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錢,在農村解決貧困婦女脫貧和老人解困兩個難題

2020-11-23 16:12:32 來源: 瞭望 2020年第47期

  

很多貧困老人家裏並非沒糧,但有糧未必吃得上;手中即使有錢,自己未必花得了。單純的物質保障,難以解決他們的問題

聘用村裏的貧困婦女照料貧困老人,一並解決兩個家庭的困境。如今,更多貧困老人想享有護理服務,更多貧困婦女想申請應聘互助養老公益崗

互助性養老的日照樣本體現出市場經濟條件下參與者的勞務價值,是一場在農村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有益探索

  文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陳融雪

  

  養老難,在農村養老更難,而農村貧困老人養老,則是難上加難。

  無論是打贏脫貧攻堅戰,還是應對人口老齡化,農村貧困老人的問題都是要下大力解決的“硬骨頭”。“解決農村貧困老人的‘困’要比解決‘貧’難度更大。”山東省日照市扶貧辦副主任張家增説,很多貧困老人家裏並非沒糧,但有糧未必吃得上;手中即使有錢,自己未必花得了。對他們來説,單純的物質保障難以解決問題。

  《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明確提出,發展普惠型養老服務和互助性養老。如何互助?在日照,通過開發互助養老扶貧公益崗位,探索出一條“一崗解雙難”的紓困新路。

山東省日照市五蓮縣石場鄉梁家崖前村的老人在互助養老服務站吃午餐 錢玉軍攝

  一崗解雙難

  從日照市區前往該市五蓮縣石場鄉李旺疃村,不過一個半小時車程,風景卻迥然不同:碧水藍天的濱海風光逐漸向後退去,一片土黃色調的山地丘陵迎面而來。

  在當地鄉鎮幹部的帶領下,記者走進了貧困老人姚廷福家。低矮的堂屋裏,一個土灶臺佔據了一半的面積,一只小板凳是唯一的家具,“護理員”董相逢正就著個塑料盆蹲在地上給老人洗衣。

  “俺今年81歲,老伴兒和大兒子都已去世,小女兒前些年嫁到了鄰村,小兩口都是貧困戶、殘疾人,俺就一個人過。”穿著鼓鼓囊囊的灰棉襖藍布衣,姚廷福掰著手指頭説,“自從村裏給俺請了護理員,有熱乎飯吃,有幹凈衣裳穿,再也不用吃冷粥涼菜了。”

  55歲的董相逢是同村的貧困戶,她胳膊上戴著袖套,頭上箍著白頭套,笑容滿面:“俺就負責給大爺洗衣做飯打掃屋子,一個月能賺700元,還不耽擱照料自己家的事兒。”

  不同于南京“時間銀行”志願者以服務換時間的做法,也不同于上海“睦鄰點”的老人抱團養老,日照通過設立公益崗,聘請有勞動能力的貧困婦女照料貧困老人,既實現了有勞動能力貧困人口就業脫貧,又解決了失能貧困老人的生活照料難題。

  “比如,紅泥崖村的村民歷保美,因丈夫重度殘疾喪失勞動能力,不能外出務工,現在通過照料老人在家門口就能實現增收。”石場鄉黨委書記姚常華説。

  “一份投入,解決貧困婦女脫貧和老人解困兩個難題。”張家增説,通過實施互助養老扶貧公益崗,日照市共選聘了1613名護理員,排查出的4618名失能半失能貧困老人全部得到有效護理。

  善款“拐個彎”

  解決農村貧困老人的“困”要比解決他們的“貧”難度更大,怎麼辦?這正是日照探索“互助性養老”意在破解的難題。

  以姚廷福為例,2020年他可享受的村項目收益約2000元,建檔立卡貧困老年人補貼2100元,低保金2817元,低保補貼434.2元,養老保險1623.6元,子女贍養費500元,收入共計9474.8元。

  這筆收入足夠老人在村裏的日常開銷,但解決不了他想吃口熱飯、過幹凈日子的需求。

  “不僅如此,比貧窮更可怕的是孤獨。”張家增説,在日照市貧困人口中,年齡60歲以上老人佔比為61.2%,一人獨居的高達49.5%。許多失能半失能老人不願住進養老機構,直接給錢給物無法解決這樣的實際困難。

  時間回到2016年,五蓮縣一位企業家想給當地洪凝街道紅泥崖村的貧困老人捐款。“時任紅泥崖村第一書記提出,何不讓善款拐個彎?用這筆錢聘用村裏貧困婦女照料貧困老人,一並解決兩個家庭的困境。”五蓮縣石場鄉民政所所長王文豪回憶。

  讓善款“拐個彎”,一方面,老人實現了養老不離家,服務送上門;另一方面,護理員實現了崗位送上門,脫貧不離家。

  由于實用有效、群眾滿意,這個做法很快傳播開來並引起相關部門關注。日照市縣扶貧部門組成專題調研組,多次實地調研。隨後,五蓮縣制定出臺了《關于建立農村“互助養老”機制助力脫貧攻堅的實施方案》,日照市扶貧辦印發了《日照市農村互助養老扶貧長效機制建設實施意見》。

  2017年,扶貧辦、財政和人社三部門攜手,在全市設立了互助扶貧公益性崗位1000個,推動當地“互助性養老”扶貧進入制度化、規范化階段。

  探索長效機制

  根據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全國農村空巢老年人家庭比例為30.77%。農村成為應對老齡化的重要陣地。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基金會理事長于建偉多次呼吁,應對農村養老挑戰,資金是關鍵。

  錢從哪兒來?

  日照的“互助性養老”實踐,讓政府購買服務、公益性崗位支持、扶貧項目收益、涉農資金整合、村集體經濟投入和社會愛心捐贈六個籌資渠道形成合力。

  “穩定的資金來源是長效幫扶、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障。但政府也不能大包大攬,最終還得激發村民的內生動力。”姚常華説。

  在李旺疃村食堂的墻面上,貼著兩張捐款紅榜。村民們自願捐助的500元、200元、50元,被一一公示在榜。

  “這是為了樹立激勵村民的導向,不養懶漢。”姚常華説,前幾年李旺疃村食堂都免費,今年也開始象徵性地收1元錢。

  “看到村裏無兒無女的孤寡老人被照顧得這麼好,一些曾經不願贍養老人的子女對自家老人的態度也有了明顯改變。不少老人提出想享有護理服務,還有居家婦女想申請應聘公益崗。”王文豪説。

  到底誰有資格、誰滿足條件?當地創建了一套由“鄉鎮初審、村級評議、民政審核”的“兩審一評”篩選程序。

  具體流程分四步:第一步,村級廣泛宣傳發動,組織個人自願申請或由村“兩委”研究提名,提出初步人選名單;第二步,鄉鎮成立扶貧辦主任、管區主任、民政助理三人工作組入戶查看,徵求意見;第三步,鄉鎮初審合格人選,召開村民代表會議,以無記名投票方式民主評議,票選結果公示;第四步,鄉鎮民政部門審核備案。

  “鑒于每個村人口情況和經濟實力不同,我們不搞‘一刀切’,都是摸著石頭過河。”姚常華説,石場鄉李旺疃的村集體經濟收入好,就把貧困失能老人和80歲以上的老人全部納入了照料范圍。

  “邁向老齡社會,農村老人不能掉隊。”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岳亮説,“互助性養老”的日照樣本發揚了孝老敬老和鄰裏互助的傳統美德,體現出市場經濟條件下參與者的勞務價值,是一場在廣袤農村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有益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