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拿什麼搶佔全球競爭制高點

2020-11-23 10:00:52 來源: 瞭望 2020年第47期

  

軟件正在定義數字孿生世界的規則體係。軟件早已不再是過去的軟件業,而是産業的軟零件、軟部件和軟裝備

國際“大三角”産業分工格局加速調整,既有國際秩序和多邊貿易體制受到挑戰,圍繞資源、技術、人才、市場等方面的競爭更趨激烈

産業數字化智能化轉型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要支撐,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走出一條適合我國經濟長期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文 | 張立

 

  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一代信息技術創新應用正引領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工業互聯網、能源互聯網、智能制造等新模式不斷孕育,共享經濟、平臺經濟、新個體經濟等新業態加速興起,經濟發展進入大變革大調整時期。在這場調整變革中,工業經濟時代的産業運行體係正發生根本性變革,資源配置、創新協作、生産組織、商業運營等方式加快轉變,全球經濟正邁入體係重構、動力變革、范式遷移的新階段。

  在這場調整變革中,國家與國家、區域與區域、行業與行業、企業與企業之間的競合關係日趨復雜,每個參與主體都需要重新審視自己的地位、重新定位自己的角色、重新找到發展的方向,中國要在全球經濟格局深刻變化中走出一條創新之路。

  世界經濟數字化轉型是大勢所趨

  産業數字化智能化轉型正在成為新一輪産業變革的主旋律。新一代信息技術創新活力和應用潛能裂變式釋放,正在引發多領域係統性、革命性、群體性技術突破,驅使産業發展邁向萬物互聯、數據驅動、軟件定義、平臺支撐、智能主導新階段。世界經濟數字化轉型是大勢所趨,表現為五大趨勢:

  一切可數字化的要素資源都加速互聯。通信網絡的升級、軟件係統的推廣、智能終端的普及以及各類傳感器的使用,促進人、機、物的泛在連接,使得産品與生産設備之間、不同的生産設備之間以及數字世界和物理世界之間能夠實時聯通、相互識別和有效交流。

  數據驅動要素資源配置效率大幅提升。隨著萬物互聯不斷深入,幾乎所有生産裝備、感知設備、聯網終端甚至生産者本身都在源源不斷産生數據,數據正成為一種新的資産、一種新的資源、一種新的生産要素。承載著信息和知識的數據,沿著價值導向自由流動的同時,帶動資金、技術、人才等資源要素的優化配置。

  軟件正在定義數字孿生世界的規則體係。軟件定義本質上就是物理世界運行規律在數字空間的模型化、算法化、代碼化、工具化,軟件不僅可以定義産品結構和功能,而且可以定義生産流程和生産方式,從根本上優化産品服務、業務流程、企業組織和産業生態。軟件早已不再是過去的軟件業,而是産業的軟零件、軟部件和軟裝備。

  互聯網平臺支撐著新型産業生態的構建。互聯網平臺成為全要素、全産業鏈和全價值鏈連接的載體和樞紐,有助于降低空間和時間對社會生産的限制,有助于提升資源配置、産業分工、價值創造的共享協同水平,有助于構建資源富集、多方參與、創新活躍、高效協同的開放共贏産業新生態。

  智能化將成為經濟各領域主要運行模式。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加速向研發、生産、管理、服務等環節滲透,正在構建一套基于數據自動流動的狀態感知、實時分析、科學決策、精準執行的閉環賦能體係,逐步形成從局部向係統再向全局、從單環節向多環節再向全流程、從單企業向産業鏈再向産業生態的智能運行體係。

上海張江人工智能島內部(11月3日攝)     丁汀攝/本刊

  逐鹿競爭新賽道

  産業數字化智能化轉型正在成為搶佔全球競爭制高點的新賽道。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給世界經濟發展帶來深遠影響,使全球生産秩序受到較大程度的破壞,工廠關停、勞動力短缺、原料供應不足等或多或少地影響全球産業正常運行。截至目前,部分國家疫情風險仍不可控,給全球經濟復蘇帶來更多不確定性。一些國家政府和企業從安全出發對産業鏈供應鏈進行調整,長期以來所形成的以美歐作為研發中心和消費市場、東亞作為生産基地和制造中心、中東和拉美作為能源和資源輸出地的國際“大三角”産業分工格局加速調整,既有國際秩序和多邊貿易體制受到挑戰,圍繞資源、技術、人才、市場等方面的競爭更趨激烈。

  面對新形勢,世界主要發達國家紛紛作出戰略部署,並積極採取一係列措施加快産業數字化智能化轉型。美國依托自身在全球信息技術産業發展中的領先地位,在幫扶本國企業加快數字化智能化轉型的同時,針對別國數字化智能化能力升級的遏制在加大,尤其是對我“斷供”來自美企的關鍵數字技術和産品。德國圍繞數字戰略2025實施,將工業4.0平臺、未來産業聯盟、重新利用網絡、數字化技術、可信賴的雲、數據服務平臺、中小企業數字化、創客競賽、信息技術安全等作為重點發展領域。這些都體現了發達國家打造數字經濟時代背景下國家競爭新優勢的戰略意圖和決心。

  面對新形勢,領軍企業主動適應變革,表現出了對數字化智能化轉型發自內心的關切和積極參與的意識。中國電信等大型信息通信技術企業正在成為推動者和率先實踐者,在技術上加速布局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等新領域,在業務上致力于提供平臺化的係統解決方案,在組織上加速向數據驅動、在線協同、彈性擴展的服務商轉型。海爾、三一重工、西門子等大型制造企業和自動化企業正在成為應用者和賦能者,加快布局以雲計算與大數據為基礎設施的信息物理係統,打通從設備到平臺到用戶的數據鏈,通過對産品全生命周期的數據整合、集成和分析,提升面向全産業鏈和全社會的産品和服務水平,構築新的價值體係。

  推動三大變革佔領制高點

  今年以來,中央多次強調,我國經濟要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在新發展格局構建過程中,需要充分發揮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創新引領作用,通過産業數字化智能化轉型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

  首先,需要通過産業數字化智能化轉型推動質量變革,提升産品和服務全生命周期的質量監控水平,暢通産品和服務交付的途徑和手段,創造更高附加值的高端産品和服務,推動我國産業向全球産業價值鏈中高端邁進。

  其次,需要通過産業數字化智能化轉型推動效率變革,加快研發創新向協同化、動態化、眾創化轉型,加快生産制造向智能化、柔性化和服務化轉變,加快企業經營向扁平化、創客化、自組織拓展,不斷提升我國産業運行整體效率。

  最後,需要通過産業數字化智能化轉型推動動力變革,加快傳統産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改造,培育個性化定制、網絡化協同、服務化延伸等新模式,壯大共享制造、供應鏈金融等新業態,盤活存量,做優增量,不斷釋放我國數字經濟發展活力。

(作者為中國電子信息産業發展研究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