在的安源區,正是萍鄉的煤炭主産區。從煤礦區到創新區,一批批創新項目在這裏集聚:西人馬先進智能醫療芯片産業園項目落地,可形成百億元産業群;鋰電池、聚合電池等相關企業的投資未來兩年也將超過百億元。

  “轉型升級的關鍵是搶佔産業制高點,我們緊緊圍繞高科技産業進行謀劃。”萍鄉市安源區委書記康峰説,産業集聚效應已經顯現,今年招商引資的成績甚至比去年好。

  兩組數據,折射出經濟活力和後勁明顯增強的萍鄉。2019年,萍鄉三次産業結構由轉型初2007年的9.1:61.1:29.8優化為7.3:44.5:48.2;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制藥等高新技術産業增加值佔工業增加值的比重上升為37.9%,其中戰略性新興産業增加值佔全市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的18.4%。

  今年以來,萍鄉空氣質量單月排名在江西省11個設區市中,已連續多個月排名第一,並且成功入選第六屆全國文明城市。這座曾經飽受環境污染之苦的城市,因轉型發展而變得更加養眼,其突圍之旅,可謂資源枯竭型城市轉型升級的一個現實樣本。“在轉型發展過程中,重生的陣痛在所難免,只有不畏挑戰,才能披荊斬棘。”李小豹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