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鍵分享

主打稿

2019年8月26日

新華社北京8月26日電 題:新“雁陣”引領開放新格局——聚焦自貿試驗區再擴圍

新華社記者于佳欣、何欣榮、王雨蕭

26日,我國自貿試驗區“大家族”再添6個新成員。根據國務院印發的相關方案,6個新設自貿試驗區花落山東、江蘇、廣西、河北、雲南、黑龍江六省區,至此,我國共擁有18個自貿試驗區,構築了一張開放新版圖。

自貿試驗區再擴圍,不僅是地理面積的增加,更是制度創新的深化,必將在更大范圍內為深化改革擴大開放探索新路徑,也彰顯了中國支持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的堅定決心。

“沿海+沿邊”構築自貿區建設新布局

山東、江蘇、廣西、河北、雲南、黑龍江……仔細觀察可發現,此次新設的6個自貿試驗區,3個在沿海,3個在沿邊,加上此前的12個自貿試驗區,形成了更加完善的建設布局。

我國最早設立的自貿試驗區可以追溯到2013年9月設立的上海自貿試驗區,在隨後的近6年裏,通過幾次擴圍,形成了“1+3+7+1”的12個自貿試驗區覆蓋東西南北中的改革開放創新格局。此次擴圍,實現了沿海自貿試驗區全覆蓋,以及首次在沿邊設立自貿試驗區。

“在山東、江蘇、河北新設自貿試驗區,將實現我國沿海省份自貿試驗區的全覆蓋,連點成線、連線成面,形成對外開放的前沿地帶,全方位發揮沿海地區對腹地的輻射帶動作用。”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説。

廣西、黑龍江、雲南自貿試驗區是3個首次在沿邊地區設立的自貿試驗區,對此王受文表示,這將有利于通過改革創新助推沿邊開放,輻射帶動沿邊發展,為我國進一步密切同周邊國家經貿合作、提升沿邊地區開放開發水平,提供可復制、可借鑒的改革經驗。

業內人士指出,相比過去的12個自貿試驗區,此次新設6個自貿區,旨在通過在更大范圍、更廣領域、更多層次差別化探索,開展對比試驗、互補試驗,激發高質量發展的內生動力,更好服務于對外開放總體戰略布局。

“目前18個自貿試驗區的布局,體現了沿海開放整體提升與中西部開放重點推進相結合的特點。”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説,這將有利于形成更多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帶動更大范圍的對外開放。

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貿易經濟係教授谷克鑒認為,自貿試驗區的不斷擴圍,是我國在更大范圍內改革創新的實踐,彰顯了我國堅定融入經濟全球化進程、不斷擴大對外開放水平的決心。

以差異化試點打造對外開放新高地

打造開放新高地,是自貿試驗區建設的核心要義。與過去相比,此次新設的6個自貿試驗區在差異化試點任務方面更加突出——

江蘇自貿試驗區提出提高境外投資合作水平、強化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撐和支持制造業創新發展等方面舉措;

雲南自貿試驗區提出創新沿邊跨境經濟合作模式和加大科技領域國際合作力度等方面舉措;

黑龍江自貿試驗區提出加快實體經濟轉型升級和建設面向俄羅斯及東北亞的交通物流樞紐等方面舉措……

“此次新設6個自貿試驗區,充分利用各地區位優勢和資源優勢,形成各有側重的差別化格局,有利于促進各要素流動更加順暢,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對推動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谷克鑒説。

據悉,此次新設的6個自貿試驗區突出了進一步擴大開放,引領高質量發展,以及服務和融入國家重大戰略等特點。

更加突出引領高質量發展——

據介紹,新設自貿試驗區充分發揮戰略疊加優勢,通過制度創新,破解發展難題,推動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聚集新産業、新業態、新模式。

對于聚焦發展海洋經濟的山東自貿試驗區而言,山東省副省長任愛榮表示,山東自貿試驗區將圍繞構建現代海洋産業體係和發展機制,進一步強化在海洋科技合作、航運服務等方面的先行先試,為推進海洋經濟建設提供有力支撐。

更加突出服務和融入國家重大戰略——

服務國家戰略是自貿試驗區建設的題中應有之義。此次新設的自貿試驗區體現出與“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東北振興、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等國家戰略的銜接。

商務部研究院産業國際化戰略研究所所長崔衛傑舉例説,河北自貿試驗區實施范圍包含大興國際機場臨空經濟區片區,跨越河北、北京兩地,“這是自貿試驗區首次跨省(直轄市)設立,是在區域協同發展上的一次重大突破,有助于更好地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更好地服務國家戰略。”

以更大改革自主權為發展探新路

隨著6個新設自貿試驗區的獲批,累計參與自貿試驗區建設的省區市數量佔到全國的近60%,不僅參與面更廣了,改革的深度也在進一步拓展。

“賦予自貿試驗區更大改革自主權”,這是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提出的內容,也在此次新設的自貿試驗區中有所體現。

“比如在金融創新服務實體經濟方面,河北方案提出金融監管‘沙盒機制’,在雄安股權交易所開展股權眾籌試點;山東方案提出開展資本項目收入支付便利化改革試點等。”王受文説。

又如在引進人才便利化方面,雲南方案提出建立外籍務工人員管理長效機制;黑龍江方案提出開展海外人才離岸創新創業試點等。

近期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專門聽取了關于賦予自由貿易試驗區更大改革創新自主權工作情況的匯報。商務部明確,將會同六省區以及相關部門,在貿易投資便利化、金融服務實體經濟、人才管理和體制機制創新等方面,對新設的6個自貿試驗區賦予更大改革自主權。

崔衛傑認為,在政府採購、知識産權、電子商務等領域,自貿試驗區未來需進一步對標國際高標準經貿規則,強化制度型開放力度,為我國參與和引領國際規則制定奠定基礎。

復旦大學上海自貿試驗區綜合研究院秘書長尹晨分析説,目前已有的12個自貿試驗區以及新增的6個自貿試驗區,有的位于沿海發達地區,可以進一步加大開放壓力測試,提升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有的位于陸海空大通道的關鍵節點,可以進一步提升貿易便利化甚至自由化水平,建設國際商貿物流核心樞紐;有的科研機構集聚、人才儲備雄厚,可以進一步推進自貿試驗區與自主創新示范區的“雙自聯動”,建設全球創新高地。

“簡言之,自貿試驗區的這種‘雁陣’布局,可以形成更加豐富多樣的制度創新成果,為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探索新路徑、積累新經驗。”尹晨説。

———— 全文 ————

———— 收起 ————

定了!這6省區設立自由貿易試驗區,都要做什麼?

01002005063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01002005064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