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古鎮楊柳青邁向文旅特色小鎮
2019-11-01 10:49:24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搭建傳統文化保護傳承新平臺,古鎮楊柳青邁向文旅特色小鎮

  喜看青青柳色新(人民眼·特色小鎮建設)

喜看青青柳色新(人民眼·特色小鎮建設)

  楊柳青年畫作品“蓮年有余”。

喜看青青柳色新(人民眼·特色小鎮建設)

  航拍楊柳青古鎮。資料圖片

喜看青青柳色新(人民眼·特色小鎮建設)

  古鎮景區一角。資料圖片

喜看青青柳色新(人民眼·特色小鎮建設)

  一名畫工在繪制楊柳青年畫。崔新耀攝

  引子

  徜徉古鎮楊柳青,聲聲古琴音從青磚灰瓦間溢出,沿運河兩岸流淌,一幅雋永的文化長卷就此舒展。

  十裏長堤、舟楫林立。石家大院、安家大院,保存完好的清代民居建築群,孕育了大院文化。家家會點染、戶戶善丹青,聲名遠揚的木版年畫,滋養著吉祥文化。“戴記錢鋪”四合院是平津戰役天津前線指揮部舊址。作為文旅特色小鎮,楊柳青以發展民俗文化産業為主業,吸引企業及商戶1100余家,完成特色産業投資21億元,年接待遊客226萬人次。

  歷經歲月磨礪,楊柳青文旅小鎮因何而興,憑何而特?守望的是啥,生長了什麼?懷揣問號,我們走近津西,走近運河,觸摸特色小鎮的脈動。

  古鎮之特

  青青楊柳色,十裏大河邊。因運河而興、以年畫聞名的楊柳青,著力挖掘歷史資源,讓傳統文化活起來

  楊柳青緣水而生,因河而興。

  “青青楊柳色,十裏大河邊。岸岸魚蝦市,帆帆米豆船。”明清時期,漕運勃興,楊柳青成為京杭大運河上的重要樞紐碼頭。

  隨運河水漂來的還有年畫技藝。

  十幾平方公裏的小鎮,家家會點染,戶戶善丹青。隨手勾上幾筆墨線、抹上一團濃彩,是古鎮人的家常便飯、生活悠情。天津楊柳青與蘇州桃花塢,由此並稱“南桃北柳”年畫鄉。

  “畫的是天地人,講的是真善美。楊柳青年畫厲害的地方在于,它不是文人雅士的閉門創作,而是老百姓自個兒的生活憧憬。”津門作家馮景元説,“為啥娃娃抱魚經久不衰?因為它畫出了人們心底的企盼:年年有余,國泰民安。”

  得運河之便,楊柳青年畫南下冀魯豫、蘇浙皖,又沿大清河、薊運河北上,遠銷東北。

  俄羅斯漢學家阿列克謝耶夫收集了4000多幅楊柳青年畫,不吝讚美之詞:“我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哪個民族能像這裏的人一樣,用如此樸實無華的圖畫充分地表現自己。”

  楊柳青年畫業協會會長李艷成介紹,2006年,楊柳青年畫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近年來,楊柳青鎮與天津師范大學合作,開設木版年畫培訓班培養傳承人。畢業發大專文憑,自己開工作室,前期還有政策扶持。

  一扇大窗下,並排兩張桌。75歲的王文達,楊柳青木版年畫大師,首批國家級非遺傳承人;“90後”郗旺,大師徒弟。勾、刻、印、繪、裱,一招一式,心手相傳。

  擇一技,終一生。郗旺感受最深的,是工匠精神。

  “傳統文化需要融入時代。有款運動鞋推出過‘天津噴’,限量版,搶不上。”郗旺説,為致敬天津在19世紀初將籃球運動引入中國,品牌方選擇了津門代表性元素——楊柳青年畫。娃娃抱魚通過運動鞋,再次“跑”遍世界。

  走入尋常百姓家,跟上時代節拍,傳統文化才能活起來。

  “為解決會畫不會賣,我們請來北京一家文化運營公司,現在銷量翻了倍。”楊柳青鎮副鎮長王炳建説。

  重拾傳統,將年畫特色、時代元素熔為一爐,楊柳青元宵燈會一辦26年。月色燈山,運河人家,一盞盞花燈點亮我們的節日,也將年畫文化深植人心。

  “傳統文化要接過來,活起來。活起來才能活下來。”王炳建説。

  觀念之變

  小小元寶島,功能定位幾經變遷。特色小鎮建設的核心內涵,就是讓新發展理念落地生根

  文化古鎮楊柳青,傳承光大實不易。單是大運河畔一片地塊建什麼,10年來幾經更易。

  地塊位置好。南運河畔,北岸石家大院旅遊景區,南邊楊柳青鎮政府,明代修建的文昌閣靜立一旁。從高空俯瞰,這塊地狀似元寶,被稱為“元寶島”。

  最初規劃商業地産,2008年開發商投資力度減緩,項目開發70%被調成住宅,2016年又打算全部改成住宅。幾經爭論,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成為共識。2018年,當地政府出資回購,將過去規劃的住宅開發調整為歷史風貌保護區。

  彼時,一度為了多要一點土地,運河曾被填埋地下。拂去蒙塵,重疏河道,運河環抱的元寶島復見碧波。

  “老祖宗留下的東西,不能簡單消耗。高質量發展,不是把地兒都填滿了,要懂得留白、留綠。”楊柳青鎮黨委副書記潘興旺説。

  元寶島的新定位是“文化、旅遊、休閒和生態”,未來面向市民開放,將成為楊柳青的眼睛。

  “招商比過去難一點,動作慢一點,但綠色發展的方向不動搖。”潘興旺説,“特色小鎮建設的核心內涵,就是要讓新發展理念落地生根。”

  留住小鎮古意,楊柳青一鼓作氣,又回購了石家大院以西的一片老住宅。

  石家大院原是清末天津八大家之一的石元士的住宅,現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大院以西,佔地35公頃的原汁原味民居民宅,10年前被賣出。2018年,鎮政府花一年時間溝通買回,修舊如舊,成為原生態的大院文化區。

  “居民不都遷走,留了500戶。文化旅遊不能只看盆景,還得有人的生活。”西青區文化和旅遊局局長郭穎表示。

  如今的大院文化區,與周邊如意大街、文昌閣等歷史文化區融為一體,古風雅韻,交相輝映。

  特色就是核心競爭力。走特色之路,搞綠色發展,已超越古鎮文化旅遊景區小小范圍,推及整個楊柳青。

  白灘寺村是百年老村。“楊柳青十景”中“白灘績蔴”,就出自這裏。

  “過去講城鎮化,往往是把老村都拆了,統統進城。現在呢?不簡單地搞進城上樓,努力留住鄉愁。”白灘寺村黨支部書記王廣宇説,鎮裏統一規劃,小城鎮與新農村並軌建設,“百年以上的歷史村落都要完整保留下來”。

  走進白灘寺,處處皆風景。一座老廠房,外墻做涂鴉,裏面是劇場。今年1月,第四屆“青春影像”全國大中學生原創視頻作品大賽在此頒獎。

  村民住的紅瓦房,門前有花,屋後有竹。薔薇攀著墻面枝蔓纏繞,墻角點綴一圈鵝卵青石。

  房主蔣觀龍回來,見我們拍照,把車停遠處,給大家空出視角。“過去房前屋後堆滿雜物。現在知道,環境就是商機,鄉村清潔起來,好多遊客拍照傳上網,我們都習慣當‘網紅’了!”

  “歷史文化是最大的財富,保護傳承是最好的發展。明年再來,看點更多!”王廣宇接過話茬。村裏和天津美院聯手,白灘寺的尋常巷陌,將把年畫請上墻,一個清新文明的“年畫村”,將載著民俗與時代同行。

  改革之路

  從“特”到“優”,從“特”到“強”。特色小鎮建設過程,就是深化供給側改革的生動實踐

  沿楊柳青鎮往西北行四五公裏,至津同公路處,偌大的停車場滿滿當當。

  都是奔著楊柳青莊園來的。“趕上周末節假日,住宿全滿。”運營公司農食互聯董事長石永剛説。

  過去單純搞遊樂,同質化競爭。得益于市場化改革,農食互聯接手莊園,突出特色,農旅一體,農業觀光。

  “依托農業搞現代服務業,説白了,就是給都市人提供一個場景,滿足大家換種生活方式、親近自然的新需求。”石永剛説。

  市場化運營,讓創新性供給和個性化需求有效對接。開業一年,已有7000名會員。農食互聯沒有止步。“一年60萬遊客,十七八萬是學生。如何讓他們玩得有意思玩得有意義?”

  關注需求,找到發力點。今年7月,研學基地開放,正好趕上暑假,一下迎來京津冀三地千余名學生。

  “樹苗、綠植自己選,花生、紅薯要趕季節。”研學項目負責人武文舉説。

  一群少年放下手機,拿起鏟子,提上水桶,走進田間。小樹栽好,孩子們雀躍著領取許願卡,寫下願望,小心翼翼貼上去。

  自然課結束,還有科技、歷史、文化藝術課等著大家,每個環節都重互動參與。比如楊柳青木版年畫課,先看視頻,再觀察老師現場演示,剩下就是體驗時間。孩子們挨個上手,印出屬于自己的年畫。

  説到市場主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楊柳青鎮十街村也是受益者。

  “以前咱是出了名的窮,集體收入才10萬元。去年脫貧,今年預計能幹到300萬元,人均增收5000元!”

  為嘛變化這麼大?跟著村支書楊大華轉悠一圈,有了答案。

  2000畝地一望無垠,枝繁葉茂,“墨綠的是槐樹,鵝黃的是金葉榆。這是碧桃,樹苗一年就能賣錢,林業觀光人也不少。”楊大華手指一劃,“村裏成立合作社,種花,種樹,建田園綜合體。這一大片都被提前訂購了!”

  地處國道,毗鄰雄安,銷路不愁。十街村富了,帶動周邊4個村一起脫貧。

  創新之魂

  打開思路,找到出路。特色小鎮成為新型城鎮化與鄉村振興的結合點,成為高質量發展的新平臺

  一屏娃娃抱魚的巨幅楊柳青年畫,依靠聲光電全息投影技術徐徐展開、緩緩升起。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2017年8月27日晚,天津“水滴”體育館,第十三屆全運會開幕式上的這個場景令人印象深刻。

  連年有余,是百姓心中最普遍的期盼,是一個國家所能構築的最實在的溫暖。新時代,中國經典、津門名片,以這樣一種全新的方式呈現在世人面前。

  “楊柳青年畫,打根兒上起,就是創新的産物。”民俗文化專家、天津師范大學教授譚汝為説。

  大運河,給了楊柳青無盡滋養。運河通航的發達,南北文化的交融,使得楊柳青年畫兼收並蓄、海納百川。運河沿岸的風物人情、時令習俗、民間傳説、歷史掌故,南方精細好用的紙張、顏料,京城宮廷畫派的西洋透視技法,統統被楊柳青畫師們“信手拈來”。

  鼎盛時期,楊柳青棋布100多家畫坊,每家50多張畫案,200余名工人。

  創新帶來財氣。每歲冬至前後,遠近客商雲集,直到臘月初貨品交齊,商旅馬車才絡繹散去。

  創新帶來生機。時至今日,運河兩岸綠柳依依,雕梁畫棟,古鎮依然畫莊林立,字號滿街。

  引入實體企業,試水網絡營銷,開發衍生産品……創新給楊柳青年畫插上翅膀,知名度影響力大大提振。目前,楊柳青共有年畫從業人員2000多人,畫坊70多家,年畫衍生品研發16個類別180多個品種。前不久,楊柳青年畫娃娃表情包在騰訊表情商店正式上線,迅速走俏。

  楊柳青的發展不是孤本。西青區幾個鎮,你追我趕,努力挖掘優勢資源,特色小鎮成為新型城鎮化與鄉村振興的結合點,成為高質量發展的新平臺。

  行走張家窩鎮,有處景觀耐人尋味。張家窩是百年棗鄉。規劃區大片古棗樹,沒被直接砍伐,而是小心遷移,分植于新建的“棗林大道”兩旁。“不久前,我們與李寧運動中心簽約建設體育文化公園,讓世界冠軍認領古棗樹。”鎮黨委書記王雲介紹。

  一棵棗樹見理念。小城鎮發展,既要重視生産,也要關注生態和生活。

  與楊柳青毗鄰的西青區中北鎮,曾是天津大發、夏利汽車的誕生地。40平方公裏小鎮內,發展也不平衡。“鎮西是我們的痛點。”中北鎮黨委書記張孟軍很坦誠,“高鐵周邊,高壓線下,高架橋下,屬于城市的消極空間,種棵樹都不能超過一定高度!”

  難題怎麼解?

  中北鎮花卉種植史近200年。肥沃土質加運河水源,被譽為“中國晚香玉之鄉”。聘專業公司,對高鐵和高壓廊道整體謀劃,佔地面積1400畝的百年花鄉項目成為中北鎮西部開發“首要戰役”。

  光有花不夠。中北鎮因地制宜規劃了運河文化體驗區,依著京杭大運河沿岸18座主要城市的建築風格,18個院落依次排開,市花、美食、地標性美景、傳統民俗集中呈現,一站式觀賞、品味、體驗。“説到底,最後做的還是文化。”張孟軍説。

  正值周末,京杭大運河文旅展廳內,孩子們被聲光電招引著,一步步走近運河文化。展廳一角的地板上,寫滿當年船工號子的名稱,拉纖號、搖櫓號、撐篙號、絞關號、打錨號……腳步挪移,不同的號子聲次第響起、原音重現。千年運河史,瞬間到眼前。

  悠悠南運河,哺育小鎮千年,仍在滋養它的未來。

  動力之源

  特色小鎮的發展為了人,特色小鎮的建設依靠人。挖掘傳統文化,傳承開拓精神,激發內生動力

  新型城鎮化,核心是人的城鎮化。以人民為中心,提高人民群眾的幸福感、獲得感、安全感,是特色小鎮建設的應有之義。

  楊柳青鎮民俗文化節辦了十幾年,元宵燈會連辦26屆。活動期間人流量驟增,一個燈會,一天來客可達約20萬。玩的人熱鬧開心,工作人員辛苦異常。

  “如果圖輕松,就不辦了。”潘興旺説。

  古鎮文旅産業過去都是政府自己幹,今年請了專業團隊。

  一開始有人質疑:“大頭不都讓企業掙走了嗎?”

  “以前自己鼓搗,人仰馬翻,辛苦一年掙400萬元。現在專業的人幹專業的事,投入省了,每年凈賺1000萬元。”潘興旺説。

  實踐是最好的回答。特色小鎮共建共享,需要多元主體積極參與。除了政府、企業,也離不開每一位楊柳青人。

  楊柳青歷史上,一群普通人,曾寫下濃墨重彩的一頁。

  “闖關東下南洋,家業肩上扛。走西口趕大營,貨郎數津幫。”

  “趕大營”始于140多年前。左宗棠收復新疆,大軍給養難供,招募貨郎。正逢漕運衰落,敢于闖蕩的楊柳青人抓住機遇,一路隨軍販售,到了西北邊疆。

  這一去多艱辛。渡河、翻山、穿越戈壁,還要跟著大軍歷經大大小小的戰鬥。

  西青區文物保管所存有一份大營客留下的路單,記著途經的地名和裏程——他們挑著擔子,推著車子,憑著兩條腿走了8190裏、153站。

  楊柳青安家大院的主人安文忠是第一批大營客。辦完天津年貨出發,入伏前走到新疆。中間休息一段。白露返程,臘月到津,把新疆的貨物再運過來。一次2000頭駱駝,一年往返一次。成為新疆津商首富後,安文忠回到楊柳青,置業興學,回饋鄉梓。

  西青區民俗專家王洪海,多次赴新疆尋訪,“一輩輩大營客來來往往,帶動新疆天津兩地經濟發展,推動文化交流、民族團結。”

  2019年元旦,經過多年尋訪整理,紀錄片《趕大營》在天津衛視播出。一段鮮為人知的艱辛跋涉歷程走進公眾視野。

  “今天我們發掘趕大營文化,就是要重振敢闖敢試、艱苦奮鬥的基因,化為新時代開拓進取、拼搏奮鬥的動力。”西青區委書記李清説。

  挖掘傳統文化,傳承開拓精神,激發內生動力。以特色小鎮、特色村莊為依托,新型城鎮化和鄉村振興一體推進,産業有説頭,文化有看頭,休閒有玩頭,農民有賺頭。大運河畔,楊柳青特色小鎮引領,一幅高質量發展的新畫卷正鋪展。(記者 胡 果 龔相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廖國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挪威:絢爛北極光
挪威:絢爛北極光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走近第二屆進博會首件進館展品
走近第二屆進博會首件進館展品
水墨南迦巴瓦峰
水墨南迦巴瓦峰

010020080700000000000000011121071385203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