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人事 政情 本網 旅遊 圖片
新華網 > > 安徽頻道 > > 正文

描繪鄉村振興“新安山居圖”

2022年05月10日 08:29:35 來源: 安徽日報

    看到馬頭墻,就到了徽州。傳統村落,既是透視徽州文化的一扇窗,也是了解徽州歷史的“活化石”。

    黃山市作為徽州文化的核心發祥地,擁有中國傳統村落271個,居全省第一、全國地級市第二。其中,西遞、宏村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

    近年來,黃山市以珍愛之心,扎實推進國家傳統村落集中連片保護利用示范市建設,讓傳統村落在鄉村振興中“活”起來。一幅幅生態美、産業興、農民富的“新安山居圖”,正徐徐展開。

    留下來 活起來

    “早些年流失的皖南古建,足以再建一個宏村”

    專注徽州傳統村落保護三十余年,住建部中國傳統村落專家陳繼騰的筆電裏,記錄著這樣一些往事:

    上世紀60年代,屯溪近郊的篁墩村,明代古建被推倒埋于地下,直到50多年後才重見天日;1996年,休寧縣黃村,清代老宅蔭余堂所有的木件、磚瓦、門墻、石板、家具等,全被拆運到了美國。日記中,還記載了在更多的地方,許多村民拆舊建新,將古建構件隨意拆賣,木料當柴火焚燒……

    “早些年流失的皖南古建,足以再建一個宏村。”2001年,一家媒體曾用這樣的標題,呼吁各方對徽州古建加強關注。

    古建與傳統村落,從來都是一損俱損的整體。全國首部《中國傳統村落藍皮書》顯示,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以長江、黃河流域的調查數據為例:2010年,這些地區的傳統村落僅存5709個,較2004年減少3998個。

    2009年起,黃山市通過實施“百村千幢”古村落古民居保護利用工程和徽州古建築保護利用工程,先後出臺《徽州古建築保護條例》《徽州古城保護條例》《古民居保護暫行辦法》《古村落保護利用暫行辦法》等一係列地方性法規和規范性文件,對所有名鎮、名村、名街編制保護規劃,實行清單管理。

    同時,設立徽州古建築保護開發基金,引導社會資本以租賃、承包、聯營、股份合作等形式投資保護利用,探索出政府主導國企經營、財政扶持民企經營、國企開發村企合作、省外獨資村級協助、民企收購異地保護、多方集資整體提升等模式,在全省率先建立古民居産權流轉交易資訊平臺,創新開展古民居産權規范流轉試點及認租、認領、認購工作。

    不僅要留下來、活起來,還要相互賦能、共生共贏。

    “從‘百村千幢’到集中連片保護利用,邁步新的徵程,我們對傳統村落保護利用的思路,也從‘點’擴散到了‘面’上。”黃山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二級調研員方衛斌介紹,近年來,該市聚焦“一環三片”,重點發力137個傳統村落、350平方公里的集中連片保護利用,圍繞美麗公路、旅遊驛站、景觀節點、産業集群等“連接環”,試點新安江百裏大畫廊及源頭片區、古徽州文化旅遊片區、世界文化遺産拓展保護片區,著力打造“生態美景環”和“村莊富裕環”,在新業態與新模式中,探索綠水青山向金山銀山的轉化。

    微改造 精提升

    守住古村落“筋骨肉”,傳承徽文化“精氣神”

    群山深處的休寧縣汪村鎮石屋坑村,是一個百年古村,也曾是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的轉戰地、皖浙贛紅軍獨立團的根據地、中共皖浙贛省委的常駐地,被稱為“皖南革命的搖籃”,2014年入選第三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

    村內,無名烈士紀念碑突破了傳統紀念碑高聳入雲的形態,以地碑的形式,融入層巒疊翠的茶山之中,在映山紅的點綴之下,構建了“風展紅旗如畫”的美學意境。

    保護最好的方式,就是恰當地、有效地、合理地利用。紅色文化有機融入自然山水,曾經“藏在深山人未識”的古樸村落,吸引八方遊客爭相“打卡”。石屋坑村的重煥生機,折射的是黃山市在保護與利用之間探索出的平衡之道。

    “如果忒修斯船上的木頭被逐漸替換,直到所有的木頭都不是原來的木頭,那這艘船還是原來的那艘船嗎?”文物保護學科中,著名的“忒修斯悖論”,道出了保護與利用的辯證關係。

    怎麼改,改多少?為了讓項目方案更加科學,黃山幾乎每個傳統村落保護利用的背後,都少不了大膽假設與小心求證的“頭腦風暴”。

    “五一”前夕,歙縣深渡碼頭,新安江百裏大畫廊旅遊開發有限公司的會議室裏,一場由市縣兩級住建局負責人、深渡鎮政府工作人員、大茂社區代表及專家學者參與的討論會,正在熱火朝天地舉行。

    “墻壁上,現代元素會不會破壞徽派建築的整體美感?艷麗的顏色,適不適合水墨畫一樣的整體環境?‘顯山露水’的整體格局能不能打破……”將近兩個小時的討論中,不乏犀利的爭執,但“微改造、精提升”與“修舊如舊、建新如舊”,始終是主導這次討論不變的原則。

    “肥梁、瘦柱、粉墻、黛瓦,錯落有致的馬頭墻,四水歸堂的天井布局,精美的磚、木、石三雕,共同構成了徽州古建的核心,這是保護利用過程中必須守住的‘筋骨肉’。與此同時,徽派建築作為徽州文化的主要載體,彰顯了自然美、社會美、藝術美的高度統一,充分表達了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社會的和諧關係,這是需要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精氣神’。”陳繼騰説。文化味 煙火氣

    讓傳統村落成為鄉村振興的“聚寶盆”,農民增收的“搖錢樹’”

    “資源能否變資産、資金能否變股金、農民能否變股東?”脫貧攻堅中沉淀的“三變改革”,也叩響了傳統村落為誰保護、誰來利用的時代之問。

    黃山的答案是:充分發揮村民主體作用,保障村民的知情權、參與權、決策權和監督權,堅持政府主導與市場運作、社會參與相結合,大力發展鄉村旅遊、徽州民宿、康養度假、非遺文創等特色産業,實現靜態保護向活態傳承轉變,使傳統村落成為鄉村振興的“聚寶盆”、農民增收的“搖錢樹”。

    在歙縣,賣花漁村有據可考的歷史長達千年,2013年入選第二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徽派盆景技藝代代相傳,2008年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遺名錄。

    賣花漁村駐村工作隊副隊長項濤説,通過盆景産業和鄉村旅遊,該村去年共接待遊客8萬人次,旅遊服務業收入500余萬元,盆景銷售額2500萬元,戶均收入超10萬元,村集體經濟經營性收入超57萬元,並帶動周邊村鎮發展,成為黃山唯一一個有凈流入人口的村莊。

    在黟縣,44個“中國傳統村落”中,由古民居、古建築改建的民宿客棧,是該縣最為閃亮的一張名片。目前,黟縣以民宿為主的文旅産業,直接提供就業崗位近3900個,間接帶動2萬人增收,宏村旅遊扶貧模式入選國家旅遊扶貧典型案例。

    黃山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局長章繼平表示,該市將傳統村落保護利用工作與鄉村振興戰略有機結合,既抓好單體古建築周邊環境整治,也抓好古村落、古街區保護利用過程中的整體生態修復、基礎設施建設,以此改善當地村容村貌和村民居住環境,促進傳統村落在生態中保護、在業態中利用。

    章繼平説,計劃到2023年,完成5個區縣內1000處不可移動文物、1000幢歷史建築的挂牌保護,分區分類完成137個傳統村落的集中連片保護利用,帶動231個行政村發展,並致力于將“望得見青山,看得見綠水,記得住鄉愁”塑造為該市傳統村落最鮮明的標識,著力打響“田園徽州”“村落徽州”“煙雨徽州”三大傳統村落品牌,努力打造傳統村落集中連片保護利用示范市“全國樣板”。(見習記者 方舢 記者 吳江海)

[責任編輯: 吳萬蓉 ]
敬請關注“新華網”微信公眾號

整合閱讀

  • “百企千品”入駐新華網溯源中國

    “百企千品”入駐新華網溯源中國

  • 安徽黃山:“三潭枇杷”成熟開採

    安徽黃山:“三潭枇杷”成熟開採

  • 全力以“復”讓黃金水道“暢”起來

    全力以“復”讓黃金水道“暢”起來

  • 安徽黃山:玫瑰飄香花農忙

    安徽黃山:玫瑰飄香花農忙

  • 我們正青春丨這,就是中國青年

    我們正青春丨這,就是中國青年

  • 最美職工|初心寫在田野的80後農藝師

    最美職工|初心寫在田野的80後農藝師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51128635385