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人事 政情 本網 旅遊 圖片
新華網 > > 安徽頻道 > > 正文

光影記憶

2023年03月20日 17:29:16 來源: 新華網

    黃山秀美絕倫、氣象萬千的自然風光,不僅為攝影繪畫的創作提供了無限的題材,也為電影電視的拍攝提供了絕佳的外景。自70年代後期開始,從事電影、電視創作的藝術家們紛至遝來,拍攝了大量的黃山題材或者以黃山為背景的影視作品。一時間,黃山景區出現了一批又一批拍攝劇組,而正值孩童時期的我,有幸接觸到幾部電影的拍攝,親眼見證了拍攝電影的艱辛,親身感受到了做演員的不易。

    兒時的我,最早對電影留下深刻印象的是紀錄片《黃山觀奇》。當時黃山景區的文化生活十分單調,主要文化活動就是去電影院看電影。每天下午,都會有人在溫泉浴室上面的名泉橋平臺上宣傳欄內,張貼晚上放映的電影,和故事片一起放映的,就是逢場必放的紀錄片《黃山觀奇》。

    這部風光片以優美的畫面,向觀眾展示了黃山春、夏、秋、冬的神奇而美妙的景色。當時自己還小,還沒上過山,也只是從這部電影裏看到黃山奇麗的山峰、變幻莫測的雲海、妙不可言的各種怪石和千姿百態的黃山松。這部看過無數次的影片,讓景區的孩子們找到了另一種樂趣,就是在影片放映到最後,“黃山的日出逐步跳出厚厚雲層”的一剎那,電影院裏會響起一群孩子響亮的數數聲:1、2、3、4……當數到9時,只見紅紅的太陽一躍而起,跳出雲層,光芒四射,灑向大地。此時,全場就會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這一幕深深印刻在我的腦海裏。至此,小小的我對大大的黃山充滿自豪和無限深情,對電影有了一種莫名崇拜感。

    隨著攝製組的進駐,給一向閉塞的景區帶來了一些新生事物,也為當時的溫泉景區生活增添了一些活力和色彩。説來慚愧,8歲以前的我沒有見過真馬,只是在書本上知道馬長的什麼樣。在一個初秋的下午,我終于看到真馬了,而且還是一群馬從家門口走過,一問才知這些馬是到景區拍攝電影《桐柏英雄》的劇組帶來的。

    電影《桐柏英雄》,又名《小花》,拍攝于上世紀70年代末期。片中女主角抬著擔架在陡坡懸崖上爬行磨破膝蓋的鏡頭,就選擇在黃山“百步雲梯”作為拍攝地;其中還有一出戲不為眾人所知,就是在溫雲公路的馬鞍山道班那裏拍攝的一組百姓解救革命戰士的鏡頭。當時我在拍攝現場觀看。劇情是片中男主角在一次戰鬥中身負重傷,被遊擊隊隊長女主角救援,頭上綁著染了血的繃帶,躺在老百姓擔的擔架上......因為年紀小,我印象深刻的是那染紅了鮮血的繃帶,感覺特別恐懼,一直不敢靠近看,哪怕是在劇組休息間隙,也就遠遠地看著。在反覆的拍劇過程中,我第一次感覺到,拍電影不是件有趣的事情,太枯燥、太無聊,無數次的反覆。這是我第一次看拍電影的感受,由此小時候對電影的神秘感也已消失一半。沒曾想,就在之後不久,我竟然被選去參加了另一部電影《萬裏徵途》的拍攝。

    萬裏徵途,是由北京電影制片廠出品,故事內容反映70年代支農班車在完成運輸計劃過程中的一係列故事。記得當時我正在讀小學,在一個天氣晴朗的下午,教室裏來了幾個陌生人,他們在教室裏走了幾圈,東點西點的,老師跟隨其後,不停記著,之後在放學時,老師通知明天點到名的同學不用上學了,其中就有我。當時就是覺得不用坐在教室上課,很興奮,很期待。沒想到第二天從劇組回家,就像霜打的葉子,整個人都焉了。

    我們參與拍攝的地點是在距黃山景區20分鐘車程、地名叫烏泥彎的地方。當時我們一行幾個小孩,被車子帶到那裏,安排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旁邊橋上還錯落站著一些成年人,大石頭跟前有一排桌子,好像還有拉著橫幅,當時劇情應該是在拍一個召開會議的場景。由于有很多群眾演員,不懂不會,拍攝過程極其艱難,只聽導演不停喊“重來、重來……”結果那天中午吃飯很遲,大家拿到食品都迫不及待地吃上了。當時分發的食品是每人2個白饃饃,還有一碗雞蛋湯,由黃山賓館的廚師專門定做的,分別裝在不同的大保溫桶裏送過來。對于我們這些小孩子來説,能在室外露天場地,跟著劇組人員一起,端著個碗喝著蛋湯,手裏拿著白饃饃吃著,不亞于一次戶外郊遊。大家三三兩兩,自由自在,有站著吃的,有坐著吃的,還有蹲著吃的……感覺像野炊一樣,令人興奮、令人歡喜。盡管拍攝過程很無聊,等來的這頓午餐還是別有一番風味的。一整天都在那裏待著拍片子,一直等到太陽快要落山了,拍攝終于結束了,我們幾個小孩又乘車返回景區。一路上盤山彎道一個又一個,幾個小孩中暈車最厲害的數我,下車後蹲在地上嘔了好長時間,最後耷拉著腦袋回到家。

    1977年,上海電影制片廠拍攝影片《青春》,在黃山景區雲谷寺、入勝亭、石門水電站等地取景拍攝。在石門水電站拍攝時,我有幸在那裏遇到了扮演啞巴的女主角。記得當時我站在石門電站住宅樓大門口,遇到一行人,其中一名被叫啞姑的人問我洗手間在哪裏,因遠離主樓房大概50米外的地方,我就給她帶路到那裏,當時心裏一直犯嘀咕,她不是啞巴嗎,怎麼可以説話呢?我幼稚地以為她演啞巴,別人叫她啞姑,她就是一個啞巴,現在想想,當時多麼幼稚可笑。

    九十年代後,到景區拍攝一些關于黃山主題的影片越來越多,印象最深的是1995年9月,安徽電視臺到黃山拍攝的8集電視劇《黃山人》。該劇著重講述黃山人防范松材線蟲,注重客運索道安全,全心全意為遊客服務等感人事跡,全方位地展現出我們當代黃山人的嶄新精神風貌。

    記得是秋季的某一天早上,我正在單位上班,被一陌生人叫到,説請我去當演員,後來才知是劇組工作人員。我當時就委婉回絕了,説自己不會演戲,但是他就不走,軟磨硬泡地勸説了半天,最後我還是跟去了劇組,扮演一名醫生。地點就在原來衛生防疫中心樓裏,劇情是和該片女主角從原辦公樓走到門診樓的一場戲,其間有對話交流,到醫院還有給她看病的過程。簡單的一出戲,同樣也是重復了十幾遍後才“ok”。該劇後來在安徽臺播出。

    電影是時代的見證者,時代也推動著電影的變革。改革開放40多年來,透過在黃山景區拍攝的這些影片,我們可以直接或間接了解到黃山景區發生的翻天覆地變化。記敘時代變革,重溫流金歲月,黃山哺育了各個時代的許多藝術家,藝術家們也賦予了黃山藝術的生命。(胡冬)

    

[責任編輯: 周雨濛 ]
敬請關注“新華網”微信公眾號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9447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